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嗯。”清一提起行李,向着车站门口走去。

“师傅,去XX小区。”“行。上来吧。”车子发动了,冷气开得刚刚好,看着周围的景物向后推进,清一不觉又沉沉的进入了回忆中。

“我也爱你,”清一喃喃地说。

那个夏天,巨大的混凝土构建出一座又一座的回忆的堡垒。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无力的大地,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没有生气。地平线远方开始阴霾,浓厚的乌云遮盖住太阳的光。取而代之的是闷热和沉闷的雷声。天空划过一道巨大的闪电,犹如末日的审判,乌云承载不住雨水的重量,倾泻而下。豆大的雨滴如急促的鼓点,唱和着沉闷的雷声,演奏着世间最有节奏的音乐,宣告着一个季节的结束,另一个季节的开始。夏。

摘要:
陌。原文。『莫相惜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来看我的日志,这是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创作的灵感也许就是我的生活吧。如果你喜欢,欢迎转载宣传。谢谢。遥远的天际,远处开始阴霾。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

你的好妹妹,欣怡。

(1—2)遥远的天际,远处开始阴霾。沉闷的雷声宣告了一个季节的结束,另一个季节悄无声息的到来。微风没有了夏天的燥热,取而代之的是秋独特的萧瑟的悲凉,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丝丝细雨。细雨犹如根根细丝,深入脑海,牵动着每一根神经,曾经的回忆不断地涌上心头。那一年,我们相识。那一年我们相知。那一年,我们一起笑。那一年,我们一起哭。那一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记忆犹新。

陌。

陌。

嘶嘶嘶,摩托车的车尾在路上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怎么样,技术没退步吧?”“退步个鸟!好不容易吹的头发,又乱了!”清一对着后视镜摆弄着头发说道。子城放好摩托车,“走,在13楼,跟着我走。”“行了,我又不是没来过!好用你告诉我?”清一斜了一眼子城,踹了他一脚。子城倒是很淡定的点了一根烟,顺便也递了一根给子城。清一跟着子城,慢慢的走着,顺便把烟点上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抽这么好的烟了?以前也没给过我!”清一抱怨道。子城关上电梯门,顺手按下了“13”的按钮。“这不是你来了我才舍得买的嘛,平时谁抽这个?一个星期零花钱操!!”叮咚。说话间13楼到了,子城向着走廊尽头走过去,“1304,这个。”清一快步跟上去,一脚把门踢开,迎面一个身影紧紧地抓住清一,把清一按在墙上。踹了一脚,抱怨道“你还知道回来?这些弟兄都忘了吧?”辰逸把手松开,点上一根烟说道。

在清一走了以后,清一的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换了住处,“金卉小区。很文雅的名字呢。”清一嘀咕着说,走进了小区,妈妈把车停下,清一打量着新的住处,问道。“妈咪,咱们家在那个单元啊?”

突然街边冲出两个人。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没有反光,只有手中一抹闪亮的银色。“把钱拿出来!”“找死。”只见两人中一人把手中的酒瓶摔到地上,月光照在瓶身上随着它的碎裂在空中画了一幅完美的星空图画。那个身影快速的一摆,一把月光应声落地。沉寂的夜里破碎的声音夹杂着撞击的声音不停地回荡着。一场打斗过后,两个黑色的身影摸着夜色快步逃去。随着步子的声音远去,短发的少年轻声哼了一句“垃圾。”清一擦掉手边的血,看着道边黑暗的角落,说:“不如今天去我家睡吧。”说着一把拉起子城,两个人消失在黑夜中。

清一收了一下衣扣,拦下一辆出租车,提着行李上了车。“去汽车站。”

清一:嗯。

风吹动着树叶,时至初秋,风也开始凉了。空荡的城市,时间仿佛已经凝固,秋叶留离在枝头,时不时的随风飘落,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

清一:在家呢,正愁找工作呢。

“哦。”清一提着行李,喃喃地说到。待到妈妈锁好了车门,清一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上了楼。敲了敲们,姥姥和蔼的面容出现在眼前,霎时间曾记得回忆涌上了心头。

清一沉默了,想起那个单纯的女孩,心中还是有那么多的不舍,不知道现在她还好吗?长大了嘛。清一想着想着,心中不免多了几丝期待。“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轻易地手机响了。“喂,哪位。”“操,你丫的什么时候说话变这么文雅了?到家了吗?晚上给我滚出来喝点,咱们去美丽华,操,我请客。”“哦,是你啊,我都没好意思说你,你反倒骂我了?你都没来接我什么意思啊?你看我晚上不宰死你!”“别嘚嘚了,你在哪呢,我去接你!!!”“我在家呢啊。”“你家在哪?”“金卉小区。”“行,出门到门口等着我。”“哦了。”清一挂下电话,洗了个澡,吹了一个很精致的发型,一身休闲装出门了。

“喂?”“亲爱的。你今天就要走了吗?”

摘要: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其实我本就打算这样放弃的。没想到第一则的效果还不错,所以我决定为了喜欢的人继续写下去。陌。『莫相惜那个夏天,巨大的混凝土构建出一座又一座的回忆的堡垒。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无力

“《童话》吧。”

清一想着,突然妈妈的话打断了自己,“来,看看这是你的房间。”清一顺着妈妈手指的方向走过去,推开门,里面的东西不是很多,布局也算简单。是清一喜欢的感觉,尤其是哪个蓝色的窗帘,窗帘是海水的背景,阳光可以依稀透过布料的空隙照进房间。有一种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感觉。清一躺在床上,冷气开得刚刚好,依稀的阳光照在身上,清一不禁打了个哈欠,渐渐进入梦乡。

后来父亲做起了生意,富裕起来了,母亲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这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只是自己的户口还在父亲那里,所以上学必须去父亲那里。父亲很早以前就有了把自己接过去的想法。终于,接着上学的机会,父亲提出了要求。清一自己也很理解,便答应去了。走的时候自己哭的很惨,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哭过,那一刻自己真的后悔了,但是也没有用了……

雨诗:回来了吗?

“不知道她还好不好。”清一自言自语说。这时电话响了,是妈妈的。

清一走到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啊却怎么也没有食欲,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别的。他匆匆吃了几口就去洗澡了。哗哗哗,热水从莲蓬头里喷出来,水汽在浴室里弥漫。清一脱下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个疤痕看来是下不去了啊。”清一看着镜子中这个略显憔悴但却英俊不凡的人说道,他看到镜中人的左臂一片看似烫伤的疤痕,异常的刺眼。

“嗯。”此时泪水终于悄悄地划过了清一的脸颊。清一很久没有哭过了。雨诗是清一的女朋友,虽然他们认识很久了,但是真正熟识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几个月,他们相识相知相恋。电话那头雨诗传来轻声的抽泣,清一知道她不舍得,其实清一自己也不想离开,只是不得已。

清一拿起浴巾围在身上,擦了擦头发,浴室里啊雾霭散去了,镜子上一层朦胧的水汽,清一擦了擦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湿湿的,顺着脸温柔的贴下来,清一很久没有这样看自己的头发了,平时的清一都是把头发吹得很高。他把刘海弄上去,一双浓浓的眉毛从太阳穴蔓延到眉尖戛然而止,仿佛两片柳叶,高高的鼻梁屹立在眉尖下。眼眶不是很深,但是那种很好看的样子。清一满意的对着镜子笑了笑。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完美的笑中含着几丝隐隐的苦涩。是什么环绕在心头呢?

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来看我的日志,这是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创作的灵感也许就是我的生活吧。如果你喜欢,欢迎转载宣传。谢谢。

绝念是一家中型的KTV,平时生意还不错,装修时请以最喜欢的欧式风格,昏暗的灯光加上优雅的音乐更是增添了几分优雅的气氛。请以一帮人到了绝念,点了一个最大的包间。几包啤酒往地上一放,清一拿起麦克风,点了几首自己喜欢的歌,唱了起来,不是的还有人拉着他喝酒,原本空旷的包间变得异常的热闹,人们都打成一片。

看着周围匆匆远去的景物,十二年前,父母带着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辛苦的打拼,换来了今天自己拥有的一切,而自己的父母却不在一起了,他们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分开了,那时候自己总是张着大大的眼睛问着妈妈,“爸爸在哪里啊?”妈妈只是说,“爸爸出去了,不久就会回来了。”

我想,我该换个称呼了吧。不如叫你哥哥好了。好哥哥~~

“就在二单元302。”

欣怡捂着嘴一路小跑回到教室里。那时欣怡第一次和清一离得这么近。后来清一要转学了。欣怡来送他,那次是欣怡第一次给清一写东西,信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清一的手机震动着传出了他最喜欢的歌。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雨诗的电话。

A城的夏天依旧是那么的热,清一出了门不禁感叹了一下。走到小区门口,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件黑色的耐克上衣紧紧地收在身上,凸显出完美的身材,身子斜坐在摩托车上,左手拿着一根香烟,不停地向嘴中送,右手摆弄着黑色的苹果。一点也不低调。清一快步冲上去,一把把手机夺过来。“好啊,几个月没见,换手机了?”说着向子城甩了甩手中的战利品。“呵呵,抢老子的东西,你觉得现在我是把你按到地上呢?还是断胳膊断腿呢?”“我承认,打架我比你差点,其他的你敢比吗?”“行了,没空和你闹,赶紧上车,酒店都定好了,人也都到了,就差你了。”“走吧,快点。”子城斜了清一一眼,“你的意思我很慢?我技术不比你好?”“呸,你刚刚还那么急呢,赶紧走!!!”发动机传来低沉的声音,随着一阵烟雾的扩散,摩托车隐没在繁忙的街道中。

随着车子手刹的声音响起,回忆的画面碎落在脑海中,“到新家了哦?”

假期。1

“嗯啊,妈妈你在哪啊?”

清一:好吧亲。你在哪呢,我电话183******97。电话联系吧。

“嗯,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想你的,等我回来。”

清一:

“宝贝,到了吗?”

那时一个圣诞节。欣怡终于鼓起勇气去找清一了。她知道清一喜欢棒棒糖,于是就买了一大把棒棒糖拿在手中。“清一,有人找。”正在玩手机的清一抬起头来,向着门口慢慢的走过去。欣怡站在门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清一开口说到:“哦,是你啊?有事吗?”“嗯……”欣怡吞吞吐吐的说道:“内个,圣诞节快乐哈。这个这个是给你的。”“哦,谢谢了啊。”清一结果棒棒糖,回敬了一个漂亮的笑。欣怡的心沉沉的跳了一下,她深呼吸了一下,摆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那,快上课了,我回去咯~~”“嗯。回去吧,慢点。”清一淡淡的说道。

原文。『莫相惜°

深夜的街头,有两个人并肩走着,差不多的身材,穿着却不一样。一个是短短的风衣,留着稍长的头发,清一认出了那是自己。旁边的人一身深色的运动装,精神的短发。是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江子城。两个人慢慢的走着,甩动着手中的酒瓶,仿佛在开心的聊着什么,清一听不真切。总之就是聊的很好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