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华府的日子,一直嫌这里的水有怪味,嫌这里的肉有腥味,嫌这里的菜有异味。于是心里盘算,周末,一定去找一家地道的中餐馆,解解馋。因此也就估计美国的中餐厅,应该都是为初到异国的人思乡解馋而设。

高鼻子蓝眼睛超过一半直到跨进离华盛顿特区一河之隔的汉宫大酒楼才明白,原来美国的中餐厅,并不是专为中国人而开设,甚至有时主要不是为中国人开设的。记者发现,没有提前订座,周末想在汉宫酒楼吃上饭,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可容纳两百人就餐的楼面,硬是挤

  直到笔者跨进离华盛顿特区一河之隔的的汉宫大酒楼才明白,原来美国的中餐厅,并不是专为中国人而开设,甚至有时主要不是为中国人开设的。笔者发现,没有提前定座,周末想在汉宫酒楼吃上饭,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可容纳两百人就餐的楼面,硬是挤得座无虚席,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焦急地等待里面顾客吃完清场。任凭笔者怎么数,排队的顾客中高鼻子蓝眼睛的总是超过一半。

图片 1

  邻座的文森特先生,习惯于在每一道菜端上桌子的时候陶醉地赞美一声:“噢!上帝,真是太美了!”吸引得邻座目光齐刷刷看过来。这位阿灵顿郡某家手机通讯公司职员,趁着周末会带着自己的太太和孩子来到这里尝尝中餐。他说,能够吃上中餐,对于多数美国人是太奢侈了。

初到华盛顿的日子,一直嫌这里的水有怪味,嫌这里的菜有异味。于是心里盘算,周末,一定去找一家地道的中餐馆,解解馋。因此也就估计美国的中餐厅应该都是为初到异国的人思乡解馋而设。
高鼻子蓝眼睛超过一半直到跨进离华盛顿特区一河之隔的汉宫大酒楼才明白,原来美国的中餐厅,并不是专为中国人而开设,甚至有时主要不是为中国人开设的。记者发现,没有提前订座,周末想在汉宫酒楼吃上饭,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可容纳两百人就餐的楼面,硬是挤得座无虚席,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焦急地等待里面顾客吃完清场。任凭记者怎么数,排队的顾客中高鼻子蓝眼睛的总是超过一半。

  在特区中国城(唐人街),在华人集中的马里兰州罗克韦尔镇、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郡、费厄费克斯郡,笔者看到了大量的中餐馆,这些中餐馆中,从兰州拉面、台湾小吃、香港早茶、湖南剁椒鱼头、四川麻婆豆腐、南京红烧狮子头、到福建海鲜、广东潮州燕翅鲜鲍应有尽有。

邻座的文森特先生,习惯于在每一道菜端上桌子的时候陶醉地赞美一声:“噢!上帝,真是太美了!”吸引得邻座目光齐刷刷看过来。这位阿灵顿郡某家手机通讯公司职员,趁着周末会带着自己的太太和孩子来到这里尝尝中餐。他说,能够吃上中餐,对于多数美国人是太奢侈了。

  媒体日前曾报道美国中餐协会的统计数据,目前美国的大小中餐馆已有五万多家,从业人员达三十多万人,洛杉矶、纽约、芝加哥地区为最多,笔者所在的华府周边地区其实还真不算多。一家在美国家喻户晓的杂志前不久公布了一个民意调查结果,关于哪个国家的菜最好吃的问卷答案,竟然百分之九十受访者回答说:中国菜最好。
这个名气,导致近来华府地区中餐馆顾客盈门。

目前美国的大小中餐馆已有五万多家,从业人员达三十多万,洛杉矶、纽约、芝加哥地区为最多,记者所在的华府周边地区其实还真不算多。一家在美国家喻户晓的杂志曾公布了一个民意调查结果,关于哪个国家的菜最好吃的问卷答案,竟然百分之九十受访者回答说:中国菜最好。

  笔者仔细观察发现,进入美国的中餐,其实无论在菜的口味和经营风格,都经历了一场适应外国人习惯的革命。在中国国内,即便在同一条美食街上,走进不同风味的餐馆,都可以吃到具有独特风味的特色菜肴。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笔者在美国不同地区的中餐馆,吃到的中餐味道都大致是同一种口味。在特区唐人街中餐馆当跑堂的四川籍刘先生诡秘地说,“除非你的客人是刚刚从大陆来的,否则你不可能把让人流眼泪的红辣椒、让人捂鼻子的臭豆腐等极端地方化的风味成功推荐给美国首都的人。老外到中餐馆来,看重的是用中国的筷子和调羹,吃中国人做出来的中餐。”

原汁原味儿也很受欢迎,进入美国的中餐,其实无论在菜的口味和经营风格,都经历了一场适应外国人习惯的革命。在特区唐人街中餐馆当跑堂的四川籍刘先生诡秘地说,“除非你的客人是刚刚从大陆来的,否则你不可能把让人流眼泪的红辣椒、让人捂鼻子的臭豆腐等极端地方化的风味成功推荐给美国首都的人。老外到中餐馆来,看重的是用中国的筷子和调羹,吃中国人做出来的中餐。”为了适应快节奏的工薪人士用餐要求,华府地区和美国南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中餐馆兴起了中式自助快餐。由于省略了点菜、等菜的过程,吃中餐变得十分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