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方面。首先,亲俄反政府武装的领导斯特列尔科夫不久前宣称,他们获得了两架山毛榉防空导弹系统,这两架山毛榉完好且准备好射击了。塔斯社6月29日报道了这个消息。第二,礼拜四斯特列尔科夫宣称,他们击落了乌克兰的“安-26和苏-25”。有没有可能将小型的战斗机和大型的波音飞机混淆呢?我得答案是:有可能。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已经有过。1988年美国人伊朗的空中巴士客机当成了俯冲攻击机,当时客机正从机场起飞爬升。当时,顺便说一句,也有近300人遇难。所以,这种情况是有过的。我不认为,亲俄反政府武装是故意击落马来西亚的波音飞机。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对乌克兰政府有疑问:他们怎么可以允许民用飞机在战区上空随意飞行?为什么民用飞机被允许飞到那里?这是完全不可理解的事情!

——很明显,西方关于俄罗斯支持恐怖分子的言论更加积极。很难判断,这是否将成为新的一系列的制裁。只是因为至少欧洲国家推行新的制裁是有很大难度的。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无人在意了,对我们的制裁条款多一点少一点已经没有意义了。

  【环球军事报道】据俄罗斯侧面杂志7月18日报道,前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分析了谁可能击落马航波音飞机以及是谁主使了这一事件。

索尔仁尼琴的话被歪曲

  ——不,说实话,我不相信这种说法。这是不可能的,乌克兰人没有任何动机来这样做。尽管乌克兰飞机调度员给了客机飞过顿涅茨上空的“绿灯”—这是个大错误,我不认为,这是为了将客机击落在那里而故意所为。(知远/北风)

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俄总统叶利钦的高参——时任国务秘书的根纳季·布尔布里斯、外交部长安·弗·科济列夫等亲西方政治家相信俄罗斯在远东的朋友不是被封锁的中国,而是财大气粗的西方七国之一日本,解决南千岛群岛领土问题是赢得日本经济援助的关键。1992年3月,科济列夫在接见日本客人时就保证:“俄罗斯再也不会刺激日本了。”不久,布尔布里斯和科济列夫还联合为叶利钦准备了解决俄日领土纠纷的五点方案,主要内容是:

  ——现在至少有三个波音777坠毁肇事者的版本:第一,它被乌克兰击落;第二,顿涅茨克民兵击落飞机;第三,俄罗斯军方击落。对于这三方会有怎样的国际影响呢?

4、南千岛群岛的丢失将使俄罗斯失去一道有利的“战略堤坝”,既不能监视抵近的美日军队,又将使俄太平洋舰队的太部分舰艇被封锁在鄂霍次克海。

  ——但您在说制裁!Facebook上很多公民忙着将波音事故同加夫里若·普林西普刺杀事件相对比。后者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您对此如何预测呢?

附2:险被出卖的“北方四岛”

  ——如果顿涅茨克的亲俄反政府武装的罪行被证实,会有着怎样的后果?

而在MH17事件中,这位“醉心于维护别国利益”的格奥尔基-库纳泽又跳出来说飞机最有可能是被亲俄反政府武装击落,有具有怎样的居心?

  对于波音777坠毁事故的肇事者有着什么样的国际影响?著名的俄罗斯外交家、俄罗斯前外交部副部长(1991年到1993年)格奥尔吉-库纳泽对此进行了思考。

5、俄罗斯从日本所获得的经济补偿将远远低于南千岛群岛所蕴涵的潜在经济价值,那里不仅有丰富的贵金属,还有居世界前四的大规模渔场。

  ——这太牵强了。大家都明白,同核超级大国战争是荒谬的。这不意味着,可以搓着手说,“又躲过去了!”问题不在于战争会不会发生,而在于在俄罗斯周围聚集起一些不信任俄罗斯的国家,对俄罗斯有着不同程度的敌意。而这种情况无疑成为这个过程的额外的催化剂。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1

  不过,山毛榉M1虽然是老式系统,然而仍旧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系统本身很容易得到,但是控制系统击落飞机要难得多,需要真正的专家。很难想象,亲俄反政府武装里有这样的人才。所以,我担心,在这些情况下出现一种说法是,亲俄反政府武装仅仅获得了装备,而发射导弹的操纵者是俄罗斯所派出。

1992年夏初,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大将突然接到总统叶利钦的指示,要求军方迅速制定部队撤离南千岛群岛的进度表,并强调必须在叶利钦总统计划于9月访问日本前拿出来,“这对俄罗斯改善与日本的关系极为重要”。

  ——我将这些说法按可能性递减的顺序进行了排列。首先,找到这种行为的动机。在我看来,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没有动机来蓄意的完成这种野蛮行为。至于说到意外情况,乌克兰知道,在发生战斗的区域上空只可能是他们的飞机,反政府武装在空中没有飞机,那么为什么要进行射击呢?我也排除了俄罗斯参与的说法:因为山毛榉的射程是近30公里,而飞机坠落在距离俄罗斯边境50公里的地方。这说明了,从俄罗斯无法发射导弹。那么只留下了一种说法–飞机最有可能是被亲俄反政府武装击落的。

据2010年第三期《兵器知识》中《险被出卖的“北方四岛”》一文披露,1992年,叶利钦为了所谓的“改善与日关系”,要求军方迅速制定部队撤离南千岛群岛的进度表,军队则公开对日本媒体表示“俄罗斯从没想过从南千岛群岛撤军。”围绕着保卫俄罗斯领土主权还是出卖北方四岛,俄罗斯军队与外交部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最终,俄国家杜马举行《关于俄日关系及俄联邦领土完整的宪法问题》的听证会,代表外交部出席的正是格奥尔基·库纳泽。他一上台就摆出所谓“恢复公正”的论调,希望推动俄日领土问题向明显有利于日本的方向发展。库纳泽引用的所有论据、事实、数字和答复都贯穿~个思想——通过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非要把几个岛屿“交给日本”,并为叶利钦“突破东方”的外交奠定必要的基础。忍无可忍的俄罗斯总参谋长杜贝宁对一位杜马议员耳语道:“为什么有的俄罗斯人如此醉心于维护别国的利益?”

  ——您是什么意思?是北约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军事行动?

1992年7月9日,俄罗斯军报《红星报》刊登读者来信,信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叶利钦有可能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重犯俄国沙皇把阿拉斯加贱卖给美国的错误。”总统办公厅很快把电话打到总参谋部长杜贝宁:“为什么报纸如此放肆地称呼总统?”杜贝宁回答:“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是民主社会。要讲究多元主义和言论自由了嘛。”放下电话,杜贝宁和旁边的秘书会心地笑了笑。

  ——为什么您这样认为?

——但您在说制裁!Facebook上很多公民忙着将波音事故同加夫里若·普林西普刺杀事件相对比。后者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您对此如何预测呢?

  ——如果指责涉及到了俄罗斯,对她有着怎么样的后果?

——两个方面。首先,亲俄反政府武装的领导斯特列尔科夫不久前宣称,他们获得了两架山毛榉防空导弹系统,这两架山毛榉完好且准备好射击了。塔斯社6月29日报道了这个消息。第二,礼拜四斯特列尔科夫宣称,他们击落了乌克兰的“安-26和苏-25”。有没有可能将小型的战斗机和大型的波音飞机混淆呢?我得答案是:有可能。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已经有过。1988年美国人伊朗的空中巴士客机当成了俯冲攻击机,当时客机正从机场起飞爬升。当时,顺便说一句,也有近300人遇难。所以,这种情况是有过的。我不认为,亲俄反政府武装是故意击落马来西亚的波音飞机。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对乌克兰政府有疑问:他们怎么可以允许民用飞机在战区上空随意飞行?为什么民用飞机被允许飞到那里?这是完全不可理解的事情!

  ——我记得1983年9月1日苏联战斗机击落韩国的波音747。当时的后果是灾难性的,而且对于苏联声誉的影响还没有对其利益的影响大。我认为,对于顿涅茨克可能有着类似的情况。

——您能想象,国际社会、西方认为波音的灾难是乌克兰防空部队行动的结果吗?

  ——很明显,西方关于俄罗斯支持恐怖分子的言论更加积极。很难判断,这是否将成为新的一系列的制裁。只是因为至少欧洲国家推行新的制裁是有很大难度的。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无人在意了,对我们的制裁条款多一点少一点已经没有意义了。

——如果指责涉及到了俄罗斯,对她有着怎么样的后果?

  ——您能想象,国际社会、西方认为波音的灾难是乌克兰防空部队行动的结果吗?

5、谁最终拥有四岛主权的问题留给后人解决。

  ——当然不是。我认为,最终会得出结论,正是亲俄反政府武装击落了波音客机。我认为,对于经常提到防空导弹系统的斯特列尔科夫来说,后果将是最糟糕的:他将被称为国际恐怖分子,到时候他会被所有人追捕。对于顿涅茨克有什么影响呢?它现在没有被甚至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任何国家承认。所以说它不会变得更糟糕,已经没有更糟糕的了。然而对于俄罗斯将会有更大的压力,需要拒绝来自亲俄反政府武装的支持。很难判断,这种压力将成为怎样具体的需要。

4、俄日签署和平条约:

7月28日,杜贝宁眼中的“决战”在国家杜马所在地莫斯科白宫上演了。当天,俄国家杜马举行《关于俄日关系及俄联邦领土完整的宪法问题》的听证会,代表外交部出席的是科济列夫的亲密助手格奥尔基·库纳泽。他一上台就摆出所谓“恢复公正”的论调,希望推动俄日领土问题向明显有利于日本的方向发展。库纳泽引用的所有论据、事实、数字和答复都贯穿~个思想——通过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非要把几个岛屿“交给日本”,并为叶利钦“突破东方”的外交奠定必要的基础。忍无可忍的杜贝宁对一位杜马议员耳语道:“为什么有的俄罗斯人如此醉心于维护别国的利益?”

1、俄罗斯承认与日本存在领土争端:

不过,山毛榉M1虽然是老式系统,然而仍旧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系统本身很容易得到,但是控制系统击落飞机要难得多,需要真正的专家。很难想象,亲俄反政府武装里有这样的人才。所以,我担心,在这些情况下出现一种说法是,亲俄反政府武装仅仅获得了装备,而发射导弹的操纵者是俄罗斯所派出。

——为什么您这样认为?

2、此举将为其它开创领土要求的先例,甚至导致俄罗斯与许多国家在二战后形成的边界发生改变,步日本后尘的很可能有德国:

为了在叶利钦访日之前营造一种“反对放弃领土”的舆论运动,俄军方必须有更多的新闻界朋友帮助。可是,克里姆林宫以及西方资本毫不掩饰地从经济上扼杀那些反对派报纸,许多媒体发不出工资,不可能派记者去南千岛群岛。而

追随政府或屈从于日本“金钱攻势”的媒体从南千岛群岛带回来的报道却无一例外地暗示——“苦难的南千岛群岛居民都希望依靠日本来改变困境”。

其中第五点是科济列夫模仿中国提出的的“钓鱼岛解决方案”。上世纪70年代,中国与日本谈判缔结和平条约时。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建议把解决钓鱼岛争端的任务留给后人。实际上,布尔布里斯和科济列夫积极向叶利钦灌输一种思想:与其继续把持那些有争议土地,倒不如放出一部分,换取经济实惠。后来据布尔布里斯自己承认,当时他建议叶利钦考虑对日放弃南千岛群岛一两个岛屿外,还包括将属于俄联邦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的维堡和彼琴卡地区交给芬兰,上述两件土地交易的最低售价不少于230亿美元,外加等额的对俄直接投资。

库纳泽一再强调,俄罗斯做出领土让步,能从日本获得许多经济实惠,“举一个例子,军火出口是我国获取硬通货的主要来源,但因为我们没有与日本签署和平条约,俄罗斯就不能同日本探讨出售武器的可能性”。这句话一出口。台下发出一片嘘声,曾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料杜马议员阿·谢·尤申科夫当场嘲笑库纳泽:“即便从专业角度看,关于俄罗斯向日本出售武器也是极为荒唐的,这会使俄罗斯邻国增强军事潜力,同时美国人永远不允许这种交易出现,因为日本是美国的‘保护国”’。

——这太牵强了。大家都明白,同核超级大国战争是荒谬的。这不意味着,可以搓着手说,“又躲过去了!”问题不在于战争会不会发生,而在于在俄罗斯周围聚集起一些不信任俄罗斯的国家,对俄罗斯有着不同程度的敌意。而这种情况无疑成为这个过程的额外的催化剂。

不过,这位戴着“前外交部副部长”头衔光环的格奥尔基可不是俄罗斯国家利益的代言人,相反,他还曾经为出卖俄罗斯的重大国家利益做出不懈努力。

至少230亿美元卖给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