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全世界最大的黑人城市,人们都觉得应该在非洲。但巴西人说,其实,巴西的巴伊亚州首府萨尔瓦多也算世界上最大的黑人城市之一。

然而仓梁认为,以上理由并不足以证明白种人是黑人“白化(病)”的后代,因为现代黑种人和白种人在身体上的差别也有很多,如他们在体毛浓度、平均智商、嘴唇厚度、鼻型、眼窝深度、眉弓高度等指标上差别明显,而这些差别并非简单的“白化(病)”可以造成的。

  当地人似乎也是用肤色来区分人群和亲疏关系:同行的游伴中有位白人姑娘,出生在巴西另一大城市圣保罗。按说,她和萨尔瓦多人一样都是巴西人,语言也完全相同,可萨尔瓦多人似乎把她当外国人,敬而远之。倒是我们几个真正的外国人,可能黄皮肤更接近黑肤色吧,很快被接纳了。当地人不停地和我们结结巴巴地讲英文,展示他们的手链、项链,甚至领我们到家中玩,却不大愿意让我们的白人朋友同行。

2、黑种人白化病发病率远高于黄种人;

  当地的朋友告诉我,黑天使的形象由来已久,这是因为教众不同,黑人形象的圣像更具有亲和力。

但是由于使用已久,根据肤色区分人种的概念已深入人心。本文中的人种说法依旧沿用旧说法(黑、白、黄、棕)以便理解。

  的确,萨尔瓦多保留了大量非洲传统,到处都有非洲的影子:街头几乎只能看到黑人或黑白混血儿;穿大红裙子、系白头巾的黑人妈妈在路边出售小鱼虾和面糊煎成的小饼;孩子在学校音乐课学的是击鼓;就连夜总会的演出都是早年的庄园奴隶们留下的传统节目,喝彩和尖叫声原始、质朴,令人仿佛置身非洲大陆。

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

  看来在黑人文化占主流的地方,白人也会受“歧视”。没想到,更有意思的事还在后头。

3、白种人与黑种人荷尔蒙及肾上腺素(男)水平都比黄种人高很多;

  和其他的拉美城市一样,萨尔瓦多人对宗教十分热衷,一再邀请我们去当地的教堂参观。这里的教堂与西方的并无二致,庄严、肃穆。然而朝圣坛上方看去,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圣母的皮肤好像有点黑,正在纳闷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朝圣母像两侧一看,不由大吃一惊:两侧对称雕刻的天使像一黑一白,白的金发碧眼,黑的黑发微卷,而且都是胖胖的圆脸,背后翅膀张开。

很多蒙古人具有浅色特质,甚至金发碧眼

  再往教众席上看,几乎全是黑人,偶有一两个白皮肤金头发的人,金发也都打着卷贴在头上——那是黑白混血儿的典型特征。

虽然“地理决定论”在人种进化的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主要作用。但关于人种进化还有另一种说法:白种人是黑种人“白化(病)”后形成的。仓梁本人并非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对这种说法(或者假说)并不认可,但这里面一些有趣的内容也值得分享。

现代欧洲人大多数是显白人种与暗白人种的混血。

亚洲人种(又称蒙古人种,对应原来的黄种人);

4、得了白化病的黑人从外观上看,确实很像白种人(多图如下)

1、白种人与黑种人体型相对黄种人更加接近;

别看他们肤色黝黑,这些印度人可是属于白种人哦

注释:暗白人种——眼窝很深,颧骨很低,眉骨很高,鹰鼻,大眼睛双眼皮,脸很窄,棕色眼珠,棕色波浪发,浅棕皮肤。阿拉伯人为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