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1

留给历史的声音(一)

当今世界,矛盾错综复杂,民意火焰东起西燃,中国亦不例外,千重因万种果,归根结底还是制度性革命思潮,无产阶级希望捍卫自己的既有成果,而资产阶级却决心利用几十年来的丰厚积累实现自己的变色理想,如果说中国近代有过初级的旧资产阶级革命的话,那么,现代新资产革命才是一次有积累的颠覆式计划。

2012-07-18 16:36 1323

若要对中国现各阶级进行分类的话,仍然没有脱离二分法,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主体及其它工薪主体,资产阶级仍由买办资本家、官僚资本家、民族资本家和小资本家等组成。

Fennudecaogen:留给历史的声音(一)

两大阶级当前的力量对比呈现极不对称状态,资产阶级已经居于实质性主导地位,而无产阶级只居于象征性主导地位,在社会主义国家,实现这种颠倒性地位变化的原因是资本,资本的力量是决定阶级地位的最核心要素,其它都居于次要地位。

原创作者:Fennudecaogen

一无产阶级的现实形势分析

日前本人发文至红石头论坛,网友李新民断章取义、颇多微词,俨然以“马列者”的身份挥舞着虚假的“马列大棒”横加指责、贴标签、扣帽子。如果其言论仅限于对我本人的攻击也就一笑罢了,然而鉴于其借题发挥、别有用心的言论有一定的欺骗性,为避免国内新生、脆弱的进步力量被其误导和左右,撰写此文也就倍觉紧迫和必要。

1、庞大的工农阶级队伍被制度性虚无。我们把工人和农民仍然当作一个阶级来分析是基于一种制度要求,而非权利事实,从过去近四十年的实际进程看,中国的工人和农民完全不被当作一个受尊重的阶级存在,他们非常接近于十九世纪英国工农的地位,他们的政治地位在逐年下降,降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留给他们的只有“同情”和“施舍”,主人翁已经不属于他们,他们的大多数很麻木、很小农、很易受欺骗。观察不同阶级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有一个非常简单清晰的对比点:资产阶级的意见通常可以上升为政策或得到政策的呵护,而无产阶级的意见大多会引来警察的“关照”。

我在《利比亚战争表面下的问题思考——谨以此文献给毛主席逝世三十五周年》中有这样一个观点:我以为,但凡承认自己是一个堂堂中国人者,首先得是一个纯粹的民族主义者,是一个衷心捍卫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共同利益的民族主义者,是一个懂得我们民族千年的历史和文化并为之自豪的民族主义者,是一个自觉地将自己的生命和命运留在这片土地上的民族主义者;他还将是一个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坚定信仰者,这一点尤为重要,你可能会成为一个很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但你不一定会成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坚定信仰者。只要你认同并尊重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你就能作出正确的选择:无论什么社会,只要少数人的利益满足是建立在剥夺大多数人利益基础之上的,这个社会就不会有真正的公平和正义,大多数人就不可能有幸福和尊严,这样的社会只能走向腐朽、堕落和毁灭;反之的社会才是人类应该追求的社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指引我们建立这种美好社会的理论基础。

2、觉醒的无产阶级队伍正在形成。如果有马克思和恩格斯那样的智慧和勇气,我可以列举近些年来国内无数次“工农事件”的例子以证实觉醒群体的存在,然而,现实环境不容许深入分析事件的性质及原因。不管如何间接,无产阶级队伍正在觉醒的事实是确定无疑的,再强大的制度压力和资本压力都改变不了这一基本存在,他们正从一个个小的萌芽发展成为一种自动自发。

然而李新民却赫然指责热爱自己的祖国是爱“特色帝国”,公然表明自己是“不爱国分子”,胡诌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思想是和马克思主义对立的。

写到这里,内心其实是很伤感的,先辈们革命了几十年,牺牲了无数生命,无产阶级好不容易赢得了独立的主人翁地位,政策一转向,他们就成了被剥削、被漠视的底层人民,下岗、失业、卖淫、偷窃、乞讨、失学、流民、新包身工等都成为他们的对应符号。这些可悲的处境逼迫他们要改变现实,如果说资产阶级想掀起革命的话,工农阶级就必须发起反对他们的革命。

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爹生娘养的人类生命来到世间首先接受哺育的不是马列主义而是本民族的乳汁。人类社会是由大小不同的民族共同组成的,她们共同创造了人类的文明,虽然民族间有大小之分、先进落后之别,但是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特质和值得尊重的民族文化。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诞生于德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就是因为德意志民族是一个富于想象和思辨的民族,这样的民族特性造就了伟大的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位伟人毫不避讳自己的民族性格和民族自豪感,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参读马克思在考察莱比锡工人状况时和恩格斯的那些洋溢着对德国山川物貌、民族历史由衷赞美和强烈热爱情感的往来通信;同样,列宁在流亡欧洲期间写给克鲁普斯卡娅的信中就明确表达了对俄罗斯大地的歌颂和思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的民族情结更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这些伟人们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想非但不阻碍他们产生更崇高的思想体系,而且成了这些崇高思想体系的孕育温床。马列毛这些伟人们反对的是带有偏见的民族主义,作为马列毛的信仰者认知和接受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就早已超越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而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和视角去审视和改造我们这个世界,而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恰恰就是踏上马列毛高度的那块最初的基石,循着这样足迹的跋涉者一路走来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马列毛信仰不但不矛盾对立而且是辩证统一的。李新民堂而皇之为自己不是爱国者而自豪,这付嘴脸似曾相识,中华民族历史上每当国家和民族经历磨难的时候,这样的面孔便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他们的“豪言壮语”也屡见记载,他们是怎样的人不用我再说了吧!我倒是记得李卜克内西说过这样的话:资本家是不知道有祖国的。爱祖国、爱人民难道可耻吗?你可以有理由反对这个国家的统治政权,但是你没有理由摒弃抚育你成人的这一方水土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息的人民,你不能因为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剥夺了你的利益而憎恨承载你生命的如画江山,更不能因为你的仇恨而想毁灭生你养你的祖国和人民,自然界的动物们尚且知道反哺父母、维护种群的繁衍生息,不要忘记你披的可是人皮。奉劝李新民之流不要总是戴着“马列者”的面具挥舞着虚假的“马列大棒”把热爱、忠于自己的祖国与热爱、忠于“特色帝国”混为一谈,热爱、忠于祖国和人民并不等同于热爱、忠于某个普世或特色利益集团,很难想象脱下面具的你或你们能像真正的马列毛信仰者一样去热爱全人类。在此,我建议真正的马列毛信仰者或准备加入者仔细读一读列宁、斯大林阐述国家、民族关系方面的专著,否则很容易被李新民之流的言论误导。马列毛理论都指出:国家这个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最终是会消亡的,世界各民族也将随着国家形式的消亡而趋于融合大同。我对此必然结果毫不怀疑,然而,我们不能只看人类历史发展的结果而不尊重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在国家、民族还将在相当长时期内存在的这一必然过程中,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都将是每个民族的道德情操和文化内涵,所以,我们很自然地看到无产阶级的实践先驱们,无论是列宁、斯大林还是毛主席无一不是本民族文化精神的传承者,哪一个浑身上下不洋溢着本民族的气息呢?这妨碍了他们传播马克思主义、推动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前进吗?谁能由此而否定他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仰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