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是一位广东客人提议打牌获得多数人的赞成。于是小东就在酒店定了一间棋牌室,领着几位醉醺醺的广东客人到了室内,这里桌上早已经摆好了牌九等赌具。

我梦中的他,是身材高挑,品貌端正,幽默体贴,能万分地呵扶与珍惜我的王子,上天会恩嗣我吗?
我在心中默默期待着真命天子的来临。

“不用狡辩,证据都在。跟我到派出所做笔录。”警察斩钉截铁地说,看来商量是没有余地了。

夜深了,他们已经看完电视,陆续的散出会议室,回到宿舍去。

我就提笔给小磊写了一封信,安慰他安心的工作,鼓励他克服当前困难,从长远来看问题,争取早些调动,不要老是借用做临时工。小磊尴尬的境遇,我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每次吃饭后,我的胃就会痛。自从到乡里工作后,饮食习惯改变了,就犯上了胃病。胃痛经常折磨着我,此时越来越厉害了。美好的思绪,痛苦的腹部,极不协调的伴随着我,让我感到无助和无奈。我盼望着慢性胃病能早些好起来,我期待着生命中的救星显现。

餐桌上的牛排和海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我们就边吃边聊。

滨珍珠湾畔的工地,已经机声轰鸣,人声鼎沸,工人们一边进行填方造地,一边开始兴建钢铁厂,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

在“海上人间”大酒店的海滨包厢里,小东和几个年轻人围着一桌山珍海味,边吃边交谈。

赤壁乡不乏青年人,他们都频频向我示好,毕竟在乡机关里是女少男多,大家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而都没有对象,在立业之后,是应该考虑成家的问题了。

“下海是干什么呢?”我问他。“就是辞职去刚才看的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上班。”小磊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回答。

“哦,不要紧吧?好好休息。”他亲切地说。

“周末我回城看望爸爸妈妈,顺便来你这里看看。”我故意说的轻松些,甚至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欢迎,欢迎,谢谢你的关心。”小磊有点喜出望外。他轻松的说:“现在也无所谓忙了。”小磊丝毫没有失意的样子。

我想打破沉寂的气氛,随便讲:“外面天很黑了吧。”

酒过三巡,小东和客人都有几分醉意。饭局后进行什么娱乐活动?也就成为桌上的主要话题了,有的说去唱歌,有的说去桑拿,有的说去打牌,莫衷一是。

五短身材的大耳乡长虚寒问暖一番,非常关心我的工作和胃痛。

门刚被推开,五名警察就快步进来了,围住了小东和广东客人。

我感到万分着急,便使出浑身力气,屁股用力一扭,使他不能得逞,我轻声地喊道:“我要喊人了”!大耳乡长这才提着裤子惺惺地走了,我避免了一场灾难,也忘记了胃痛。

“今天我请你吃饭,我们找一家安静的餐厅吧。”小磊和我来到环境清静的咖啡屋里,萨克斯音乐环绕在咖啡屋里,营造出浪漫的气氛,我也好久没有到这样地方休遣了,况且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愉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吱呀”门开了,大耳乡长推门进入我的房间:“晓月,听说身体不舒服吗?”

十一、进城的郁闷

大家匆匆忙忙地到了旗村党支部书记家里,书记和村妇女主任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象是有一股磁力一般,使我不由自主的走到三楼市经济委员会的办公室,好久没有看见小磊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就推门进入小磊的办公室,只见小磊手里正拿着一张文件,面无表情地看着。

在我手忙脚乱的倒茶时,突然感到后面有人紧紧地抱着我,一只手伸入我的内衣,摸我的乳房。

“我想跟讲一件重要的事情。”小磊严肃地说:“首先我万分的想念你,喜欢你;其次,我准备下海。”我一下子惊愕的说不出,对第一句我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但是对第二句是毫无思想准备的,这两件非同小可的事合在一起,叫我如何答复。

“晓月,睡觉了吗?”门外有人在问,是谁呢?小欧还是小东?我闻声上去开起了房门,原来是小磊。

难道市经济委员会的干部们就不需要锻炼了,他们中不乏年轻人。小磊后来经过旁敲侧击的试问,才知道单位里正准备搞福利分房,由于房源有限,干部职工都在积极争取,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并且还有许多需要照顾的理由,诸如有的有家庭、有的还没有对象,等等。

当遇上钉子户时,就象碰到一块石头,无论怎么说服,他们就是死活都无动于衷。我们在万般无奈之下,就要去搬援兵,请乡带队领导和其他组的同志来共同做工作。

“小磊,最近忙吗?”我走到他跟前问道。听到我的声音,小磊吃惊地抬起头,他想不到我会来他的单位,好一会儿才说:“哦,你怎么来了,也不事先讲一下。”

小东也经常照顾我,隔三差五地来找我,有事没事都往我房间里挤,每次都有如鸡毛蒜皮般的理由,双眼都色迷迷地在我胸部和屁股上扫描,令我啼笑皆非。

“为什么呢?不用做替罪羔羊了吗?”我感到有些意外。

一天的奔波后,我们又踩着晚霞往回走。蜿蜒的山路上,花香鸟语,伴随着年轻人的笑声不断,放松的心情,青春的活力,驱赶跑了身上的疲劳。

小磊信中流露出郁闷、不解和烦恼的思绪。从小磊的来信,还有与小磊的交流中,我觉得市直机关的政治生态和乡镇相比又别具一格,从中看到了乡镇年轻人向往进城的梦想与现实形成的反差,不免为小磊感到不平。

今晚,小磊到我这里聊天。一会儿,就拿起我的五线琴来弹。我们在简单的音乐方面能够协同默契,一把五线琴轮留拨弄着,悠扬的琴声散入秋风,撒向大院的角落。我们怕影响到别人休息,没有尽兴就噶然而止,小磊随即告辞。此后,我们算是琴友。

小东在派出所临时拘留人的房间里,门被反锁后,才彻底醒悟到—— 一场陷阱。

小东是从部队转业到乡政府工作的,他原先在部队表现突出,然后提干任排长、副连长,然后转业到地方工作。部队的故事在他有磁性,而又明显娓婉的声音中传出来,显得新鲜而有趣,我听得如痴如醉,他的形象在我心中慢慢地清晰起来,进而牢牢的留住。

乡镇优秀的年轻干部到了城里就水土不服了,城市的诱惑力对我也开始减弱了。

我试图挣扎地脱开大耳乡长的手,反而被他更用力的抱起来,往床上一扔,我便四脚朝天了,呈现出一付狼狈相来。心里又紧张又憋屈,我想喊人,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喊了,喊谁呢?。

“铁饭碗不要了吗?”“市场经济的空间更大,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空闲的时间,我们就在工地简易的临时办公室休息。小东这时就开始海阔天空的讲起他的‘英雄’事迹。

小磊还没有招呼我坐下就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边转身要向门外走边说:“跟我去一个地方看看怎样。”我只好跟他往外走:“现在就要请我吃饭吗?也不要这么急吧。”小磊就是往外走。

我心里想:女人是月亮,就要依靠太阳的照射才有光辉,大男子主义,俗。

小东惊得头上冒汗,两腿发软。本来比较安全的酒店,今天怎么会有警察来检查棋牌室呢?小东迅速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竟没有一个熟人,不禁脊背一阵发凉。

一、瑰丽的梦想

今晚小东受欧乡长的委托,正在接待准备来乡里投资的广东省潮州市客商。小东满脸通红,频频举杯,逐一敬酒:“今晚我受乡政府委托,来招待大家,我现在各敬一杯。”小东虽然不胜酒力,但是自己主持宴会,生怕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如此重要的美差让小东出面,小东自然是受宠若惊,十分诚恳地招待客人。

可是这一番话让我激动无比,我很感激他的关怀,有领导的鼓励和支持,我的工作会更顺利的开展。

“我相信你的选择,人各有志吧。”我还是支持他的下海。虽然经济领域不会是风平浪静,但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几句寒暄后,就由村支部书记、村妇女主任分别带队入户去。

乡政府通讯员送来报纸,我就顺手翻了下,看见里面有一封来信,原来小磊又寄信来了。我马上拆开浏览一遍,写的是小磊现在又被抽调下乡做整治矿业工作队了。

接着,大耳乡长又冒出一句:“我遇见你太晚了。”我不知道怎么会太晚了,因为我刚参加工作才两年,他已经成家并且是乡政府一把手了。我连忙说:“很感谢您这么关心我。”

入夜,市区华灯初上,城市开始展露出繁华的夜景。位于市区中心的“海上人间”大酒店,显得鹤立鸡群一般,格外引人注目,楼顶上的霓虹灯照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可是夜晚是我放飞思想的时光,一方面是解脱了任务,头脑没有负担,可以放心的休息;另一方面我又可以海阔天空的遐想,在心里傲游爱情的城堡,点数她的层楼,察看她的宫殿,美美地欣赏一番。

“有人举报,你们在赌博。”警察厉声喝道。

有组员对我说:“你和小东很般配,是不是谈上了?”

我们来到临街的一幢写字楼里,坐电梯上了八楼。门口挂着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原来是一家上市的公司。小磊并没有告诉我到这里干什么,就是带我在里面兜了一圈,我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看到里面的员工都很忙,我们就出来到了街上。

我送到小磊门边,足不出门,不便给别人看见这一幕。

小磊递过来刚才的在看的一张文件给我:“好不容易调令来了,怎么样?”“太好了,祝贺你。”原来他已经正式调动到市经济委员会,怪不得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赤壁乡是我们县级市管辖的,为了扩大影响力,进一步开展招商引资,领导千方百计地争取到县级市的牌子。赤壁乡比邻城区、面海靠山的地理优势,成为项目落地的理想区域。

只见广东客人推牌九、摸牌九的技术十分娴熟,推的有声有色,摸的不用眼看。本来也是行家里手的小东,相比起来就略显逊色。
不一会儿功夫,小东就输了几千块钱,今晚他的手气也稍逊一筹。

我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大耳乡长。真是想不到,平时高高在上,官腔十足的他,这时好象换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似的。我顿时感到害怕,浑身发软,手脚也哆嗦起来。

小东一伙只好跟着警察到了派出所。小东刚坐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门就“咯噔”一声被关上。坐在对面的两个警察立即开始严肃的询问:“你叫什么名字……。”小东只能一一作答,心里万分沮丧,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讲,领导安排的招商任务也给搞砸了。他感到恐惧、愧疚和担心,特别是自己提拔加调动的宏伟目标,立刻变得十分渺茫。

这次小磊没有参加工作组,他被市经济委员会借用去。因为市经济委员会主任下乡时,看见小磊思路清晰、工作扎实,比较满意,就向乡党委要求借用,据说以后还会办理调动。我感到有些可惜,年轻熟人少了一个。

正当小东开始输得焦头烂额的时刻,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了。门外有人叫:“查房了。”

连续的忙碌,我的身体渐渐地吃不消。高涨起来的热情也慢慢开始冷却,好在小东在我们组经常地鼓励、支持我的工作。鞍前马后地陪伴在左右,无私地奉献着水果、饼干等。也引来其他人羡慕的目光,并格外被旁人关注。小东整天乐哈哈的,美滋滋的。

当警察再次听小东说是招商工作的需要时,竟怒火冲天,一顿训斥:“明明是聚众博,还找什么借口,举报人都说的很清楚了。”警察又补充了一句:“什么广东客商,就是一伙赌徒,签字后等待处理吧。”

我听得忐忑不安,不免偷偷的与想象中白马王子作一比较,似乎略欠什么。这使我想起小欧,以及小磊,思绪起伏,心乱如麻。

小东这时跳进黄河洗不清,只好在笔录上画字签押,但又觉得有些糊涂,警察讲“什么广东客商,就是一伙赌徒”是怎么回事?欧乡是说陪广东省潮州市客商的。难道其中有诈?小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没有关系,已经老毛病了。”我慌忙起身迎接乡长,拉过椅子让他坐下。

这样的安排正中小东下怀,小东不免手指痒痒的,自己历来兴趣的活动难得派上用场。待大家坐定后,小东就顺手把门关上。

工作在这寂寞的基层单位,能被人赏识是值得庆幸的事。或许是我的经商家庭背景吧,被看作疑似白富美,或许本女生还是有真魅力吧。

魏然屹立的市政府机关大楼里,人流穿梭,行色匆匆,显得有些忙碌。

欣慰的是,我为未来的他保住了一方净土。象一位经历生死搏斗的勇士,为想象中的人赢得了国人十分看重的贞操,那怕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十、接待引风波

漆黑的夜色笼罩在大地上,静悄悄的大院里只有小磊一条身影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