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收养所,阿博给小肖细心地包扎好伤口,就急促地去老板那里。“老板!”阿博用责怪地语气讲,“你怎么把小狗卖给别人的?你有没有责任?”老板冷笑了一声:“哼,还跟我较起劲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狗舍和猫舍打扮那么整洁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买这些狗狗猫猫,卖给谁都无所谓!钱是最重要的,其实我无心查别人的资料看看是不是狗贩,只要给钱,或更多的钱,就无所谓!”老板的声音整天动地,似乎废了所有的力气。还没等阿博说什么,老板就拍拍阿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唉!阿博,我努力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们更快的提高工资吗?同时又顾及自己。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报纸上也写着这狗,那大汉又打电话来和我说…”阿博不耐烦了,立即打断:“停!够了,别胡搅蛮缠,我们是要有爱心的呀!那你为什么不开别的店?那些狗是不是你买给他们的?包括小肖!”老板沉得住气,耐心答道:“因为我爸爸开的就是收容所,为了好开业,顺便把这地让给了我。我老爸开这收容所给别人小狗小猫是不收钱的,但是,现在,我为了赚钱也没办法了。其实我也不知道狗贩子怎么个多人购买法,转让给那个大汉壮三儿。可是,买小肖的是个富贵人家,穿的很体面,也没和我讨价还价,不像个狗贩子啊!”阿博忍无可忍:“我们先不说小肖,但是,你这样和狗贩勾结,就是没有爱心,你就是为了钱,你不配在这里当老板!”阿博脸色通红,“还有,小肖这件事我要查清楚,你等着!”

摘要:
在一家宠物收容所,几只小狗出生了。我可怜的小肖,我会想你的!宠物饲养员对着被卖掉的小肖道别,小肖也很舍不得,汪汪地叫着,不愿意离开这生活已久的大家庭。呜饲养员握着手中的纸钞,泪珠一滴一滴掉下来。小肖从

“还记得我吗?”阿博欣喜地说,“小肖!”小肖见了阿博,立刻高兴起来,舌头吐在外面。“跟我回家吧!”阿博摸摸他的伤口,还好伤口不太严重,就3道伤口,只是皮破了而已。原来,所谓的遍体鳞伤,只是沾上了许多血,看起来全身伤口。

“喂,阿博!”小冲没大没小的拍拍阿博的脑袋。“哦!”阿博终于回过神来,“额,好吧,就叫小丑…”小冲笑着说:“既然他妈妈不疼他,我就当他爸爸吧,虽然他很丑,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我太善良了吧!”小冲紧紧握着小丑,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狗舍里有狗打架,莉莉,快来帮忙啊!”阿博和莉莉跑进狗舍里。“你是个坏小孩!”莉莉拎起希希,“每天打架,不累啊!很厉害吗?有本事来咬我啊!”希希不但不低头认错,还从鼻子里吐着气,表现的很不满足。“打了别人还不认错,你个土匪,隔离——”莉莉把他放到空无一狗的小隔离室。希希不停叫着,他狠毒的眼睛盯着莉莉,似乎想报复她。小丑已经一周了,金黄的狗毛镶嵌在全身,小冲待他很好,经过了老板的同意带到家抚养,教会了他很多,比如不要随地大小便等等。小冲今天带着小丑来到狗狗收养所见阿博。“阿博,你看!”他指着手上的小狗说,“怎么样,现在一点也不丑,和我呆在一起还变帅了呢!”阿博说:“好像是哎,呵呵,你抚养的真不错啊!”阿博突然醒悟,“哦,对了,隔壁的小猫也出生了呢!”“真的啊!虽然小猫很可爱,但不忠诚,我讨厌他们。还有,小丑现在不丑了,叫他小帅吧!”小冲急躁的说。“好啊!”阿博笑着说,“其实猫有时候也很忠诚的!”阿博说,“名字我都取好了,小猫很健康,不介意的可以和我一起去看一下!”“我才不要看呢!”小冲撇着嘴,“小帅,你也不想去看,对不对。”小帅看着小冲摇了摇头。“呵呵,他想认识一下他们,那就和我走吧!”阿博说。“好吧,我讨厌猫,我先回家了,你就先照顾他吧!”小冲走了,“记住,不要让他被猫抓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又没有你粗心!”小帅在旁边跟着阿博进了猫舍。

摘要:
干什么你?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大汉口出狂言,小子,卖狗肉行,要是敢坏老子的好事,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阿博知道自己不是大汉的对手,便比较恭敬的说:请问,那只藏獒怎么会在你手上?大汉摇了摇自己的水桶

在一家宠物收容所,几只小狗出生了。“我可怜的小肖,我会想你的!”宠物饲养员对着被卖掉的小肖道别,小肖也很舍不得,汪汪地叫着,不愿意离开这生活已久的大家庭。“呜——”饲养员握着手中的纸钞,泪珠一滴一滴掉下来。小肖从小就是自己饲养大的,和自己有很深的感情,但是终究逃不过经销的危机,饲养员阿博望着这辆车中的小肖远去。“嘿!阿博,别伤心,该来的总会来的!”小冲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别难过了,又有几只小狗出生了,去看看那些可爱的小家伙吧!”小冲同感深触的说:“还要给他们取名字呢!还有很多要忙呢!快点吧!”阿博擦了擦眼泪,“恩,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