摘要: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5月13日,由天津市作家协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文艺报社、文汇出版社联合主办的“《航鹰文集》出版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航鹰,原名刘航英,1944
…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5月13日,由天津市作家协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文艺报社、文汇出版社联合主办的“《航鹰文集》出版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航鹰,原名刘航英,1944年出生于天津,1959年考入天津人民艺术院舞台美术班,1982年调入天津作家协会,曾任天津作协副主席。1970年开始创作剧本,其舞台剧本、电影电视剧本先后获得“飞天奖”等7种全国奖项。1980年开始发表小说,短篇小说《金鹿儿》《明姑娘》分别获1981年、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迄今已发表文学作品300余万字。
《航鹰文集》新近由文汇出版社出版,共九卷,收入了她的大部分文学作品,包括小说卷五册《东方女性》《幽默小说选》《宝匣》《倾斜的阁楼》《普爱山庄》;散文卷两册《误攀穹顶》《绿魂》;传记《商旅》;电视剧本《火凤凰》。小说卷囊括了《明姑娘》《金鹿儿》《东方女性》《枫林晚》《前妻》《老喜丧》《宝匣》等深受广大读者喜爱的名篇。
研讨会上,评论家们深入讨论了航鹰的写作风格特色,认为航鹰的创作始终关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非常“接地气”,其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几乎都有生活原型,是较早具有非虚构文本意识的作家,同时也是比较鲜明、自觉的“女性文学”创作。
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航鹰还是一位社会文化活动家,热心慈善公益活动,早在上世纪末就和友人李玉林创办了《慈善》杂志。新世纪以来,她又创办了“近代天津博物馆”,填补了天津近代历史上“侨民史”“九国租界史”之空白。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深度介入,使航鹰的创作具有鲜明的非虚构文学特色。
会上,航鹰向中国现代文学馆赠送了《航鹰文集》。主办方表示,今年恰逢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而“新时期文学”恰是随着改革开放之春绽放的文学百花园。航鹰是“新时期文学”非常活跃的作家,举办此次作品研讨会,也是向“新时期文学”40年献礼。
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天津作协主席赵玫、天津作协党组副书记兼专职副主席李彬、《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文汇出版社社长桂国强等出席研讨会并讲话。会议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徐忠志主持。孟繁华、施战军、李师东、黄桂元、刘颋、付小悦、张春生、闫立飞、刘卫东、李玉林、张月春、杨君毅等作家评论家参加研讨。文化副刊部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据最新消息,12月2日晚,在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投票选举中,作家铁凝第三次当选中国作协主席。同时,中国文联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经过选举,铁凝当选中国文联主席。

铁凝同时当选作协主席、文联主席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1

铁凝

铁凝于1957年生于北京,祖籍河北。曾任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2006年当选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铁凝1975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玫瑰门》、《大浴女》、《笨花》等4部,中、短篇小说《哦,香雪》《第十二夜》《没有钮扣的红衬衫》《对面》《永远有多远》等100余篇、部,以及散文、随笔等共400余万字,结集出版小说、散文集50余种。1996年出版5卷本《铁凝文集》,200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9卷本《铁凝作品系列》。作品曾6次获包括“鲁迅文学奖”在内的国家级文学奖;另有小说、散文获中国各大文学期刊奖30余项。

铁凝的文学眼睛锐利,她善于在凡俗的生活中发现新的美。铁凝高中毕业后就下乡插队,华北平原朴厚的土地给了她文学的气度和情感的美质。虽然生在大城市,但铁凝非常热爱亲近燕赵大地的土地和农民,写了一系列反映平原、山区的小说、散文,也是她文学中最为苍朴醇厚的部分。

由铁凝编剧的电影《哦,香雪》获第4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以及中国电影“金鸡奖”“百花奖”。部分作品已译成英、俄、德、法、日、韩、西班牙、丹麦、挪威、越南等多国文字。2015年5月获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12年伦敦书展期间,国际知名出版集团哈珀·柯林斯通过竞拍获得长篇小说《大浴女》英文版的欧洲版权。此前,美国著名出版公司西蒙·舒斯特获得英文版的美洲版权。

自从2006年当选中国作家协会主席以来,铁凝一直游走在作协主席、作家双重身分之间,既全力做好中国作协的工作,组织各项文艺创作和服务人民的活动,努力促进中国文学走形世界,又从不停下创作的笔触。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短篇小说《哦,香雪》一举成名以来,铁凝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势头,几乎每年都有力作问世。

在今年下半年出版的散文集
《以蓄满眼泪的双眼为耳》中,铁凝还表示,“优秀的作品让人们在潜移默化中,保持一颗向好之心。它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乳汁,也是人类相互理解的空气”。而在11月30日习总书记在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上讲话之后,铁凝回顾了创作处女作
《哦,香雪》时的心迹,她认为小说表面的线索是写女孩对“最新款能自动合上的铅笔盒的渴望”,但最终想传递的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代人记忆中的柔软。在评论界看来,这柔软包含了从闭塞到开放的迷茫,从贫瘠到富有的渴望,也探讨了懵懂精神与膨胀物欲间的碰撞,袒露出时代真实的一角。“我希望葆有这一创作初心,也与中青年作家们共勉。中国故事是无穷无尽的,需要作家努力去真正读懂、读透,创作出既有生活底蕴又有艺术高度的优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