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意料之中,连续四年亏损的*ST吉恩(600432)在2017年报披露后的第15个工作日,迎来了上交易所的一纸退市令。
■ 金融投资报记者 刘庆华
意料之中,连续四年亏损的*ST吉恩(600432)在2017年报披露后的第15个工作日,迎来了上交易所的一纸退市令。而在2014年…

  来源:号外财经网

  意料之中,连续四年亏损的*ST吉恩(600432)在2017年报披露后的第15个工作日,迎来了上交易所的一纸退市令。

  5月30日,被上交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的*ST吉恩进入退市整理期。尽管该公司股票获得了摘牌前最后的交易窗口,但这并不会改变退市整理期届满后告别A股的命运。《号外财经》注意到,5月30日,*ST吉恩开盘即跌停,报6.07元,全天仅成交2手,超150万手巨单封死跌停板。

  ■ 金融投资报记者 刘庆华

  据《号外财经》了解,2003年9月,*ST吉恩登录上交所,因为其是镍矿产业上市的第一家公司,故被誉为中国上市公司镍业“第一股”,“吉恩”品牌也被称为镍股“第一品牌”。在此氛围下,公司新股以4.66元发行,上市当天以8.50元开盘,最终收在10元上方,涨幅超过118%。该公司从5800万元的年净利润起步,连续多年稳定增长,其中大部分年份都实现了超过100%的增速,到2007年,吉恩镍业的归母净利润已经飙升到8.6亿元,是当时名副其实的“成长型白马”。但从2012年开始,受世界经济低迷、国内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镍价一直在低位徘徊,吉恩开始亏损,从此走向了下坡路。从2012年度开始,*ST吉恩的业绩出现亏损,当年亏损为2063.29万元。2013年虽然盈利9854.05万元,但是非经常性损益达到2.05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仍旧亏损逾1亿元;2014年——2016年则开启连跌模式,分别亏损5.38亿元、28.7亿元、21.86亿元,先是因连续两年亏损,被*ST,之后因三个会计年度连续亏损,该公司股票于2017年4月28日停牌并暂停上市。2017年年报显示,吉恩净利润亏损高达23.63亿元。

  意料之中,连续四年亏损的*ST吉恩(600432)在2017年报披露后的第15个工作日,迎来了上交易所的一纸退市令。而在2014年有意无意忽略了该公司经营发展过程中种种“异象”,毅然决然参与定增,帮助*ST吉恩“偿还巨额债务”的兴全、长安、东方三家基金管理公司,则将正式面临旗下7只专户产品血本无归的命运。

  5月22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对*ST吉恩做出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该公司股票于2018年5月30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是为方便已被决定退市公司的投资者退出而作出的交易安排。退市整理期届满后5个交易日内,交易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这也是2018年首只退市股。

  三公司60亿元或打水漂

  当人们准备向*ST吉恩说拜拜时,《号外财经》陡然发现,它的旁边还有好几个“陪绑”的。*ST吉恩退市的同时,也是三家基金公司旗下七只专户产品折戟之日。据悉,这三家基金公司2014年总耗资60亿元参与*ST吉恩的定增,如今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其中,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参与定增的额度最大,均为22.5亿元,合计45亿元。

  根据5月22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对*ST吉恩做出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告,由于*ST吉恩在连续三年净利润亏损之后,2017年度净利润和期末净资产均为负值,且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ST吉恩将于5月30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期满后5个交易日内将被摘牌,终止上市;在摘牌之后45个交易日内,其股票可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早在2014年5月,*ST吉恩宣布定增申请获批,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偿还巨额债务。根据*ST吉恩当时的公告,2014年9月份,*ST吉恩实施了约60亿元的定增方案,以7.57元/股向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和兴业全球基金发行约7.93亿股,共计融资约60亿元,锁定期三年,到期日是2017年9月22日。其中,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分别认购2.97亿股、2.97亿股,认购金额分别为22.5亿元、22.5亿元。

  令人关注的是,多家专业投资机构踩雷*ST吉恩。根据今年一季报,*ST吉恩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上共出现了7只基金专户产品,分别是长安基金管理的长安群英5号资产管理计划,东方基金管理的东方基金定增优选1号资管计划、优选2号资管计划、优选3号资管计划,兴业全球基金(现更名为兴全基金)管理的中铁宝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刁静莎、张宇3只专户,这些机构均是在2014年参与该公司定增时介入。由于进入退市整理期后,除特殊情况外,股票价格的涨跌幅限制为10%,这意味着,这些机构大概率将面临股价大幅下跌的损失。

  从*ST吉恩2018年一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看,2017年9月22日到期公募基金资管计划持股一直未变,长安基金旗下的长安群英5号资产管理计划;东方基金旗下的东方基金定增优选1号资产管理计划、定增优选2号资产管理计划、定增优选3号资产管理计划。《号外财经》发现,5月10日*ST吉恩公告,如果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东方基金定增优选2号资产管理计划的最终委托人刘辉、文一涛、王斌和东方基金定增优选3号资产管理计划的委托人陈发树和陈焱辉拟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数量合计不超过4811.1717万股,而这两只专户产品持有的*ST吉恩股份是6605.02万股。

  事实上,这些机构目前已经浮亏。根据当时还未披星戴帽的吉恩镍业2014年9月24日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暨股本变动公告,其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价格为7.57元/股,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兴全基金三家公司分别认购2.97亿股、2.97亿股和1.98亿股,即3家公司分别出资22.5亿元、22.5亿元和14.5亿元,合计募集资金总额约60亿元。定增的股票原预计上市流通时间为2017年9月22日,但在去年4月28日,吉恩镍业就因公司
2014 年至2016
年连续三年亏损而被上交所暂停上市,暂停交易前其股价为6.74元/股,相较增发价,三家机构已经有了约11%的浮亏。

  《号外财经》简单估算了一下,截至5月30日收盘,*ST吉恩股价为6.07元,与基金定增价7.57元相比,下跌了19.82%,若持股未变化,两家基金公司旗下的资管计划产品将有8.92亿元蒸发。其实,这仅仅是开始,进入退市整理期后,这些专户产品想要转让手中的股份,必然还要以更大的折扣才有可能转让出去,其亏损幅度已经无法估计。

  抱团踩雷为哪般?

责任编辑:陶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