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一章:雷氏剑谱。喔喔大公子加油!三公子加油!日出帝国边境雷氏部落校武场,场上白衣少年与灰衣壮年正在比斗剑术。两人你来我往的已对上了上百回合,叮叮锵锵的兵器撞击声被周围的族人呐

摘要:
第二章:天命之人。雷氏大寨。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

第一卷:逃亡篇。

第二章:天命之人。

第一章:雷氏剑谱。

雷氏大寨。

“喔喔……”

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

“大公子加油!”

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黑甲战士,一手持着短矛,一手持着圆盾。黑甲战士后面,则是一排排箭已上弦的弓箭兵,一根根蓄势待发的利箭对准着寨里的所有人。

“三公子加油!”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

一面倒的战争可能一触即发。

日出帝国边境雷氏部落校武场,场上白衣少年与灰衣壮年正在比斗剑术。

这时,匆忙赶来的雷傲天快步走到前面,大声稽首道:“帝国的将领们不知何事光临小部,还请进来喝杯小酒,以赔怠慢之罪。”

两人你来我往的已对上了上百回合,“叮叮锵锵”的兵器撞击声被周围的族人呐喊打气的声音所覆盖。

话落,对面军队从中间让开一条小道,一骑从后慢慢策来。

“大哥,你可要小心了!”

来人很是健壮,身穿黑光粼粼的盔甲,黑亮的头盔顶头插着一根红色的翎羽表明着他的身份——统领。

白衣少年微笑的挑开向他刺来的大剑,手中长剑轻轻一抖,便幻化出十数道剑花,朝着灰衣壮年上身笼罩而去。

日出帝国掌控兵权的除了国君外,还有一位将军与四位统领,亦不知此人是谁。

见此,灰衣壮年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大剑不退反进,看准虚招,直攻剑心。

那统领策马到寨门前,冷冷的看了一眼雷傲天,威吓道:“你是谁!敢请本统领喝酒!”

白衣少年狡黠一笑,不与他硬碰硬,身形侧闪一步,右手稍一运气,长剑改向,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壮年下盘削去。

“回禀统领将军,小的正是雷氏部族的族长,不知将军前来,多有怠慢,还请将军海涵。”

灰衣壮年又哪能让他得逞,立马抽剑回挡。

雷傲天虽不知帝国将领们的关系,但任谁也不想被他人压着,何况是位高权重的统领们。所以巧妙的将统领暗自称为将军,这亦是一记响亮的马屁。

“叮!~”

而正巧,这位统领最爱吃的就是这样的马屁。

两剑相交,震得剑身叮锵作响。

“哈哈哈!”那统领大笑三声,躇着马道:“老头你人虽老了,眼光倒是不差。本统领叫赫战,乃帝国四大统领之首,此次前来只为寻找‘天命之人’,如若你能交出此人,我可放你族人性命。如若交不出来,哼,被屠灭的那三十四个部族就是你们的榜样。”

在在两剑相交时,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剑芒从长剑尖端一闪即逝。

雷傲天闻得已有三十四个部族被其屠灭,深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深深憎愤这个赫战的狠辣与歹毒。

白衣少年后跳一步,收回长剑,笑道:“大哥,你输了。”

日出帝国四大统领尽管统治的兵马不一,职位却是平等。而这位赫战统领自称四大统领之首,可见其野心与傲气也是非同一般。

灰衣壮年一愣,而后牛眼一瞪,怒道:“我俩斗了百十回合,都未能分出胜负,你怎就说你就赢了!”

雷傲天大声问道:“不知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亦是何人?”

白衣少年回头冲着场外的族人们笑道:“你们说我赢了没有?”

“‘天命之人’出生便足下带有七星胎记,实乃远古恶魔转世。国主陛下命本统领搜拿此魔下落,如若哪个部族交不出天命之人,亦将与私藏恶魔之罪灭杀之。”

场外先是一片安静,片刻后便再次爆发出震耳的欢笑。

雷傲天闻得‘天命之人’足下七星,脸色瞬间白无血色。足下七星,那不就是自己的三子雷雨么?

此时众人皆指着灰衣壮年的下身,忍不住爆笑道:“哈哈哈~大公子你看看你的裤子。哈哈哈哈哈!~”

“哗~”

灰衣壮年不明所以的低下头一看,顿时羞得脸红如血。他连忙提起不知哪时掉落的裤头,冲着白衣少年羞怒道:“雷雨,你……”恼怒中的他忽的想起了什么,不敢置信的惊呼道:“你……你已经是剑师了?”

与此同时,雷氏寨内瞬间混乱了起来。

“什么?剑师?我没听错吧?”场下的族人也惊呼了起来。

在场的族人们都望向脸色苍白的族长雷傲天,相互议论与争执起来。

“是了,方才大公子明明用剑挡住了三公子的剑,为何还被消掉了裤腰带?”看得仔细些的族人出声道。

因为他们都知道,三公子雷雨的左足下正巧便有一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就有的。

“剑气外露!是剑气外露!只有能够剑气外露的剑师才能办得到!”有人跳起来惊呼道。

尽管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与魔,而什么恶魔转世更是荒诞的谎言。但是此时只要将雷雨交给帝国,便能保住全族人的性命。

“呀!三公子才多大,今年才十七吧,这么小的年纪就是剑师了,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高壮魁梧的大汉嫉妒又羡慕的望了望场上的雷雨,而后低着头喃喃道:“我雷庸今年二十八了,还只是个初级剑士。”

这无疑让他们从死亡的恐惧中看到了存活的希望。

“哈哈,因为你是雷庸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嘛!”一群族人将雷庸的庸字拖得老长,故意打趣。

顷刻间,雷氏族寨内变得喧闹了起来。

雷雨对族人们的惊讶报以微微一笑,对着他的大哥点点头。而后眼角余光朝着远处的一座大宅看了一眼。

“呀!帝国要找的不正是三公子雷雨吗?”

那座宅子里有一个人,那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最少雷雨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脚底有个七星胎记。”

“哼!那你还要来羞辱你大哥。”灰衣壮年气哼一声,提着裤子急忙溜走。

“啊~!这么说雷雨是恶魔转世?”

雷雨朝着灰衣壮年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便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校场,将头扬得高高,似在等待着什么,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哼!狗屁恶魔转世!世上哪有魔鬼?若真有,那也是帝都那个嗜杀的暴君与眼前这个残狠的统领。”

日出帝国以剑为尊,使剑者共分有剑士、剑客、剑师、大剑师、剑圣五大境界。

“如若他不是恶魔转世,帝国为何要四处寻搜他的下落,还到处屠杀无辜的性命?”

而剑师则是帝国每一个剑手都渴望能够达到的一个境界,这是剑道的一个分水岭。大部分人终其一生最多只能停留在剑客境界。从剑客到剑师,就是一个质的跨越,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少之又少。

“哼!那只是帝国暴君为他的杀戮找借口罢了。”

最少雷雨见过的剑师就只有一个,他的父亲——雷傲天。

“就算三公子不是恶魔转世,但是此时……如若我们不交出三公子,雷氏部族可要灭顶之灾啊。届时,我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而分别剑师与剑客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剑师能够将自身的内劲通过剑尖透射而出,也就是大家都说的剑气外露,这是剑客所办不到的。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若将三公子交给这帝国狗,哪还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我们雷氏部族的人绝做不出出卖族人的事情,你们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雷霸砍下你们的狗头!是条汉子,就与他们杀个你死我活!”

剑道之路异常艰难,能够达到大剑师境界的剑手,无一不是名动大陆的最强武者。至于剑圣,那则是遥远的传说。

“二爷说得对,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