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就降落在张半仙面前,要求算一算自己的命理八字、生老病死!

龙驹凤雏,晋闵鸿夸吴中陆士龙之异;伏龙凤雏,司马徽称孔明庞士元之奇。吕后断戚夫人手足,号曰人彘;胡人腌契丹王尸骸,谓之帝羓。人之狠恶,同于梼杌;人之凶暴,类于穷奇。

这年冬天,腊月二十四日,本来是土地神“上天言好事,下界报平安”的禀报会,玉帝感觉到这地公地婆都说鹰语,章法混乱、鹦鹉学舌,遂决定微服私访、亲临民间。

爱屋及乌,谓因此而惜彼;轻鸡爱鹜,谓舍此而图他。唆恶为非,曰教猱升木;受恩不报,曰得鱼忘筌。倚势害人,真似城狐社鼠;空存无用,何殊陶犬瓦鸡。势弱难敌,谓之螳臂当辙;人生易死,乃曰蜉蝣在世。小难制大,如越鸡难伏鹄卵;贱反轻贵,似学鸴鸠反笑大鹏。

张道长双目微开,剑指画圈,那黄雀心有灵犀,叨出一张卦牌,放在猫头鹰面前,上写道:饿虎扑食!肥羊失群入山岗,饿虎逢之把口张。适口充肠心欢喜,卦若占之大吉昌。

鸡有五德,故称之为德禽;雁性随阳,因名之曰阳鸟。家狸、乌圆,乃猫之誉;韩卢楚犷,皆犬之名。麒麟驺虞,皆好仁之兽;螟螣蟊贼,皆害苗之虫。无肠公子,螃蟹之名;绿衣使者,鹦鹉之号。狐假虎威,谓借势而为恶;养虎贻患,谓留祸之在身。

第三个是白天鹅登场,她唱鹅语跳着《天鹅湖》芭蕾舞,用长长的脖子、白白的羽毛、12米长的翅膀,表现出“适口充畅心欢喜”的意境,得到了道长满意的颔首。

强兼并者曰鲸吞,为小贼者曰狗盗。养恶人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噬;养恶人如养鹰,饥之则附,饱之则飏。随珠弹雀,谓得少而失多;投鼠忌器,恐因甲而害乙。事多曰猬集,利小曰蝇头。心惑似狐疑,人喜如雀跃。

玉帝说完这句咒语后,飘然而去。

麟为毛虫之长,虎乃兽中之王。麟凤龟龙,谓之四灵;犬豕与鸡,谓之三物。騄駬骅骝,良马之号;太牢大武,乃牛之称。羊曰柔毛,又曰长髯主簿;豕名刚鬣,又曰乌喙将军。鹅名舒雁,鸭号家凫。

天帝扮作一位道长:头戴纯阳巾、身穿八卦袍、左手执拂尘、右手提笼鸟,笼内黄雀百灵鸟、背插一幡很逍遥,上书:张半仙算卦,黄雀鸟卜辞。

有势莫能为,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制小不用大,曰割鸡之小,焉用牛刀。鸟食母者曰枭,兽食父者曰獍。苛政猛于虎,壮士气如虹。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谓仙人而兼富贵;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是险语之逼人闻。黔驴之技,技止此耳;鼯鼠之技,技亦穷乎。

摘要:
第一节:猫头鹰进村东方的原始森林里生存着虎豹、猿猴和鹦鹉等动物,他们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各自按着本土母语言交流着,世世代代。猫头鹰进村,不安好心;夜猫子咕咕叫,灾祸要来到!这是文王八卦命理上的一句卜辞

出人群而独异,如鹤立鸡群;非配偶以相从,如雉求牡匹。天上石麟,夸小儿之迈众;人中骐骥,比君子之超凡。怡堂燕雀,不知后灾;翁里醯鸡,安有广见。马牛襟裾,骂人不识礼仪;沐猴而冠,笑人见不恢宏。羊质虎皮,讥其有文无实;守株待兔,言其守拙无能。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虎豹二位大王,因多年西化,本地土语言基本忘光了,只是遇到“饿虎扑食把口张”这句词,才张口吞食状态,更不明白“卦若占之大吉昌”是何意境?

美恶不称,谓之狗尾续貂;贪图不足,谓之蛇欲吞象。祸去祸又至,曰前门拒虎,后门进狼;除凶不畏凶,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鄙众趋利,曰群蚁附膻;谦己爱儿,曰老牛舐犊。无中生有,曰画蛇添足;进退两难,曰羝羊触藩。杯中蛇影,自起猜疑;塞翁失马,难分祸福。

说完,张道长就把刚才的七言卦辞,要求朗读并表演一番,按黄雀叨卦定顺序:

恶人如虎生翼,势必择人而食;志士如鹰在笼,自是凌霄有志。鲋鱼困涸辙,难待西江水,比人之甚窘;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比人大有为。执牛耳,谓人主盟;附骥尾,望人引带。鸿雁哀鸣,比小民之失所;狡兔三窟,诮贪人之巧营。风马牛势不相及,常山蛇首尾相应。

老猫子不劳而获:捕杀幼鸟或窃巢偷蛋、偶尔也抓捕送上门的鼠类;近代以来把目光盯上了东方,这里物产丰富、鸟语花香,令猫馋涎欲滴、蠢蠢欲动!

指鹿为马,秦赵高之欺主;叱石成羊,黄初平之得仙。卞庄勇能擒两虎,高骈一矢贯双雕。司马懿畏蜀如虎,诸葛亮辅汉如龙。鹪鹩巢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

夜猫子土匪出身,斗大字不识一箩筐,哪里还懂得晰卦?一脸茫然、尴尬无比;张半仙连连摆手,摇头说道:“无药可救了!心不诚意不真,你都快死到临头了,还来试探道长?”为人莫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一个丧尽天良的杂种败类,是不配得看相的,麻衣相理曰:“相不看奸佞小人、福不荫邪恶之辈!”

王猛见桓温,扪虱而谈当世之务;宁戚遇齐桓,扣角而取卿相之荣。楚王轼怒蛙,以昆虫之敢死;丙吉问牛喘,恐阴阳之失时。以十人而制千虎,比言事之难胜;走韩卢而搏蹇兔,喻言敌之易摧。兄弟如鹡鸰之相亲,夫妇如鸾凤之配偶。

慢条斯理地说道:“山人我不食人间烟火,今日莅临宝地,不懂规矩,还望翻译官大人海涵!请转告山大王,速来参加各界语言大赛!”

人弃甚易,曰孤雏腐鼠;文名共抑,曰起凤腾蛟。为公乎,为私乎,惠帝问虾蟆;欲左左,欲右右,汤德及禽兽。鱼游于釜中,虽生不久;燕巢于幕上,栖身不安。妄自称奇,谓之辽东豕;其见甚小,譬如井底蛙。父恶子贤,谓是犁牛之子;父谦子拙,谓是豚犬之儿。

玉帝闻言:心如刀绞、肺如箭穿、七窍生烟、怒发冲冠!但很快地控制了情绪,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眼间十八年过去了,虎豹二位大王都举家移民西方,自己还在做着“裸官”,一旦“打虎拍蝇”,立马隐遁天涯、逃之夭夭,海外的皇家陵园,成为贪官的避风良港、免死金牌。

犹豫多疑,喻人之不决;狼狈相倚,比人之颠连。胜负未分,不知鹿死谁手;基业易主,正如燕入他家。雁到南方,先至为主,后至为宾;雉名陈宝,得雄则王,得雌则霸。刻鹄类鹜,为学初成;画虎类犬,弄巧成拙。

大王二王心里不悦,但在法律上也找不到罪名,只好撤掉了猿猴的“七品芝麻官”的头衔,发配到“花果山”思过修炼。山中无老虎,再也不是猴子称大王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其扶之者众;千岁之龟,死而留甲,因其卜之者灵。大丈夫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士君子岂甘雌伏,定要雄飞。毋局促如辕下驹,毋委靡如牛马走。猩猩能言,不离走兽;鹦鹉能言,不离飞鸟。人惟有礼,庶可免相鼠之刺;若徒能言,夫何异禽兽之心。

地上的各族皆谢恩领旨,至今,不敢有人再用“鹰语”强压“母语”了!

小人不知君子之心,曰燕雀焉知鸿鹄志;君子不受小人之侮,曰虎豹岂受犬羊欺。跖犬吠尧,吠非其主;鸠居鹊巢,安享其成。缘木求鱼,极言难得;按图索骥,甚言失真。恶人借势,曰如虎负嵎;穷人无归,曰如鱼失水。九尾狐,讥陈彭年素性谄而又奸;独眼龙,夸李克用一目眇而有勇。

这猫头鹰来自西方一座墓群坟山上,祖先是猫与鹰杂交的混血种族:怒睁的猫眼、凶狠的鹰啄、昼伏夜出、偷窃捕食;每到子夜零时、风高月黑或者是鬼魅出没的时候,它双眼发出绿幽幽的蓝光、喉咙发出诡异的哀乐:咕喵咕喵、咕咕喵!咪咕咪咕、咪咪咕!,让人万分恐惧、不寒而栗!

第四个参赛者是猿猴,他用猴语倾诉衷肠、用猿掌合十作揖行礼、用“肥羊失群入山岗”来比喻自己丢掉乌纱帽和国运衰败、行将就木,读完声泪俱下、感人肺腑;再连翻九个无底跟子,寓意“久久十成”。

大王二王心下狐疑,但也不敢违背,等比赛结束后,再吃掉你不迟!

白天鹅体态高大、生性耿直,也因只说“鹅”语,拒绝鹰语,被虎王赶出森林,流落栖息在北冰洋的贝尔湖畔,那里是“河里冻死连毛鸭”,每年九月底之前,都要举家南迁:拖家带小,以领头雁为中心,30人为一队,分左右人字形的“雁阵行”,边飞便喊鹅语口号:鹅!鹅!鹅!,她们队伍整齐地向春暖花开的九州湖畔迁徙,贞节友爱、自食其力、从不乱交;哪怕公鹅死去,母鹅守寡终日,也不学猫头鹰杂种。

那边猿猴、天鹅心中窃喜,天地正气!这18年来,假洋鬼子当道,把母语践踏抛弃,今日要天翻地覆了。

第一节:猫头鹰进村

夜猫子深更半夜,叼着两只野鸡,送给虎豹大王,希望大王二王笑纳享用,并承诺日后再送给“皇家陵园”两座,等到换班人马、风吹草动之时,仍可以“占山为王,西山久留!”,以图后路!

命令下达后,猴性多疑,猿肚里也难容四两香油,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全民皆鹰,说道我猿猴小官,世代以演猴戏为生、模仿人类直立行走、参天大树倒挂金钩,这些都是用“猴”语来完成的,让我放弃母语、丢掉技艺,终日去“咕喵咕喵、拌鬼行窃我、鹦鹉学舌”,我老猿至死不从,更不要说神魔4-6级,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