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一声鸣笛,打破了吕文冉的幻想,她缓过神来,看见一辆轿车停在了邻家的门口,一个少年,穿着件米色的风衣,围着一个黑色围巾,在向屋子里搬着东西,她想:这里市区那么元,怎么会有人来这儿住。她看着少年忙碌的身影,渐渐远离了窗台。

她独自在北方的城市里开了一间书店,闲暇时就坐在窗边,温一杯奶昔放在桌上,手里捧一本安妮写的书细细地看着。而他是一所高校的学生,没课时会过来帮她整理书籍,陪她吃饭、听音乐,做所有情侣会做的事情。
  冬天的时候,雪花飘落,轻轻覆盖一座如童话般的城。他会在寒冷的早晨里为她买来热乎乎的早餐,白天带她去长满梧桐树的院子里堆雪人。他用从食堂里偷来的胡萝卜做它的鼻子,用他的衣服做它的披风。他们在白茫茫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雪地里热情地拥抱对方,嘴里呼出的白雾在空气里消散。
  雪季过后就是春天,他们守在院子里看梧桐树的花开花落。花香里,有懵懂甜蜜的恋爱。他说他喜欢梧桐树的花语,那是至死不渝的爱情;她说她只愿做梧桐树的藤,如同风筝的线紧紧缠绕着他。春风吹起她的裙角,她穿上他送她的高跟鞋,跳上一段舞。她不怕她凌乱的舞步会踩碎年华的美好。青春就该这样。
  然后就是夏天,一个并不讨喜的季节。她却最爱在这时与他手牵手去压马路,坐在公园里的躺椅上听知了暴走的声音。而他会在闲时带她飞往另一个有海的城市。沙滩上她故意走在他的后面,偷偷踩他留下的脚印,看着只有一个人留下的脚印,像是偷了蜜糖的小孩般欢喜。他看着她如同孩儿般的纯真也暗自笑开了脸。
  秋天,醉了清风,瘦了思念的青鸟。毕业季的来临,终是断了所有牵引的线。他要留在北方继承他的家业,而她却想要去更远的地方寻找梦想。他说他愿意做穿梭在两个城市之间的候鸟,只要她肯伫立在树梢。可两人的梦想却让她止步。
  分开后她时常会想起他们在雪地里堆的雪人,在院子里做得风筝,在沙滩上拾的海贝。可是她现在的城市里没有雪,没有梧桐,没有海,更也没有他。
  不久,他从北方寄来一双雪地靴。他说,他也有一双男式的。那时她抑制不住的欢喜,也想过要穿上它飞去他的城市。可细想却难过地发现,他已经长成了理想中的样子,身边也有了更好更多莺莺燕燕围绕。昔日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男生早换上了价值不菲的西装皮鞋。
  她想,这世上的灰姑娘有很多,可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能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对于青春,他们曾热烈地爱过就足够了。

冬季,天总是黑的那么快,才下午四点多一点,天就暗了下去。吕文冉一个人望着窗外的梧桐树,数被寒冷的北风吹得摇摇晃晃。几片未飘落的黄叶在凛冽的寒风中紧紧地抓住树梢。天色,渐渐的变得昏暗。太阳被来势汹汹的乌云吓得躲到了山下,风在昏暗的黄昏中怒吼着,肆虐着,仿佛要撕碎这寂寥的冬。不知道过了多久,雪悄悄地飘落,终止了风的肆虐,雪轻轻的落在树梢,落在屋顶,骡子啊吕文冉的窗台上。吕文冉静静地看着雪花在风中舞蹈,在半空中绽放,“一片,两片,三片……”吕文冉轻轻地默念着,不知何时吕文冉开始了自己的幻想。天渐渐地黑透了,路灯不知何时已被点亮,雪还在飘着,吕文冉仍在窗口进行着自己的幻想。

回来不后不久吕文冉就决定出国留学,说是要在国外发展。张歆茹没有挽留,还给她一笔钱,吕文冉没有要。

一天早晨,张歆茹对吕文冉说:“我们明天去海边玩吧。”“海边?你请客?”吕文冉吃着早饭头也不抬“对啊,我请客。”“那就去呗,有人请客干什么不去?”

一个周日的下午,吕文冉的声音和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打破了夏日下午耳的安静,从对话中张歆茹听出了这个男人又去喝别的女人勾搭被吕文冉又一次看见,男人又来请求原谅。终于张歆茹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他翻越了围栏,一拳打到那个男人的脸上“你个活畜生!骗了一次又一次,你居然还敢再来!”说完又给男人一拳。难也不示弱,准备还击,只见张歆茹从围栏上拔下一根铁棍,男人看见扭头就跑。男人跑远了,张歆茹的怒火也消了,转过身对吕文冉说:“没事,已经走了。”话还没说出口,吕文冉就扑到张歆茹的怀里大哭起来。

第二天清晨,张歆茹被门口的嘈杂声吵起,推开门,看见吕文冉在和一男人发生争执,从对话中张歆茹知道那个男人是吕文冉的男朋友,也知道了昨天男人和别的女人亲热被吕文冉看见。男人知道语言打动不了吕文冉,忽然就跪了下来,请求原谅。吕文冉被眼前的情况惊住了,竟然原谅了男生。张歆茹看到后万般的无奈。

他们肩并肩地坐在海边,一起聆听大海的呼吸,一触摸大海的浪花,海风吹乱了她的秀发,传来淡淡的发香。张歆茹无人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了相机对着这美丽的大海按下了快门,也对着身边的吕文冉按下了快门。吕文冉并没有发觉。

忽然海边的岩石阻挡了张歆茹的脚步,张歆茹抬头看见吕文冉坐在岩石的顶端,呆呆地望向大海,夕阳染红了吕文冉洁白的衣衫,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知望向大海的哪个角落,她长长的睫毛在眨眼时翩翩起舞,海风吹乱了她的秀发,几缕发丝滑过她的脸颊。不时有几只海鸥落在她的身旁,她伸出白嫩的手轻轻抚摸着海鸥。一阵短而清脆的鸣叫打破了天地的宁静,张歆茹望向海与天的交界处几只海豚跃出了海面。

在岁月的宽恕下,成长却如期而至,回眸却已不知青春在转瞬间消失。可是,天空依旧会有鸟儿飞过,发现所有的事情终究都会有最好的结局,虽然抱有遗憾。

摘要:
一冬季,天总是黑的那么快,才下午四点多一点,天就暗了下去。吕文冉一个人望着窗外的梧桐树,数被寒冷的北风吹得摇摇晃晃。几片未飘落的黄叶在凛冽的寒风中紧紧地抓住树梢。天色,渐渐的变得昏暗。太阳被来势汹汹

几天后,张歆茹在公司的门口,看见那个男人又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清热,顿时火冒三丈,但是介于街上人多就没有大打出手,而是走到他的身后说了句:“请对得起相信你的人便走进了公司。”

“张歆茹,你在干什么?”她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那么甜美,打乱了张歆茹的思绪。“啊,我?我闲的没事到处走走。”张歆茹第一次在吕文冉面前乱了阵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陪我坐一时吧。”;吕文冉的声音仍是那样的天美,打乱了张歆茹的心跳,“行啊,反正也是闲的没事。”张歆茹依然低着头,不敢看吕文冉。

四年,转眼已经不见,吕文冉回到了当初离开的地方。

不一会儿的功夫,院子便被大少干净了,张歆茹坐在院子内梧桐树下的秋千上休息,他抬头看了看树,又看了看吕文冉的房子,慢慢的就发起来呆。“喂,吃早饭了!”吕文冉的声音唤醒了张歆茹,“你也真行,这么冷的天都能在外面睡着。”张歆茹笑了笑:“没睡,就是发了一时呆。”“给你的早餐,放心能吃。”张歆茹接过早餐刚准备吃一口,吕文冉就问道:“跟我说说你是干什么的,年龄,为什么住着?”“哇,你人口普查的啊!,居然要知道这么多?”“你要是不说早餐收回,并且明天夜里往你屋里放老鼠!”“好好别那样整我,我说,今年22岁,目前是一家企业的董事,这里清静,反正离公司也不远。”“董事?富二代啊!”“企业还没跨国不至于。再说那是我自己投资的,”张歆茹辩解道。“你自己的股份,不是你爸妈的?”吕文冉根本就不相信。“真的,18岁,父母将18年的压岁钱都给了我,说长大了自己分配,没过几天我看见一个项目怪有意思于是投资了,我也不懂,后来企业发展起来了我也就成懂事了,当时我妈天天都要我骂了一顿,后来看赚钱了就不说我了。”张歆茹一脸无辜的说。“什么这也行?原来是土豪啊!”吕文冉被眼前这个少年的事迹挺傻了眼。“喂,什么土豪,谁是土豪啊,我可是有文化的人!”吕文冉还没有缓过神,就听见“那你呢,叫什么,年龄,工作,怎么住这?”“这么直接,也不婉转点,我叫吕文冉,今年21,大学刚毕业,这里房价低。董事跟你商量个事?”“什么事?”“那个房贷,水电,生活费能帮我全付了吗?”吕文冉厚着脸皮问道。“你怎么不让我包养你啊!”张歆茹感觉完全不可思议。“包养?好啊,土豪哥哥,您就行行好包养我吧!”吕文冉卖萌加发嗲地看着张歆茹。,张歆茹受不了,“房贷帮你还清,生活费你自己解决。还有以后别这样看着我,还有别喊我土豪,还有早餐味道不错。”说完转身就离开。吕文冉在院子内默默高兴着,脸上流露出一抹绯红,最后的梧桐叶在洁白的世界掉落一个相机抓住了此刻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