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加完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并获得高度评价后,新片《江湖儿女》导演贾樟柯、主演廖凡、赵涛以及片中友情出演的徐峥和张一白昨天一起出现在北京的发布会上,宣布电影在9月21日全国公映。贾樟柯表示,最近几年,自己特别想把焦点放在人身上,“这么多年我们的观众,我们所有的人都经历过很多事,最难忘的还是那些有情义的人,我特别想拍一部讲时代洪流里人的情义的电影。”
新片做了三年 片名来自费穆
《江湖儿女》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首映时,现场反响很热烈,结束时全场几千名观众站立鼓掌,长达7分钟,对此,贾樟柯谦逊地说,在戛纳就像是“给孩子操办满月酒,这个孩子出生了,抱出来给大家看了,赢得了满堂彩,对于我们这些孕育它生命的创造者来说,要跟它告别了,我们又要回来收拾心情,该写剧本写剧本,该拍片拍片,所以自己会比较感慨和感动。”
《江湖儿女》从写剧本到完成,经历了三年的时间。“我从来没有拍过江湖。为什么对江湖这么着迷呢?”贾樟柯解释,是因为自己觉得江湖里面的浓情蜜意,“我们留恋很多过去的东西,留恋的是什么?可能就是情义,儿女有义”。
原来《江湖儿女》这个中文片名,引自著名导演费穆生前筹拍的最后一部影片,电影中的两位主人公“巧巧”、“斌哥”在时代变迁江湖风浪中共同走过相爱相守、江湖械斗、牢狱之灾,“斌哥”在名利重压下背弃了过往经历以及身边的人,而原本在江湖之外的巧巧却因为坚守爱情而继承信念和情义……
聊起拍摄的初衷,贾樟柯说,一方面,电影的片名中凝聚了我们熟悉的两个词:江湖。“我们每个人不管做什么行业,其实也都在一个自己的江湖里面,在起起伏伏。”再一个是“儿女”,“我觉得这两个古老的词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很打动我了。它的英文名翻译过来是:灰烬是最洁白的。其实这个电影里面所讲的人,如果我们不把它拍成电影,他们的故事也就变成往事,也就消散了,像灰烬一样,这时候最容易被消散的部分就是电影要去表达的,我们呈现它洁白的一面。”
他还透露,跟华语文化之外的地区讲“江湖是什么”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剧组在翻译的时候,因为影片中出现了很多“江湖”这个词,最后导演和英文字幕翻译者决定,就用“江湖”的拼音。“对我来说,江湖一方面是传奇的世界,另一方面是我们中国人独有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我希望这个江湖属于中国,哪怕很难被其他文化理解,它是由我内心出发的,我们中国人一看会有感应的,会有感染力,会有共鸣的一个江湖世界。”
廖凡有前缘 赵涛要绽放
《江湖儿女》讲述了一对情侣从2001年到2018年的17年的情感风暴。贾樟柯回忆,整个剧本的创作过程非常的激动,“当你投入到里面,一个是时代的回忆,小城、爱情,还有我们经历的那些人生中狂暴的时刻。”而他在微博上写的那句“我跟你经历过最大的风浪是我们的爱情”也被印在了电影海报上。
至于如何想到找廖凡出演男主角,贾樟柯回忆,这源于小时候的一段经历,“那时候我们小孩子上学家长都不会送的,我们吃完饭背个书包就走了,我从我家巷子里出来的时候,那天发洪水,洪水很高,在街上流,我很害怕,站在马路这边不敢过去,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过来,他什么都没说,他用他的胳膊夹起我,把我扛过洪水,把我往对面一扔就走了。我回头一看,是我们小孩子非常崇拜的我们那片的大哥,他那个时候应该也就十八九岁,我觉得我要找一个这样的人,然后我就想到了廖凡,他就像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他还透露,廖凡学山西话非常快,“当我们第一次围读剧本时,他的山西话达到了四级,当我们正式开机的时候,我觉得他过了六级。”
《江湖儿女》剧组工作的默契程度也让廖凡吃惊,“我是一个外来者,但很快发现,你不用跟他们做更多交流,他的团队基本上都是山西人,大家都不用废话。就像导演说的,除了我们在第一次剧本朗读时他很细腻地帮我把这两个人物讲了一遍以后,大家就再也没有说过关于这个人要怎么样的事情。”
作为御用演员和妻子的赵涛,贾樟柯赞不绝口,“2013年我们再次合作的时候,我觉得她真的可以称之为赵老师了,她拥有非常独特专业的工作方法,表演的方法,人也是这样,随着成长,内心世界变得丰富细腻的时候,她赋予角色塑造的能力变得愈加强。”他透露,这次在戛纳国际电影节,很多发行公司的人对于赵涛这些年的表演给予了很高评价,“这次在戛纳闲聊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有一个比喻很好,感觉赵涛像一朵花,到了她要开放的阶段。虽然这个酝酿时间是18年,但是到了要开放的时候。”而赵涛表示,她觉得导演已经进入到一个“他能够非常熟练处理这种复杂人物关系的状态,我觉得导演一直在做自我的超越。”
贾樟柯说,自己希望把《江湖儿女》拍成长篇小说式的电影,里面有复杂的人物,同时也有比较漫长的时间,“因为我觉得只有把人放在时间的长河里面,我们才能理解很多东西,很多情感才能够通过时间的酝酿像陈酒一样捕捉到芳香。”
本报记者 王金跃 J166

同时,贾樟柯谈到这次电影创作中让自己颇有感触的地方,是发现“拍电影”和“混江湖”这两件事很像,“我各种工作比较多。还写东西办影展开餐厅。常常说,等有一天我不拍电影了,我要好好去写东西,过两个月又开始写剧本。‘江湖’的吸引力和电影是一样的,当你决定停下来的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都是无休无止的行动。”

图片 1

5月12日,《江湖儿女》在戛纳电影节举办媒体见面会,贾樟柯、赵涛、廖凡三位主创面对中外媒体,阐述了影片的创作历程。

摘要:
在参加完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并获得高度评价后,新片《江湖儿女》导演贾樟柯、主演廖凡、赵涛以及片中友情出演的徐峥和张一白昨天一起出现在北京的发布会上,宣布电影在9月21日全国公映。贾樟柯表示,最近几年,自

时代变迁 失落“江湖”

贾樟柯 视觉中国 图

除了雷打不动的赵涛,贾樟柯此次在电影中启用了更多的职业演员甚至职业导演。冯小刚、张一白、刁奕男、徐峥等导演的客串演出成为电影中彩蛋般的亮点。贾樟柯打趣说,“他们演得太好,以至于我想给自己安排个角色都没地儿安排。”对于多位熟脸的客串,贾樟柯解释说,“江湖就是人,所谓‘闯江湖’不是空间意义上的,而是人的意义上的,所以出场的人物就要非常多。写的时候这些朋友们的形象就蹦出来。这些面孔都是同行好朋友,他们的形象都在我脑子里,很自然就想到他们来演,

此番赵涛的确赢得了众多好评,不少影评人已经预言她可能拿下今年的戛纳影后。对于这样的期待,赵涛说自己来过戛纳多次,已经看淡顺其自然,“团队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电影节分享我们的工作,是否拿奖还是要看天意。自己能做的就是拍好每场戏。”贾樟柯则在一旁打趣说其实赵涛早就凭借《我是丽》拿下意大利电影节的影后,当时他还有些嫉妒,为什么不是在自己的电影里拿奖。

整部电影围绕着一个词“江湖”,这是一个对外国人来说并不容易理解的概念,电影中的翻译也直接给予了“Jianghu”的拼音。对于贾樟柯来说,这是一个属于过往情义的故事。“写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会想到我自己,这几年经历了什么。十几年中国社会变革的剧烈,个人的情感世界里也有很多被摧毁的,但也有许多值得保留的。社会和人都蛮辛苦的,所以就拍了这样一个电影。”

当外媒提问关于片中两人情感关系的选择时,贾樟柯对于电影所要表述的主题做了这样的解答:“男女主人公在变革的时代中成长,在他们的世界里有各自的精神价值,有一些是从传统的江湖文化来的,有些是从香港电影里来的,包括他们的礼仪和价值观,赵涛一直在坚守这个价值,廖凡在这个价值的转换过程中备受煎熬,这可能是他们主要的矛盾和冲击。在变革的过程中很多东西像烟灰一样飘散了,但总有什么是我们要保护的。赵涛的坚守,廖凡的出走,他们的独立和自由,是最后人性的正名。”

贾樟柯的新片《江湖儿女》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后,不少外媒给出了高度评价。The
Guardian(英国卫报)的影评人给出四星推荐,称《江湖儿女》把犯罪元素和那些我们没能说出的情感融合在一起,我认为这部电影在贾导近期的作品中是最出彩的一部。TweetMyFilms(电影媒体):贾樟柯的最新史诗,是他以往电影长期积累和愁绪的混搭。

贾樟柯评价两位演员的合作,用了“雷电交加”四个字。这源于电影中一场重逢戏,两人分别五年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在一个小旅馆重逢,当时贾樟柯计划拍一个七分钟的长镜头,而制片觉得怎么也得拍个十几条,觉得胶片带少了很是着急。结果制片跑到一百多公里以外拿胶片,还没回来这场戏就已经拍完了。贾樟柯说整个长镜头就拍了两遍,第一条没有用是因为那场戏拍到后来两个人都泪流满面,“但这个不能用。虽然感情非常真挚,但我们还是要克制一些。”

图片 2

电影中赵涛饰演的巧巧和廖凡饰演的斌哥有着一番感情纠葛,从惊心动魄到沉默无言,是贾樟柯这些年来越发“深情”的一次。贾樟柯谈到人物的灵感来源,“在我的生活里有好几个朋友单身,在情感履历里最后选择一个人生活。”贾樟柯说,“电影最后不是讲江湖,是江湖里的人。一开始这些人在江湖有属性,是兄弟们的大哥和大嫂,但最后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有影迷在电影中看到了对杜琪峰《黑社会》的致敬,同样的一群弟兄和一个“嫂子”的故事,贾樟柯表示,在自己被“启蒙”的八十年代,录像厅文化中香港电影带的确来巨大的影响,“香港电影文化里江湖是有延续性的,忠义的文化,江湖的礼仪。通过录像厅时代去了解被割断的文化去了解礼仪道义。香港流行文化对衔接传统和流行文化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贡献。”

至于廖凡,在电影中和赵涛共同完成了时间空间大跨度的挑战。廖凡在片中苦练山西话,还打趣说“不会说山西话就不能拍贾导的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