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据TheFashionLaw报道,91岁的比利时亿万富翁Albert
Frere已经抛售他手中Burberry的股份。Frere作为LVMH集团的独立董事,他的投资公司Bruxelles
Lambert(GBL)拥有Burberry
6.6%的股份。除了Burberry之外,GBL还在一系列公司中进行投资,其中包括Adidas和烈酒品牌保乐力加。(来源:界面新闻)

  导语:失去新鲜感导致业绩复苏乏力,迎来新管理团队的Burberry正试图以多样化的产品和发布形式重新赢得年轻消费者的青睐。(来源:时尚头条网)

图片 1Burberry

图片 2在保守和变革间徘徊的Burberry,面对业绩压力也不得不在奢侈品牌这场年轻化战役中加速前进

  路透社报道指出,这对于近期发生一系列管理层动荡的Burberry来说,无非又是一次打击。前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离任后,品牌任命Riccardo Tisci为新任创意总监。

  作者 | 王乙婷

  2017年2月,Frere持有Burberry3%的股份,此后在11月将其持股比例提高到6.6%。

  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LON:
BRBY)今日发布第一财季报告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三个月内,其销售额同比增长3%至4.79亿英镑,按固定汇率计算则无增长。集团表示业绩增长得益于亚太地区的销售表现,目前移动端已成为Burberry电商收入的第一大来源。

  抛售股份的消息传出后,Burberry股价在周三早盘交易中大跌7.7%至每股17.39英镑,目前市值约为73.54亿英镑。GBL联合首席执行官Ian
Gallienne和Gerard
Lamarche表示,此次交易令公司获得了约8300万英镑的收益,将被用于进一步丰富其投资矩阵。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第一季度奢侈品巨头LVMH时尚皮具部门售额增幅为25%,开云集团核心品牌Gucci销售额的增幅更高达37.9%,爱马仕销售则同比增长11%,显然,Burberry已经掉出奢侈品第一梯队。

  去年11月,Burberry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针对公司的发展策略进行了革新,在更加明确品牌定位的基础上,Burberry将大幅度削减门店数量,尤其是那些影响到批发业务的门店,除此之外,Burberry也将放弃部分表现不佳的商场“店中店”,并关闭那些不靠近高端奢侈品消费者社区的门店。

图片 3图为Burberry第一季度业绩数据

图片 4现任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

  按地区分,第一财季Burberry在亚太地区的收入录得中个位数增长,主要受益于中国本地奢侈品消费回暖及中国游客在日本、韩国等地消费增加;受英国和欧洲其它地区地缘经济不稳的负面影响,在EMEIA地区的销售额则录得低个位数的下滑;美洲地区因客流量增加录得高个位数的增幅。

  2017年7月Marco
Gobbetti接任Burberry首席执行官,在此之前,外界一直认为Gobbetti接手的首席执行官位置着实烫手,在其就任前公布的Burberry集团2016财年全年财报中,数据显示公司经历了10%的业绩下跌,利润跌幅也达7.3%。除此之外,他还需要继续完成在后两财年为集团大幅缩减成本的目标:2018财年目标为5000万英镑,而2019年将增长到1亿英镑。

  期内,Burberry在关键市场进行了包括门店翻修和扩大零售网络的战略性投资,集团在迪拜开设了首家旗舰店并关闭了两家折扣店,同时在首尔、北京、纽约等城市设立快闪店以推广新款手袋。

  股东的撤资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Burberry转型战略的不信任,认为将导致更高的成本开支,所以Burberry股价一直走下坡路。

  与此同时,集团延续Burberry在数字化方面的优势,全新的数字化工具Clienteling已于当前季度正式面向全球推出,品牌与奢侈时尚电商平台Farfetch的合作也获得了超出预期的反响。

  汇丰银行曾就Burberry所做的上述一系列财政压缩努力给出负面评价,认为降低成本只能保护集团的短期收益,“奢侈品牌的生存和发展仍需依靠销售增长而不是成本控制。”可见经历过人事动荡后,Gobbetti需要接受的考验仍有很多。

  集团预计,2019财年和2020财年其收入和营业利润率将继续维持稳定表现,并有望实现节约1亿英镑成本的目标,目前已开始实施一项价值1.5亿英镑的股票回购计划。

图片 5Burberry在财报中表示,新款“D”字手袋销售表现良好,已成为品牌新晋It
Bag

  实际上由于产品更新节奏落后,Burberry近三年来的发展并不顺利,其业绩从2016年起开始走下坡路。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显示,Burberry利润一度连续3年下降,直至去年才开始恢复增长。
在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的2018财年内,Burberry按固定汇率计算的收入下跌1%至27.3亿英镑,而2017财年集团收入按固定汇率则录得10.4%的增幅,调整后的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95%至4.67亿英镑。

  在前CEO兼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的主导下,Burberry不仅最先推出时装秀直播,还是最早涉足时装秀与科技跨界的奢侈品牌,也是最早实行即看即买的奢侈品牌。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Burberry一直都是奢侈品牌中最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都没有击中要害,迟迟未能在品牌经典和年轻化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最终,Burberry在保守和变革间不断的徘徊耗尽了管理层和投资者的耐心,Christopher
Bailey也于去年10月决定在合约到期后离开创意总监职位,退出了董事会。

  现在,迎来新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和新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的Burberry亟待复兴,正面临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为了加速变革, Marco
Gobbetti比原计划提前了三个月加入公司,他曾在1993年成为Moschino的CEO,后于2004年转到LVMH旗下的Givenchy担任首席执行官,在Céline担任了8年CEO,成为该品牌的业绩功臣。

  值得关注的是,Riccardo Tisci与Marco
Gobbetti并非首次合作,他们此前曾在Givenchy共事,这或许也是Riccardo
Tisci被Burberry相中的原因之一。据悉,Givenchy在Riccardo
Tisci掌权期间,品牌规模增长了六倍以上,年销售额已达5亿欧元,员工人数也从2005年的290人增加到930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