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孩子的背后,连着一个甚至两三个家庭,还有六个至爱亲人: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

为全面提升工作成效,各级检察院还不断创新机制,拓展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内容、形式和方法,积极培育和打造特色亮点。如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设立了专门的未检工作室,建立未成年被害人“一站式”取证和保护制度,切实维护了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平凉市检察院加强对未成年人社区矫正执行工作的监督,2016年共对45人社区矫正执行情况进行了监督;景泰县检察院通过“一人一告知”的方式,向辖区各司法所发出《未成年人社区矫正注意事项告知书》,有效预防了未成年人重新犯罪。

2064名未成年被害人受到帮助,让曾经受伤的心灵得以慰藉,让爱他的人感受到司法温暖的力量。

全省各级检察院以有利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回归社会、预防重新犯罪为导向,充分运用不起诉裁量权,通过积极适用相对不起诉和附条件不起诉,强化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仅2016年依法不起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414人,同比增长158人;决定附条件不起诉307人,同比增长102人。

日前,来自福建省检察院未检工作新闻发布会的一组数据,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未检人专业化办案,用爱心感化,以最大的努力保护未成年人利益,让孩子未来有希望,家庭更幸福。

各地充分发挥法制副校长、青少年维权岗的职能优势,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和帮教工作有机结合。2016年下半年,省检察院牵头,与省教育厅联合,在全省开展了“法治进校园”巡讲活动。截至目前共巡讲208场次,受众达7万人,有效增强了学生法治意识,预防了校园暴力的发生。各院还充分发挥观护教育基地帮教功能,有针对性地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考察帮教、教育矫正。全省共建成观护基地30个、观护点17个,仅2016年对不批捕、不起诉的1085名涉罪未成年人进行了跟踪帮教,避免了不当羁押造成“交叉感染”和“标签效应”。

“法治进校园”巡讲活动从2016年6月启动以来,福建省各级检察院已组建巡讲团88个,巡讲2310场,覆盖学校1719所,师生受众119万余人。

近年来,甘肃省检察机关着眼于关爱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立足检察职能,坚持普遍化与差异化相结合,着力构建办案人性化、司法柔性化、帮教最大化的未检特色工作体系,不断加强对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取得了良好效果。

因父亲杀害了母亲,三个年幼的孩子失去双亲,由年逾七旬的祖父母抚养,生活极度贫困。办案中,泉州市检察院协调案发地相关部门为三名儿童办理低保,妥善安排其上学、生活,联系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心理辅导,协调政府将他们的破旧老宅改造纳入“安居工程”。

针对涉罪未成年人或多或少存在心理问题,各级检察机关积极探索开展心理疏导,将心理疏导与干预贯穿未成年人案件办理始终,提升帮教实效。省检察院专门起草了《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引入心理干预机制的暂行办法》,举办了全省未检干警心理咨询资格认证培训班,有100多人取得了心理咨询资格证。各地还紧密结合办案,探索开展各种适合未成年人特点的心理疏导。如白银市检察院率先将心理测评系统引入未成年人案件办理中,结合测评情况制定“一对一”心理疏导和帮教措施,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好评。仅2016年该市对观护帮教对象开展心理测评、疏导45人次。

厦门市湖里区在校生小李参与抢劫,案发时才15岁。检察官发现,小李本性不坏,有从轻情节和悔罪表现,拉一把,尚可挽救。综合考量全案,湖里区检察院对其作出不批捕决定。

据了解,2016年,省检察院未检处等5个单位和5名未检干警受到了高检院通报表彰,省检察院在全省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会议上作了经验交流。

“当检察官出庭指控,当法槌落下的时候,对于涉罪未成年人来说,已经迟了。”福州市鼓楼区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吴媛贞开通“媛贞播客”,结合办案,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普法宣传。她认为:“只有让法治的声音穿越时空,抵达犯罪的前面,让它在课堂响起,在网络上传播,让它在所有孩子的心里扎根发芽,只有这样,法治的声音才会有正义的回响。”

未满14岁的郑某被养父性侵怀孕。严惩犯罪分子后,检察机关没有忘记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系列帮扶救助措施迅速跟进:心理疏导,转校转学,帮其申请10万元救助金,以法律手段解决后续事宜。

张仁平

一切为了孩子 一切为了未来

让“受伤花蕾”健康绽放:2064名未成年被害人获得法律援助

一个男生被蒙上眼睛,其他四位同学将其团团围住,推搡之后迅速离开,独自留下受欺凌的男生。“我感到很无助,很伤心……”男生这样描述心中的感受。这是检察机关在南安市开展“法治进校园”巡讲活动中的一个游戏环节。通过现场模拟,让学生对校园欺凌的危害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