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剑,竟直奔星罗台最上面的台柱去了。

按说一路上,族长带着以曌和珂罗本就要到雪枫林了,突然族长身子一震,全身失力,就从空中跌落下来。族长奋力护住两个小女孩,却怎么也聚不起灵力,她轻皱着眉,心中猛然一惊:“难道虚空灵柱被破坏了?坏了,自己无灵力支撑,只能等食甚过去再恢复了。可是怎么打开圣地结界啊?”她正独自愁着,忽又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心不禁一紧,见是青羽率十一位灵女来了,便稍稍放了些心。青羽见到族长,也不顾礼节了,奔过来抱着族长就哭。族长忙问她:“怎么,紫痕·碧落呢?”青羽哭红了眼,勉强止住泪,回道:“都被抓起来了!呜呜……”青羽也顾不上擦眼泪了,抓着族长的袖子就说:“族长快逃吧!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摘要: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

端木猥亵了紫痕好一阵子,看了看族长说道:“你再不交出圣女,我就把捉到的一百二十多个灵女全变为欲女!”说着,他就开始扒紫痕的衣服。众将士起先不明白端木什么意思,看到这里几个胆大的也猥亵起灵女来,而后越来越多人模仿。众灵女哇哇大叫,却又无可奈何。西门本想趁机猥亵一下碧落,可是碧落却一个劲地往与占那边躲,想是她看出与占不会和他们一样色吧!西门又不好推开与占去抢碧落,只能干瞪眼。与占似乎有意要护着碧落,卜世则始终冷眼旁观这一切。

诸死士听后面面相觑
,不知该不该听话放弃。忽然那个被灵女咬了一口的人脖子上的伤口血不断溢出,溢出的精血被迅速吸入到那名灵女体内,灵女周身立刻变成了紫色,“啊!”一声凄号之后,灵女已变成魔女,挣脱束缚后,在军中乱杀起来。吸了精元的灵女似乎疯掉了,十七八个军士一起上都挡不住,最后还是卜世用灵咒封住了她。诸军回头一看,被吸的那人早已只剩一层皮包骨了,死掉了。

青羽见状忙用袖子遮住两个孩子的眼睛,少儿不宜呀!族长怔住了,她似乎也没想到这帮男人竟会如此下作龌龊。

一路上,西门垂头丧气地跟在队伍后面,似乎美梦破碎,怅然若失。 

卜世看着另一个躲在青羽身后的小女孩,平静地说道:“我们要另一个女孩。”

但貌似已经来不及了,变成普通人的灵女自然很快被抓住了。紫痕本想撤
,不料被端木一把抓住,成了俘虏,而碧落又被与占拿下了,青羽只带了剩下十一人逃走。

“好,我答应你。”族长当然不能看着这么多族女的贞洁被这些臭男人给毁了,“不过,你要放了她们。”

端木,与占原本在战斗中,看到卜世奔向星罗台,两人顿时热血沸腾
,打得似乎更起劲了。紫痕·碧落看到有人奔上了星罗台,大骇,立刻也飞向星罗台,想阻止卜世。很快端木·与占冲上来了,三对二,紫痕她们当然打不过了,卜世乘机脱身,一剑劈向台柱。霎时间,台柱像玉般碎成块块小玉屑射向四面八方,同时五彩的流光在空中乱飞,众灵女战斗力瞬时大降。青羽见大势不妙,大喊:“快撤!去圣地!”

“哼!”卜世望着族长冷艳的背影冷笑了一下,随即走过去抱起以曌,与占跟着抱起了珂罗。剩下的三百多死士便快速往回撤。

卜世心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于是就命人押着那一百二十多个灵女向绝穹谷进发。走的路上,西门
特特地蹭到卜世身边,悄悄问道:“这丽人族真的上了会死人啊?”说着,他还拿眼偷偷瞟了瞟与占押着的碧落,碧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收回了色眯眯的目光,仿佛碧落吸了他精元似的。

这下,卜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万一要错了,那可就亏大了,死了那么多兵士,还耗了这么多心力。”与占看出了卜世的为难,便向他义父建议道:“圣女必在两个小女孩之中,要不把两个都带走!”卜世犹豫了一下,想到时间不多了,食甚过后就没有机会了,于是,他做出了决定:“我们要这两个女孩。”

卜世看他这个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将军想上啊?”见
西门先点点头,而后又猛烈地摇头,卜世忍不住笑道:“食色性也!不过以将军这四十多岁的非处子之身,莫说上了,多独处闻闻香恐怕都会虚脱啊!”与占·端木听了,知道这是在调侃西门,却不戳破,笑而不语。

卜世以为是去领圣女,便想也没想就过去了。谁知卜世过去后,族长一把扯过卜世,在他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端木与占想去就他,拔出剑,架在族长的玉肩上,卜世忙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妄动,自己却一声不吭,任由族长吸食他的精元,族长这时却推开了卜世,率着众灵女往雪枫林去了,只留下两个小女孩。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端木见她们无计可施了,便稳下心来和她们对话:“把丽人族圣女交出来!我们就撤兵。”

诸军倒吸一口凉气, 纷纷站得离那群灵女远远的。

族长这回是真的无计可施了,只能同意两个都带走。族长把珂罗以曌拉到身边,俯下身子,在两人的额头上各深深地吻了一下,却又在以曌耳边轻轻说道:“以曌,你记着,你是丽人族的圣女,所以一定要守住自身贞洁,你在人界要学会藏住自己的身份,唯有这样我才可以把你带回来,十年后,我就去接你!”又对珂罗轻声说道:“珂罗,我一直不清楚你的身世,但我一直把你视为丽人族的一份子。你和以曌从小在一块儿,亲如姐妹。我希望你能帮她瞒住圣女身份。答应我,好吗?”珂罗点点头。族长又把以曌珂罗的手握在一起,向两人说道:“以后吧,你们要相互关照,你们要永远像姐妹一样,好好照顾自己……”

众军都在京都呆过,自然知道那两个地方有多赞。先说说这“温柔乡”,其实它真的是个乡,只不过里边住的都是全国各地青楼挑出来的上等姑娘,也就是各分院的花魁,最少有三百位美人呢!“明月坊”则是京都有名的教坊,里边的十二簪,个个色艺双绝。平时只有达官显宦才能出入这两个地方。端木话说完后,那些军士仍然舍不得绑着的灵女。其实也难怪,丽人族灵女美若天仙,谁会舍近求远!于是卜世出马了,他不慌不忙地说道:“诸位听我说,灵女这东西上一次就会损精元,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的。像尔等身体吃不消的,最多一次,就会因精阳虚亏过甚而死!”|

族长也很想跑,但无奈灵力已耗尽了,这里已是绝路,又打不开结界,有什么办法!很快她们就看到了他们的火把向这边涌来,唯一的出口已经被他们堵住了。族长忍无可忍了,她强撑着身子把以曌·珂罗护在身后,向卜世他们喊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西门奡没抓到一个头,有些不高兴。四人正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时,忽听得军中一团大乱。西门便冲了过去。只见七八个将士围住一个灵女,灵女双手双脚都被特制的绳索捆住了,那些将士战斗的时候就在觊觎灵女的美色
,现在捆住了,当然想占为己有。然而一个灵女要分给七八个将士,这可怎么分啊!于是这个拉住灵女的胳膊说:“你们不要跟我抢,她是我先捉到的,当然归我了。”

族长抬头看了看卜世,伸出手指着他道:“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