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吃完了饭菜,将篮子放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均已包扎的妥妥当当。

雷傲天闻得‘天命之人’足下七星,脸色瞬间白无血色。足下七星,那不就是自己的三子雷雨么?

西希耸耸肩道:“不是我,是爷爷把你救回来的。他说是在溪边捡到的你,那时候你全身是伤,失血过多,气息很薄弱。如果没有爷爷给你采药,你就醒不过来了。”

雷傲天大声问道:“不知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亦是何人?”

…………~

“呀!帝国要找的不正是三公子雷雨吗?”

雷雨闻着香气四溢的饭菜,大喜过望,艰难爬地起身,接过饭菜便狼吞虎咽起来。

“……”

想想手中还拿着从他那夺来的佩刀,他定是气炸了!

“哼!那只是帝国暴君为他的杀戮找借口罢了。”

抓住赫战他们急切寻到‘天命之人’的下落的弱点,雷雨便以‘天命之人’下落为诱饵,将赫战他们诱骗到茂密的山林中,待他们抛下步兵与弓箭兵以骑兵急忙赶至此处,才发现此处竟是深山密林,那时只得弃马步行入山。

“我不怕!”雷风立马仰头回道。

轻微的脚步声随着吹来的风送进耳朵,还有猎犬的吠声,雷雨心中一震,条件的伸手到背后,握着背后那把大刀的刀柄。若是单对单,他们没有一个会是自己的对手,包括他们的统领赫战在内。

日出帝国掌控兵权的除了国君外,还有一位将军与四位统领,亦不知此人是谁。

不一会儿,柴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西希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她拨开我身边的柴草,然后里面露出一个环盖。西希小手拎着铁环用力一拉,圆盖便被拉起,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穴。

这时,匆忙赶来的雷傲天快步走到前面,大声稽首道:“帝国的将领们不知何事光临小部,还请进来喝杯小酒,以赔怠慢之罪。”

“我叫西希。”少女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回道。

日出帝国四大统领尽管统治的兵马不一,职位却是平等。而这位赫战统领自称四大统领之首,可见其野心与傲气也是非同一般。

“终于甩掉了……”

“没有!没有!没有!!”声音震耳欲聋。

雷雨看着她那入世未深的纯真模样,可爱之极,于是脱口而出道:“我叫雷雨,很高兴认识你。”

“哗~”

雷雨心中一松,顿时一阵晕眩袭上大脑,昏死过去。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这时,茅屋外远远传来马的嘶叫声,西希顿时跳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去喂马了。”然后急忙闪了出去。

雷傲天闻得已有三十四个部族被其屠灭,深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深深憎愤这个赫战的狠辣与歹毒。

说出了后,雷雨才感到有一点后悔,他不应该透露自己的身份,因为此时帝国定然已四处搜拿他的下落。

话落,对面军队从中间让开一条小道,一骑从后慢慢策来。

“呵呵,他此时定然气炸了把?”雷雨这时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雷傲天提高了声音再次吼道:“大声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水流急泻,雷雨被流水带着冲奔而去,追兵的声音在迅速减弱,眨眼间,呐喊的追兵便被急泻的河流远远抛弃。

而正巧,这位统领最爱吃的就是这样的马屁。

“啊~”

“好,不愧是我雷傲天的种。”说完,便对着族群众人道:“你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魔,所谓转世恶魔只是暴君给他的杀戮找的借口而已。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魔鬼,那就是四处杀戮的帝国暴君亚路斯,那才是真正的魔鬼。你们是懦夫对吗?面对死亡你们害怕了是吗?”

支撑着雷雨的,只是他顽强的意志力。

“就算三公子不是恶魔转世,但是此时……如若我们不交出三公子,雷氏部族可要灭顶之灾啊。届时,我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不过暂时是安全的。

雷风道:“我听到寨子被帝国军围起来了后,就让二弟带着族里的妇女小孩逃进密道中去了,至于三弟我没看到。”

第四章:少女西希

因为他们都知道,三公子雷雨的左足下正巧便有一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就有的。

雷雨心中一凛,西希爷爷的眼力很高,竟然凭着那把刀的外形便推断出自帝国。

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

“西希,这真是一个好名字。是你把我救回来的?”

这无疑让他们从死亡的恐惧中看到了存活的希望。

法亚大陆被两条十字相交的大河大致分割成西北、东北、东南、西南四个部分,除了西北一直没有国度外,日出帝国统治了东南部,东北则是月亮国,而西南则是邪恶的巫国。除此外还有一些未能被统治的强悍部落与帝国都不愿管辖的荒蛮之地,这个鹿野之地正是几处荒蛮地之一。

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黑甲战士,一手持着短矛,一手持着圆盾。黑甲战士后面,则是一排排箭已上弦的弓箭兵,一根根蓄势待发的利箭对准着寨里的所有人。

若非从小被雷傲天以出色剑手的要求严格训练,他恐怕早已倒下。

雷傲天回身,冷冷眼神地将数百族人一一扫过,低吼道:“都给我住口!”

虽然雷雨未曾与赫战交过手,但是他有那样的自信。

“没有!”雷傲天毅然回道。

这位老人应该不是一个寻常之人。

摘要:
第二章:天命之人。雷氏大寨。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

少女在雷雨身旁坐下,也不说话,只是带着很有兴趣地眼神看着他,似乎对他有很大的好奇心。而这时雷雨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起来。

“哈哈哈!”那统领大笑三声,躇着马道:“老头你人虽老了,眼光倒是不差。本统领叫赫战,乃帝国四大统领之首,此次前来只为寻找‘天命之人’,如若你能交出此人,我可放你族人性命。如若交不出来,哼,被屠灭的那三十四个部族就是你们的榜样。”

不知过了多久,雷雨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吃力的睁开眼睛,竟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堆满木柴的小屋里,自己卧睡着柔软的干草。

吵吵嚷嚷的雷氏族人见族长发威,皆安静了下来。

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

雷傲天冒着血丝的双眼在族群中巡视一圈,方才喧闹的族人一个个都垂下了头,雷傲天接着低吼道:“如果谁怕死了,想要出卖自己的族人,那么就给我站出来大声的喊,大声的出卖,出卖的光明磊落,不然我雷傲天瞧不起他!有没有人要这样做,大声的告诉我,有没有!”

“摁?有人在说话!”

尽管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与魔,而什么恶魔转世更是荒诞的谎言。但是此时只要将雷雨交给帝国,便能保住全族人的性命。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雷雨便不会放弃。

“啊~!这么说雷雨是恶魔转世?”

少女用手托着俏脸看着雷雨吃东西,一副蛮有意思的样子。

那统领策马到寨门前,冷冷的看了一眼雷傲天,威吓道:“你是谁!敢请本统领喝酒!”

不过只要出了帝国的领地,那么危险便降低了不少。

雷傲天虽不知帝国将领们的关系,但任谁也不想被他人压着,何况是位高权重的统领们。所以巧妙的将统领暗自称为将军,这亦是一记响亮的马屁。

“也许是误以为我是帝国来的人,才将自己救下的吧?如若他知道我只是一个小部落的无名小子,不知他会作何感想。”雷雨心中不禁苦笑。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若将三公子交给这帝国狗,哪还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我们雷氏部族的人绝做不出出卖族人的事情,你们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雷霸砍下你们的狗头!是条汉子,就与他们杀个你死我活!”

下了马的骑兵,又怎能比得上他这常年在深山游猎的人呢。

雷傲天傲气的点了点头,毅然转身,冲着寨门前大声道:“将军大人,您也听到了,我们部族都是最忠诚朴实的村民,并没有您说的天命之人。但若将军信得过小的,小的自当倾全族之力帮您寻找…”

她穿着一身浅白色的粗布衣,俏丽的脸上闪着灵动的光彩。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而感到羞涩,两颊红扑扑的,充满了健康与青春的气息。

雷傲天将族内一灰衣壮年支了过来,问道:“雷风,你二弟三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