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第一章
珊瑚珍珠链你们这个班实在太差了!数学古老师拿着死底贝娜蕊的卷子愤怒地喊,这个贝娜蕊,我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闺女!楚芮馨和吴丧宇则悠闲地坐在位置上吹口哨,谁都承认他们俩是绝配。真悲哀,楚

     
年少时的记忆中,你的几次笑,一直在我眼前沉重地萦绕。我知道你的笑不是讥笑嘲笑,但也不是赞美的笑,我心底里其实明白,你是笑我的单纯幼稚,你是笑我没有淑女风范。

第一章 珊瑚珍珠链

     
第一次你笑我是小学四年级那天,我拿着篮子在村边一座桥下抓小鱼,你恰好经过,你在桥上走,我在桥下玩,我听到了你哈哈地笑,笑得那么放肆,那么开心!恍然间,我不明白你为啥笑,细细寻思,我理解了你的笑,你是笑一个女孩子独自钻在桥洞下抓鱼,傻乎得好笑吧?

“你们这个班实在太差了!”数学古老师拿着死底贝娜蕊的卷子愤怒地喊,”这个贝娜蕊,我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闺女!‘

图片 1

楚芮馨和吴丧宇则悠闲地坐在位置上吹口哨,谁都承认他们俩是绝配。

       
你我同龄,又是前后桌,作为班长的你,从小就朴实、淳厚、懂事,从不犯错误,而我呢?虽也是副班长,但淘皮捣蛋,上学放学尽干坏事。早读课与同桌打牌,教务主任巡查发现,一把没收了我的纸牌。尽管这个教务主任是全校最严格的老师,但我一点也不怕,我独自跑到教务处去索回没收的牌。教务主任不骂也不批评,从抽屉中将牌还给我。我得意地到教室一数,还缺十张牌。不完整的一幅牌,还能继续打吗?重买,没钱,从此以后,我再没打过纸牌。

真悲哀,楚芮馨和吴丧宇这两个捣蛋王居然坐到了一块。他们俩简直就是一个人!

       
第二次你的笑是因为我唱歌。读书时的我虽调皮,但成绩好,而且嘴巴甜,隔壁班的班主任徐老师代音乐老师来教我们唱歌,她问我们班有没文娱委员,我们异口同声地说没有。徐老师平时认得我,她指着我说:“你来领唱。”滥竽充数还行,若真要领唱?可我死要面子,盛情难却,于是学着歌星粤语唱法,引吭高歌当时最流行的一首歌,没等我唱到第二句,我听到了熟悉的你的哈哈笑。也许我唱得有点南腔北调,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在公开场合唱过歌。

楚芮馨是个怪人,她天天什么也不干,连课也不听。她只会干四件事:玩、吃、喝、睡。而且她天天还跟男孩子玩。每天上网玩什么CF,就是穿越火线,打枪的游戏。还上QQ结识一些稀奇古怪的陌生人,一点也不像她哥。
他哥每天都坐在书桌前念书:语文书读一遍,把笔记捋一遍;把数学书看一遍,错题抄一遍重做;英语书上的课文背一遍、抄一遍。尽管他这么努力,可他的成绩还是一直在一百一十分左右,一直是二十多名。而楚芮馨呢?她一点儿不上进,可分数却一直是一百四十五以上,在前三名的行列里。她的脑海中从未有过“妈妈”的身影,所以爸爸就是他的知音了。爸爸天天表扬她学习好,交她哥哥多学习学习。其实她才应该向她哥哥学习。

       
第三次笑,是我们俩一起遭人笑。那时你是正班长,我是副班长,成绩你是第一,我是第二,你永远是我崇拜的对象。一次,学校安排班长检查全校教室卫生,你叫我一起去。尽管那时我也是很骄傲的女生,但在你面前我骄傲不起来。没想到检查至隔壁班,他们看到我们两个一起来,全班起哄。刹那间,你的脸红了,我的脸也红了。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像以往般单纯自在。

吴丧宇是个捣蛋大王。他天天搞恶作剧,大家都很讨厌他,包括男生。他唯一没有恶搞过的人就是楚芮馨了。所以,楚芮馨现在就和他成好朋友了。

图片 2

“呵呵……”一个奸细的女声笑道。

       
初中时,你在甲班,我在乙班。每天早上,你是甲班第一个到校,我是乙班第一个到校。你我碰面时,从不交流,只是会心一笑。住在学校里教体育的陈老师起得早,他似乎看出了点端倪。有一天,他将我们俩莫名其妙地叫到办公室,一句话不说,就让我们俩站着。其实我们明白陈老师的意思,他为我们俩好,因为你是甲班成绩最好的学生,我是乙班成绩最好的学生。

“谁?谁还在那笑?”古老师皱眉问道。

     
后来,你考上了杭州的一所大学,我考上了宁波大学,也许命中注定你我不会在一起,时间是距离,空间更是一种距离,这正如我在一篇文章中所写的,“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忘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至始至终,我连你的衣袖都没拉过,美好的故事就永远地结束了。”

“哦?啊,不知道啊。谁,谁啊?”那女声辩解道。

     
大一时,我应杭大读书的同学邀请,与另一女同学一起去杭州玩,没想到聚会时,碰见了你。你很客气地陪我们一伙五个同学玩了一整天,但时间已拉开了我们之间无形的距离,你我已多年未碰面了,尽管我们两家的距离不到五百米。这次是我来杭州遇见你的,我绝不会低头;若是你来宁波遇见我,我的态度可能就不一样了,人的心里就差这么一点点。你要知道,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也许,命该如此吧。

“别瞎掰了,我知道,就是你——”

       
从杭州回校后,我收到了一张没有署名的名信片,上面写着:有一个人,一直默默地在你背后;有一个人,一直都思念着你,这个人就是我。我不知道这是𣎴是你寄的,永远无法知道,因为当时给我写信的男同学很多,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你,还是他们中的其他一个人,但从字体来看,很像初中时你写的字,我只记得你初中时写的字了。看过这信以后,我将之放到寝室抽屉角落里,永远尘封了起来,如果真是你,如果你真有心,怎不署名?

“不是我,别指我!”那女生继续解释。

图片 3

“米若维!”老师喊道,手指挪到中间。

     
工作后,你在宁波当了医生,我回宁海当了老师。每次我家人生病了,我都向你电话咨询,你都一一耐心地解释,从不怕麻烦。记得我弟弟因甲状腺来你医院动手术,手术台边,你一直站着。我弟弟清醒地听到你对主刀医生说:“这个人跟我关系非同一般,你们仔细点哦!”

“啊?“”不会呀!“”搞错了吧!”讲台下响起一片议论声。

       
人生中真有很多事,说不清楚,有些情,也许从未真正有过,但那份浓浓的同学之情,犹如亲情般,永远温暖着忙碌中的你我,这何尝不也是一种幸福?

“叫你们讨论了吗!现在是上课时间,不是讨论时间!”古老师又大声说,看得出她很愤怒。

      纯真岁月,我记得你的故事,我的歌。

“你管得着吗?”马蓝站起来,我们有我们的自由,想说话就说话。你管不着!“

“这是怎么回事儿?”“她真大胆,敢跟古老师叫招!”“天哪!她居然……”底下又热闹了。

古老师瞪大了眼睛:“都给我安静!”

“切!我们就不安静!我们有班长!”又一个胆大包天的女生站起来。

“班长?哪有班长?”长得异常可爱的女生林沧问。

“就是她呀!”那个女生指着马蓝说。

“对,有马蓝班长!”武程坤拍手,用有腔调的磁性声音说。

“马蓝班长!马蓝班长!”赵冠岚起哄道。

接着,班上的人都跟着起哄喊”马蓝班长“。

“还有副班长!”武程坤又起哄,“那个女生!”他指着第一个说马蓝是班长的女生说。

“我?”那个女生指着自己问。她就是古老师说的贝娜蕊,学习超差的女生。

古老师也来起哄:“贝娜蕊?她学习太差,不行!”

“哐!”门被使劲甩开。一个人推门而入。“够了!”

“杨老师!”“糟啦!”“救命啊!”班里一下子乱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不适合当班长!”杨老师把第一张桌子踢倒在地上,“都是些什么人呀!不对,你们都不是人!还有你,古老师。你个老师还跟着学生起哄,怎么搞的!”

“我……”顾老师想要解释,但被杨老师打断了。

“你什么你!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榜样,古老师。我现在才发现,什么榜样!我才应该是你们的榜样!”

“扑哧!”一个学生笑出来。

“谁?谁在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杨老师又说。

“杨老师,是陈枉弥笑的!”吴丧宇指着一个蘑菇头的女生说。

“叫你说话了吗?吴丧宇,你这个死孩子呀!叫我怎么说你好呀!”杨老师恨不得把吴丧宇一脚踩在地上,“你们是不是想让全校都知道初二班全是神经病啊!”

“哈哈!老师也是!哈哈!”那个蘑菇头陈枉弥又起哄。

“陈枉弥!你个女生天天疯疯扯扯的,成何体统!”杨老师把桌子拍得差点飞起来。

“嘭!”杨老师跺了一下地,整个教学楼都震动了。

“叮铃铃——”下课铃声打响了。

“梓言,放学后我们去买首饰吧!”一个披散着乌黑头发的女生对那个叫“梓言”的女生说。

“好啊。”“梓言”平静地说道。那是一个安静的女生。她温柔、美丽,还是学生会会长。她的声音那么成熟,那么好听。

“呵呵!那太好了!”黑发女生和“梓言”截然不同,那是个活泼开朗又可爱的声音纤细的女生。

“会长,副会长。请你们安静点儿。”一个女生为笑着对“梓言”和黑发女生说。说完,他就带着那妩媚的微笑离校而去了。

“这个高雅怎么这样啊?”原来那个女生叫高雅,“全班,估计全校就她一个人中午回家吃饭!居然还嫌学校的饭不好吃!切!”

“好啦!莲儿。你别跟她计较啦!等她长大了,就知道自己错啦!”“梓言”还是很平静地说。

“嗯……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饶了她!哼哼……”“莲儿”眼睛眯成一条缝。

“呐,听说下午第一节课公布语文七单元成绩呢!我肯定又考不好了!”一个女生苦恼的对旁边的人说。

“是呀,我也考不好了。我空了八道呢!”旁边的人应道。说完,她转身看向“梓言”和“莲儿”。

“梓言”和“莲儿”从来不为考试烦恼,因为她们俩注定是第一名。

”莲儿“好奇的看向她们,然后又转头和”梓言“说:”梓言啊,希望咱们分数还是一样!“

”呵呵,咱们什么时候出过差错啊?“”梓言“半开玩笑地说。

”是呀!“”莲儿“高兴极了,”下午等着出成绩吧!我先去吃饭咯!“

”嗯,拜!“”梓言“摆摆手。

”Good bye!“”莲儿“”跳“回自己的座位上。

”梓言“回头看自己的桌子,发现上面居然有一盒饭。她回想了一下:自己根本没拿饭呀!她扫视了教室一圈,发现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纪勉冲她比着”丫“的手势。她只用自己的标志——微笑回应了他一下。他却暗暗窃喜:他以为她喜欢上他了。她突然看到他攥起拳头比了一个示为胜利的标志,听到他轻轻说了一声:”Yeah!“她又感到他很白痴。

下午第一节课,果然公布成绩了。老师说:”第一名,商梓言……“

”莲儿“小声自言自语:”啊?唉。“

”和万俟莲。“

”耶!“万俟莲差点喊出声来。

万俟莲转向商梓言的方向,冲她笑了一下,露出了莲那两排洁白的牙齿。

商梓言还是用她那一直挂在嘴边的微笑回应了莲。

”98分。“老师继续往下说。

”啊?“万俟莲心想:又不是100啊!

而商梓言却还是微笑着,让人觉得她的脸好像被冻僵了似的。

纪勉把目光投向万俟莲,然后又投向商梓言。他心想:我要努力学习,这样才配得上商会长,啊不,梓言!

商梓言似乎也有点在乎他,下意识瞥了他一眼。他们俩的目光碰在了一起。顿时,两人的脸都红了。

老师又往下念:”第二名,纪勉!“

”什么?“”天哪!“

纪勉先是呆住,然后一蹦三尺高:”耶!耶!我第二!Oh!“

而商梓言也异常地为他高兴,露出了从未有过的露牙齿的笑容。她感觉得到,她喜欢他。

万俟莲看看商梓言,再看看纪勉,她恨得咬牙。

”贝娜蕊班长,您真是太厉害了!“下课后,林沧找到贝娜蕊,崇拜地对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