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权益类公募基金产品业绩普遍表现不俗,您所执掌的华宝兴业服务优选基金最近半年、2015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更是双双排名同类产品第一位,请您分享一下做到业绩“出类拔萃”的主要思路和方法。

姓  名

  楼鸿强:客观的说,目前二级市场“互联网+”相关的板块是有一定程度的局部泡沫,特别是在传统的估值体系下和目前的股票发行制度下。但是,互联网相关行业的基本面并不存在泡沫,一批优秀的公司将会脱颖而出,包括目前还未上市的企业,比如阿里系的蚂蚁金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比如华大基因在精准医疗领域。特别是中概股大批回归A股后,相信互联网领域会诞生一批真正的新蓝筹。这次的互联网革命本质上不是技术创新而是工程应用,中国有最大的市场和最勤奋的人民,互联网应用前景非常值得看好。

  
接下来,他拟将管理一只全新的基金——华商新常态混合型基金。他表示,其投资原则是首先考虑风险与机会的回报比,在战略机会面前,会加大转型行业的配置。

  一是互联网、医疗服务、工业4.0等新兴行业。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是新经济里最有活力的一块,这一点毋庸置疑。互联网对全球都是最大的革新力量,更何况中国有最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最广阔的市场,还有最勤奋的一批企业家和技术人才。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以药养医格局的改变,国内医疗服务市场前景广阔。以基因检测和细胞治疗为代表的精准医疗,以及慢病管理移动医疗等新手段,本质上是互联网化和大数据化对医疗行业的深刻变局,需要用互联网思维来观察未来的医疗服务市场。工业4.0值得中长期看好,经济转型不可能完全依赖虚拟经济和服务业,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还是中游制造业。还有一个大的宏观背景,劳动人口红利拐头向下,但工程师红利仍在向上,这两个红利趋势的结合点就是先进制造和高端装备。我看了一些德国和日本的案例,未来这一块也会融入互联网和大数据思维,通过信息技术来改良制造流程节约能源提高效率。

  
吴鹏飞认为,2013年可以看为成长股牛市的起点,虽然已过去两三年的时间,但是转型的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目前的高估值并不能用来推断泡沫破灭的时间点。因为本轮牛市的主线是改革转型,目前处于转型的初中期,其所需要的资源、人力等资源才刚开始流入。可以肯定的是,政策倾斜和资源倾斜会长期存在,中国经济的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资本市场的助力。目前是第一阶段,下一阶段将进入到真正的公司质地提升和标的筛选的过程,预计今年下半年,互联网+、TMT等行业将进入业绩兑换与检验期。

  《中国证券报》记者:您之前也做过卖方研究,能谈谈做投资之前的工作经历对投资风格和投资方法的影响吗?

   管好回撤把握下次机会

  楼鸿强:我做基金经理之前的经历,一直是非常幸运的。在进入华宝兴业基金之前,我在兴业证券做了一年半的卖方研究,卖方阶段打下了数据研究和行业跟踪的基本功。研究员阶段一直负责TMT行业的研究,
TMT行业新事物多变化快,长期对各类子行业和大量公司的研究,学会了动态思考问题的习惯和系统的分析框架,也学会了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来看待问题。此后,我做了整整两年的基金经理助理,而且是给百亿规模的大基金做助理,这个阶段很好的补充了自己在宏观策略自上而下的思考框架,进一步扩展了投资视野,也部分学习了组合管理能力。现在回头看,既有运气成分,也有厚积薄发的因素。

   □本报记者 曹乘瑜

  楼鸿强:我整体上偏成长股投资风格,也关注传统行业的变化。成长股的投资并不是一成不变,可以从两个维度去理解这个问题。第一个维度,大部分成长股本质上也是有周期性的,需要动态考虑行业发展阶段和公司生命周期,处于“S”曲线的什么阶段,两者是否契合共振。在“S”曲线的前段和中段往往是投资回报较好的阶段,但也更考验投资者的眼光和综合分析能力,术业要有专攻。第二个维度,随着微信等信息传播方式的出现,二级市场的有效性和趋同性更加明显,这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长期逻辑的短期化,对应到股价表现则是时间轴缩短和短期斜率变陡,这在牛市环境中会更加突出。综合考虑这两个维度,会对组合里的行业配置和个股权重做动态评估和适当调整。

产品售卖前我们会短信通知您,请耐心等待。

  《中国证券报》记者:5000点之后,市场存在一定的分歧。您认为此轮牛市目前运行到哪一阶段,后续需要关注哪些新的变化?您还看好哪些细分领域的投资机会?

  
在即将到来的业绩兑现期,吴鹏飞分析,能大概率产生好标的的行业有两个行业:一是医疗服务。医疗服务在中国本身水平较低,只需要借助技术进步和新的盈利模式,就能有很大的业绩空间。此外,医疗服务领域轻劳动力和轻资产,但是高毛利,如医疗领域的送餐、化验等环节,通过专业化的外包都有较大的利润空间。目前,A股的相关标的正在逐渐增加。除了医疗服务,另一个还容易出好标的的行业,是正在进行升级改造的传统行业。“改造落后的空间容易出业绩。”吴鹏飞认为。

  《中国证券报》记者:“互联网+”今年的确是A股之大风口,出现了很多涨幅惊人的牛股,目前资本市场是否已形成了一定的“互联网泡沫”?

  
“成长股有泡沫是正常的。”吴鹏飞说,估值高说明资源愿意流向新兴产业。第一阶段的泡沫已经为产业转型提供原始积累。国内市场的吸引力也促成海外中概股的回归,这种回归使得A股新兴产业标的质量迅速好转,且海外公司对产业的感悟更深、技术更好,侧面说明泡沫的吸引力。就好比建设一个优秀的学校,既要通过资金去兴建软硬件,也要吸引好学生来提高生源质量。

  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的深入,体现互联思维的行业和领域会越来越多,我们会对新模式和新应用始终保持关注并纳入“万物互联”主题的投资范围。

  
吴鹏飞外表敦厚,性格沉稳,因为曾在保险机构担任投资经理,他在风险控制上独树一帜。他所管理的华商优势行业、华商红利优选两只基金的回撤比例都极小。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7日,今年以来华商优势行业收益率达到80.04%,在131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52,但其下行风险仅为1.87,远小于同类5.27的水平。吴鹏飞认为,虽然这一轮牛市是新逻辑,但是当市场下跌时,逻辑是一样的——对机会的证伪。市场的任何阶段都需要最好的风险控制与尽可能犀利的进攻相结合,“历史证明,做好回撤管理存在下去,才有可能把握住下次机会,才有权利讨论下次机会。”他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市场表现火爆,能否谈谈您对这轮牛市驱动因素的认识?

   估值高说明资源愿意流向新兴产业

  三是中概股回归及部分A股公司外延化发展,这类“非主流”投资机会值得重视。中概股私有化并批量回归已成趋势,上交所[微博]战略新兴板有希望跟部分大市值中概股对接。随着IPO注册制和中概股回归,指数的构成会有所变化,会诞生一批真正的新蓝筹,公司质地好差会决定估值差异的可持续性。另外一个层面,中概股的回归,会促进国内竞争对手的加速布局,特别是竞争格局相对较好的行业,这在基本面上会是相互正向促进,基本面上的中概股映射要比单纯的估值映射更值得关注。另外,A股上市公司天然具备部分PE投资功能,类似之前的蓝色光标,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会充分利用资本工具的力量,甚至有部分是困境反转型的“类壳公司”。这类公司需要认真甄别,原有业务卡位、管理层能力、业务协同、股权结构等需要综合考察。

  
在以成长股选股著称的华商基金[微博]旗下,吴鹏飞管理的基金是追求绝对收益最明显的。这位既能挖掘成长股又追求绝对回报的基金经理认为,市场的泡沫是合理的,没有成长股泡沫,将难以顺利完成转型改革。目前的泡沫为转型提供第一阶段的资金积累,也为A股提供大批优质标的,他预计今年下半年将是业绩兑现期,医疗服务和TMT行业两大领域有望更大概率地产生优质公司。传统产业转型会促使效率提升,也有改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