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的“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展很早就打出广告了。今年6月在维多利亚博物馆举行的陶瓷收藏家巴特勒爵士的追思会上,遇到将近二十年没有见面的霍吉淑,知道她和牛津大学艺术系的柯律格教授正为这个展览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已经花了五年时间做准备,此展将介绍一批从未在西方露过面的文物。每隔十年左右,大英博物馆总要推出一次划时代的中国文化大展,例如1996年第一次向英国公众展示三星堆文物的“中国古代文化之谜”大展,2007年“秦始皇:中国兵马俑”大展,都曾轰动一时。看这次明朝大展的宣传架势,应该与那两次大展同一等级。于是,期待了一个夏天,开展当天,我就兴冲冲前往观展。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日-2018年11月18日

 

展览地点:常州博物馆一楼临时展厅

图片 1

作为常州2018年度“文化·100”大型惠民行动的最重量级展览,“金·玉·玲珑——大明王室的宝藏”于9月1日在常州博物馆一楼临时展厅开幕。本次展览由常州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蕲春县博物馆、湖北明清古建筑博物馆联合举办。展期至11月18日。

  先不说我对这个展览的总体印象,先交代一下策展人自己的看法。明朝历史长达两百七十六年,此展选择1400到1450年间短短的五十年,乍看很受局限。但我知道西方学者做学问,往往喜欢从小处着眼,以微观说明宏观,反而能更深刻、更全面,所以,此展的时间跨度以永乐皇帝夺位始,到正统皇帝“土木堡之变”被俘终,展览的角度是很新奇的。霍吉淑解释说,虽然这五十年不能说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五十年,但它的影响和意义都很深远,因为这五十年可以说是中国的再建立:都城从南京搬往北京,修复紫禁城,开始编纂《永乐大典》。在宫廷权势上,文官的实力也将最终超越武将而占据更重要的地位,成为管理阶层的核心。而且,这个时期中国也与外界开始了丰富多元的外交贸易往来,例如郑和下西洋,率领庞大的船队前往东南亚、中东和非洲,探险之旅早过哥伦布和达·伽马。许多西方人认为到了十六世纪,中国才在欧洲人的视野中出现,这比实际情况晚了一个世纪。而且,当时的中国与亚洲地区本身的交往也很多、很重要,例如朝鲜王国、日本、越南等。明代流传下来的丰富物质文化,既见证了明朝本身的繁荣,也见证了中国与世界各地的外交与贸易来往。所以大英博物馆希望能够通过展览整体呈现出十五世纪早期中国与欧洲及世界的联系。

珠玉同金器的结合,流行且成熟于明朝,金与玉的镂空作,明人更是喜称其为“玲珑”。金玉之器,因其雍容华贵之色,素来备受大明王室宗藩的喜爱。王室贵戚们所持的金玉珍宝,不仅是其个人尊崇地位的展现,亦是浓缩了大明王朝强盛国力与海纳百川气魄的具体载物。

  要说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许多都是从这个“明”字开始的。这个字易读易懂易解释,但凡哪本西方童书故事中要加一个东方来的孩子,名字往往会叫“明”。所以,对许多人来说,明朝并不陌生,明式家具、青花瓷,大家都会略知一二,但这些知识是有局限的。霍吉淑说,这个展览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打破这种局限,要向英国公众介绍北京以外的其他重要文化。明太祖朱元璋为了能更好地控制中国,实行分封制,把儿孙分封到各个重要的地区和军事重镇做藩王。这些宗室藩王在明朝历史上相当重要,所以,山东鲁荒王朱檀墓以及湖北梁庄王朱瞻垍墓中出土的文物,都是这次展览的亮点,能让人耳目一新。其实,整个展览的由来还要感谢梁庄王墓呢。2009年,柯律格到湖北进行学术交流,在那里看到了梁庄王墓出土的文物,特别是那些金器,大为倾倒,因为明朝瓷器保留得多,但金器相当少(金子可以熔化之后再使用),所以,在国外的博物馆中很少能见到中国的金器。
本次展览中的一些展品。

图片 2

 

金花丝镶宝石带

  这个展览很热闹,共有两百一十八件展品,包括金器、银器、瓷器、兵器、绘画、服饰、雕塑、家具等,其中除了大英博物馆自藏外,百分之七十是从世界各地三十来家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借来的展品。展览被分为宫廷、武、文、教、朝贡五个展区。

图片 3

 

金壶

图片 4

朱元璋为维护朱姓统治,巩固大明政权,大兴封藩之制,分封诸王至各地“外卫边陲,内资夹辅”,所谓“治天下之道,必建藩屏”。明宣德以后,皇帝逐步解除了诸王在军事和政治上的特权,藩王在军事和政治上的实力已十分微弱。但皇室宗族成员依旧以其尊贵的特殊身份享受着精致的物质生活。明朝共有藩王266位,作为大明王室宗藩分封之重地,湖北境内共有藩王44位,先后累计受封藩号12个。在已发掘的明朝王墓中,梁庄王墓的墓葬规模不是最大,但随葬物品的丰富与精美程度仅次于明十三陵中的定陵,共出土金器、玉器、瓷器等珍贵文物5300余件,仅随葬品的用金,用金6公斤,用银13公斤,用玉14公斤,各种宝石700余颗。其墓葬的发掘,为明代历史的深入研究提供了宝贵的材料,是中国明代考古工作的重大收获。

  第一展区以明代宫廷生活为主题,是背景介绍,五十年中那四位皇帝的不同性格在展厅中得到归纳:永乐皇帝朱棣被视为“武士”,执政仅仅一年的洪熙皇帝被定义为“行政者”,宣德皇帝在位十年,因善书画,被称为“审美家”,而九岁继位的正统皇帝就是不知世事的“少年皇帝”了。展厅中列出四位皇帝及王妃的年表,还对什么是宦官做了介绍。展出的文物精品包括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宣宗射猎图》,湖北梁庄王墓中出土的王妃魏氏的铜质髹金的封册帖、做工考究的金凤簪等饰品,还有山东鲁荒王朱檀墓中出土的织金缎龙袍以及九缝皮弁,维多利亚博物馆藏的一张图案繁复的剔红龙凤纹联屉案,大英博物馆的雕漆人物盘等。这些金光闪闪的物品和图案繁复的家具与一般人印象中清雅的明朝艺术很不一样。
 

本次展览荟萃了来自湖北省博物馆藏梁庄王墓、蕲春县博物馆和湖北明清古建筑博物馆藏多个明代藩王墓出土的珍贵藏品一百余件套,其中一级文物占三分之一,为常州地区引进的最高档次的大明王室金银玉器展览。雍容华贵的金银玉饰是此次展览的一大亮点,展出的金银玉饰种类齐全,包括头饰、耳饰、腕饰等,几乎囊括明代首饰的全部品种。题材丰富,涉及花卉、凤鸟、宗教题材等。永乐至宣德朝,为了宣扬国威,明朝前后七次派郑和下西洋,扩大了中国与世界的交往,此次展出的文物上产自西洋的各色宝石,也反映了这一历史事件。观众可以通过这些价值连城的珍宝,了解明代贵族们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感受大明王室的精致与辉煌,进而对明代中国的政治视野、物质生活与文化风貌产生更全面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