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老井

八角井(也称八宝琉璃井),为辽代圆融大师亲手所建,位于菊花岛中部的山凹处大悲阁右侧前面平地上。此井用长条石筑成八角形状,故称八角井。井上架有农村提水用的辘辘,与八角井对比相映成趣,显示出农家的田园景色氛围。一株千年菩提生于井旁,枝繁叶茂,绿荫如盖,更增加了这里的神秘气氛。

                          侯国华/文  

八角井为一淡水井,为寺院食水井。令人惊奇的是井虽然距潮湿水线特别近——只有二十米左右,井水却清凉如泉,甘甜可口,沁人心脾。在四周都是汪洋大海的咸水地带,居然存有一口淡水井,实在难得。无论如何大旱,该井水永不干枯;大涝季节,井水亦不溢满,始终保持5米深度不变。

在我的老家有一口水井,长一米,宽不过2尺,深约2尺许,用四块青石板围成,坡度成梯形,状如扁日,长年能看见水井里有两处泉眼,泉水清澈透明甘甜。

凡遇岛上大旱之年,别处井塘洼地淡水枯竭,岛上居民均来此排队提水以解燃眉之急。

我就是喝这口井水长大的。记得儿时,全屋五户人家住在一座中间有公堂厅分上下两排的瓦房里,只要走进一家就能从任何一家走出来
。这口井就在屋的东南角,当年每家每户都没有水缸,做饭用水是用一个木制提桶,要用水时即去井里提一桶回来,不够再去提。井边备一个水瓢,便于每家提水时掏水用,即方便又卫生。水井里的水不多,最多不过三担,即便多了也从旁边溢出来流到下方的一个小水池里了,池子不大,水满时多了也就流走了,平日里洗衣洗菜就在这个池子里。

有一年大旱,生产队上其他屋里的水井全干了,40多户人家百余人全来这口井里等水吃,说是等,其实是因为水井的容量有限,最多三担水,不过井里的泉水沁出来也是很快的,只消嗦几筒黄烟或一杯茶的功夫又会满的。有的人来了也不急于挑水,一看前面有人在等就放下水桶,进屋串串门拉拉家常什麽的,不消一会儿
就话也说了水也有了,两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