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大学如官场,教授如官员,校园里的阴谋和阳谋。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史生荣新书《教授之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史生荣,男,祖籍甘肃武威,生长于内蒙古临河,现在某大学人文学

1月15日-17日,甘肃省治沙研究所在兰州举办了“2016年科研项目总结暨学术年会”。全所90余名科技人员参加了会议,并邀请主管部门省林业厅科技处相关领导参加并指导工作。
三天会议中,46项在研国家和省列科研项目进行了结题和年度进展汇报,各项目在客观总结研究成果的同时也分析了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会人员积极参与讨论,对各项目后期实施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总体来看,研究所2016年度项目整体进展顺利,部分项目取得突破进展,获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本年度共取得科技成果22项,获甘肃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1项,甘肃省林业科技进步奖一、二、三等奖各1项;发表论文62篇,出版专著1部;申报国家专利49项,获得授权国家发明专利9项、实用新型专利15项。更为重要的是,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了许多有关生态、资源与环境方面的科学问题,为今后进行科技攻关奠定了基础。所学术委员会组织专家对汇报项目进行了评优,15个项目获得了奖励。
甘肃民勤荒漠草地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甘肃荒漠化与风沙灾害防治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甘肃临泽荒漠生态系统国家定位观测研究站、甘肃河西走廊森林生态系统国家定位观测研究站与甘肃沙生植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5个国家和省级科研平台在会上就建设与工作情况进行了汇报。科研平台建设一直是研究所的重点工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其建设成效显著,平台各有特色,而且实现了资源共享服务,在我省乃至我国开展防沙治沙用沙研究和生态环境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科技支撑与决策咨询服务。
本次会议还特别邀请了兰州大学王乃昂教授、邓建明教授、中科院西北院王新平研究员、非洲厄立特里亚国Mahari博士以及研究所新引进5名博士进行了学术报告,分享了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其学术观点、研究思路和方法对研究所科技人员从新的视野、新的理念认识沙漠化和治理沙漠化研究具有重要的启发和指导作用。

图片 1

内容提要

主人公东学潮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默默无闻,被身为银行主任的妻子抛弃后,发愤图强改变自己的生活,他千方百计以自己的研究成果为礼物,攀附上了校长,成为校长的科研打工仔和忠实的追随者,因此得到了校长的提携重用,官位职称权势节节攀升,爱情和事业也获得了大丰收,他本人也沉浸在这种成功和权势的喜悦之中不能自拔,因而更加刻苦努力信心实足,权力越大,学术越得心应手,名利也越大,如同被绑上了一辆名利战车,他一刻不能停止,只能奋不顾身一心一意以学术为幌子追求挣扎下去,如同上瘾,他贪得无厌什么都要,什么都不放弃,得到的越多,反而包袱越沉重。官场的争斗,学术的困惑,和几个女人的周旋,让他心力交瘁备受煎熬,以至于积劳成疾,在争夺副校长职位的煎熬和两人女人的压迫下,突发疾病死在了组织部的门口。小说并没有图解主题,而是以日常的生活,鲜活的人物,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幽默生动的语言,描绘了一幅当前大学知识分子的生活画卷,读来耐人思考叹息。

章节试读

那次听一个学者讲职业规划,他认为一个人的成功,首要的是选好边站好队跟准人,按他的说法,要成功,必须要满足这样几个条件:一是你自己要行,自己不行,一切无从谈起;二是领导要说你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三是说你行的领导要行,领导本身说了不算数,或者领导本身再不能进步,你也不行;四是你自己的运气命运要行,运气命运不行,好事给你,却总有什么原因让你做不成功。对照这四条,他觉得自己已经很行,这些年不懈学习,已经算学问水平都不错的,其它三条,其实可以归结为一条,那就是跟准领导,有一个靠山。现在看来,这一条确实重要。可这最重要的一条,自己却完全忽略了,或者说没有去追求,所以才落在了人家的后面。其实自己也是有条件拜师找靠山的,中增长校长研究的,就是生态环境这个方向。一把手就是自己的同行前辈,这应该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如果是别的专业,还真找不到这么大的靠山。但他对中校长了解的太少了,也从没关注过,总觉得人家高高在上,和自己隔着什么,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也高攀不到人家。现在想来也未必,越是地位高的人,越需要人给他帮忙,越有能力使用更多的人。东学潮决定查查有关中增长的资料,了解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机会。中增长本科是学气象的,后来搞植物对气候的影响,再后来扩大到生态环境,随着职务的升高,研究领域也在不断拓展,现在的研究项目很多,有气象方面的,有环境治理的,有植物动物和环境的,已经拥有三四个研究团队,研究成果也常在报纸电视里出现。但在一篇文章里中增长说,他最想搞也最有实际意义的,是种草种树改造荒漠改造气候。东学潮的心禁不住猛烈地跳动起来,他前一段自费搞的荒漠治理实验,就是通过种植耐旱植物来治理荒漠,从而改变生态环境和气候。这个研究虽然半途而废,但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拿着这个研究去晋见中校长,去投靠中校长,说不定能敲开中校长这扇大门,收下他这个拜师的徒弟。如果真的进入中校长的研究团队,成为中校长的弟子,或者进一步读中校长的博士研究生,成为他的嫡亲弟子,那么,就等于一步站在了巨人的肩上,不仅登上了很高的平台,也等于一下长上了翅膀,登高望远,插翅飞翔,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东学潮眼里放出了光芒,但心却跳得很是慌乱。他离中校长太远了,这么多年,从没有过实际的接触,碰面时他叫声校长好,人家也只是点点头,人家当然不知道他是谁,而且他每次见到校长,心里都有点胆怯,现在突然去找人家,见了人家又怎么开口。但纵使是刀山火海,也得去闯了,而且这么多年,也不是没闯过刀山火海,从中学到大学到留校,一次次都是闯过来的,一次次都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和心血,只是这一次,感觉不是那么理直气壮,甚至有点鬼鬼祟祟猥琐下贱。

大学如官场,教授如官员,校园里的阴谋和阳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