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法国2017年武器出口额约67亿欧元,相比2016年的139.4亿欧元下降50%。法国议员惊呼,“武器出口是国家主权实力在经济上的体现,发生如此大的下跌意味着法国国际地位下滑”。法国国防部长帕利因此受邀前往国会下院作证,总结2016年度武器出口情况并预测本年度的前景。

  卡塔尔空军装备的“阵风”战斗机。

  帕利表示,除了在战略层面上扭转依赖中东市场的局面外,法国还将在具体事务上做出整改,提高法国武器贸易的水平和效率。

  许可证的细节不公开,一旦获得批准也很少会受到审查。

  法国武器出口贸易中存在的第二个障碍,是武器出口许可证申请过程拖沓。一直以来,法国武器出口许可证申请都使用名为“Sigale”的计算机软件,议员雅克声称,该软件存在“若干漏洞”,运行时会出现延误现象,许多公司因此丢失订单。帕利回应,法国国防部采取了两手应对措施。其一是修复软件程序上的漏洞,其二是责成武装力量部招募400名工作人员,手工处理武器许可证的申请问题,预计招募工作将在2019年至2022年间逐步进行,到2023年最终完成。

  法国政府表示,其武器销售遵循与国际条约一致的严格程序。

  英国《简氏国际防务评论》报道,根据法国政府刚刚向议会提交的年度报告,2017年法国对外军贸较上一年度大幅下滑。法国国防部长为此前往国会听证,称军贸波动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法国武器出口潜力依然不可小觑。

  路透社7月3日发表了题为《尽管国内批评声起,法国对中东的军售仍然翻倍》的报道。

  出口额惨遭“腰斩”

  报道称,与许多盟友不同,法国的军火出口许可程序不会受到议会制衡。它们需要得到总理领导的一个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包括外交部、国防部和经济部等。

  美国《防务新闻》称,法国研发制造的武器虽然性能不错,但制造商面对大额订单时的交付能力令人不敢恭维,比如2014-2019年,达索公司因无法完成法军订单,将之前计划交付的66架阵风机缩减为26架。《防务新闻》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法国商业银行畏手畏脚,担心公众批评缺乏社会责任感,不敢向本国军火企业提供资金保证。帕利表示,国防部将绕过商业银行,与法国财政部直接讨论资金支持问题,预计有国资背景的国家投资银行将成为众多中小军工企业的“金主”,后者将从该银行获得武器出口贸易的资金保障。

  报道称,法国是世界主要的武器出口国之一。近年来,在完成了首批利润丰厚的“阵风”战斗机的海外合同(尤其是对印度和卡塔尔的销售),以及与澳大利亚达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潜艇协议之后,其武器销售额大幅增加。

  一直以来,法国武器出口政策都以灵活著称。《防务新闻》称,法国军火出口许可程序不受议会制衡,许可证一旦获批,就很少受审查,可供出口的武器也包罗万象,就连侦察卫星、核反应堆等敏感度高的技术装备都能销售,号称“可以满足不同国家的合理需求”。结果,什么都敢卖的法国成为全球军火市场上的主要供货商。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最新排名上,法国是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的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肇立启

  报道称,法国大型防务公司,包括达索公司和泰利斯公司在内,都与海湾地区有着重要的合同关系。

  帕利称,2017年法国武器出口贸易受到“畸形海外市场”因素的严重制约——中东市场占比高达60%(2016年为不到14%),排名前五的“顾客”中有四个是中东国家(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和沙特)。而这些富裕的产油国家2017年的经济放缓,导致武器交易推迟。美国《防务新闻》报道,2017年之前,阵风战斗机一直是法国武器贸易中的支柱产品,帮助法国武器出口额一直呈上升之势,在2015年更达到创纪录的169亿欧元(购买方为卡塔尔和埃及)。然而在2017年,法国首次没有获得阵风订单。

  报道称,不过,法国政府公布的年度武器销售报告显示,该国2017年的武器销售总额减半,降至70亿欧元,这与前几年没有签订重大合同的情况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