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问题:美联社4月10日报道,白宫发言人表示,特朗普不会出席4月13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第8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由副总统彭斯代为出席。白宫发言人表示“总统需要留在华盛顿,继续关注叙利亚问题,监督其他国家对叙利亚问题的反应”。

特朗普

回答:

 

图片 2
特朗普突然取消拉美之行显然与叙利亚局势有关。可以肯定的说,美国对叙利亚政府的战争即将打响。美洲是美国的后院,是美国安全和外交的基石,美洲峰会显然应该是美国政策的重中之重。如果不是有“战争级”的事情要发生,特朗普没有任何“缺席”的理由,况且还是特朗普的首次拉美之行呢?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派彭斯代替他与会,就是为了使自己能够留在国内宣布战争的开始。其实,美国发布的特朗普取消拉美之行的原因已经很直白的说明了这一点。据法新社10日消息,美国白宫当日突然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取消首次对拉美的访问,称他想“监督美国对叙利亚的反应”。报道称,白宫新闻秘书莎拉·桑德斯宣布,副总统彭斯将前往利马,代替特朗普参加原定于4月13日召开的美洲峰会。原因是特朗普需要留在国内,负责对叙利亚问题作出回应以及观察国际动向。结合此前的关于特朗普将在“24小时至48小时内决定是否对叙利亚政府军事打击”的消息来判断,无疑,特朗普将在国内正式宣布对叙利亚开战。从某种意义上说,副总统和总统不在一个地方,也契合了美国在战争来临时的“惯例”。因为战争一旦爆发,美国总统和副总统必须分开待在不同的地方。

外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9月晚些时候主持关于伊朗问题的安理会会议。

图片 3
一,战争的条件已经具备

 

从美国以往发动战争的程序和惯例来看,美国已经具备了对叙利亚开战的所有条件。通常情况下,借口——舆论——法理——军事部署——开战是美国开战的基本步骤。借口有了——叙利亚政府涉嫌在东古塔使用化学武器;舆论宣传进行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宣传机器都已开动;法理形式也已经走了过场——美国代表妮基.黑莉已经多次在联合国安理会阐述了美国的观点;军事部署也基本完毕。据报道,配备有60枚‘战斧’巡航导弹的美国导弹驱逐舰“唐纳德·库克号”已经离开塞浦路斯,正在前往地中海东部。据说这艘船是目前美国唯一可以用巡航导弹打击叙利亚目标的海军资产。而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所有军事基地都已经进入战时状态。依据惯例,美国如果发动战争,总会动员盟友配合,日前,法国已经决定出兵叙利亚,据说英法两国的特种部队已经先于大部队抵达叙利亚。而以色列对叙利亚空军基地的轰炸也可以解读为战前的试探和解除叙利亚部分防空系统的威胁。从战争气氛来说,现在的气氛与伊拉克战争前的气氛“如出一辙”。

据法新社9月4日报道,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4日表示,这一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级别的会议预计在联大年会期间的9月26日举行。

图片 4
二,战争相关方的动态

 

从战争其他相关方的动态来看,无不在表明战争即将来临。一向按部就班的联合国安理会正在为阻止战争而紧急斡旋;在巨大的压力下,叙利亚政府已于4月10向国际禁化武组织发出了邀请,同意禁化武组织进入叙利亚东古塔地区调查化武袭击事件。而另一个叙利亚问题悠关方俄罗斯也正在做着军事防备和战争戒备。另据乌克兰媒体报道,此前活跃在顿巴斯前线的俄罗斯雇佣兵“瓦格纳军团”和“斯拉夫力量”,已逐步从乌克兰撤离,有消息称其将前往叙利亚作战。“瓦格纳军团”是“斯拉夫力量”是两支著名的俄罗斯雇佣兵,据说这两支雇佣兵部队的幕后老板和克宫的关系密切。据报道,伊朗方面不仅增加了伊叙边境的兵力,同时还提升了包括核设施在内的所有军事基地的戒备等级,以防美国和以色列的突然攻击。

报道称,在被问及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是否会出席此次会议时,黑利称他“有权”参与。

图片 5
三,战争的形态

 

单从军事实力来讲,美军对叙利亚政府军的打击肯定是“小菜一碟”。不管是从海上还是从美国在中东的基地开打,相信阿萨德都无法招架。美国唯一担心的是俄罗斯的干扰或干预。美国并不担心伊朗,因为伊朗如果在这个时候有所动作的话,那无疑是给美国和以色列寻到了打击它的借口。美国也不是怕俄罗斯,而且担心无法控制和俄罗斯的冲突规模,因为一旦失控,则很可能引发世界大战或核战争。所以,美国在战前从舆论、道义、法理等方面做足了文章,既有规劝又有施压的“迫使”俄罗斯放弃巴沙尔,以防止战争升级。由于阿萨德的实力局限,美国对叙利亚政府军的打击规模不会太大,但战争形态的性质却改变了,以前都是代理人在打,这次终于轮到美国自己亲自下场“展示”了。

黑利称:“很难找到一个伊朗没有参与冲突的地方。”在这次会议上,“我们不寻求具体的成果”,主要目的是让伊朗明白“全世界都在注视着”它的那些“带来动荡的”活动。

图片 6
四,战争的结果

 

如果俄罗斯迫于政治压力和目前自己因间谍中毒案发酵所带来的困难处境,不进行直接军事干预的话,可以断定,要不了几天,统治叙利亚40年的阿萨德家族即会终结。但是,叙利亚的和平却并不会如愿到来。因为美国还必须平衡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利益。还要清除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未来在叙利亚的博弈依然会困难重重,叙利亚的和平仍然不会一帆风顺。不过,那也是叙利亚迈向和平的重要一步。

报道称,自特朗普主政以来,伊朗就处于华盛顿的靶子之上。黑利宣称,“针对伊朗的忧虑不断增长。你看看伊朗对恐怖主义越来越积极的支持、正在着手的弹道导弹试验、向也门胡塞武装出售武器等,这些都是对安理会决议的违反”。

回答:

 

特朗普要研究叙利亚化武袭击的事件,给我的感觉,能让特朗普突然改变行程,这次事件应该对他的触动不小。可能从白宫的简报之中,其应该已经看到了中情局报送的内情和事件的原委,这些东西可能来自巴沙尔、俄罗斯方面的内部或者是反对派之手。(安插内线是必然的)
图片 7(特朗普)

报道认为,美国总统9月主持安理会可能会意味着华盛顿同安理会其他成员之间发生诸多争议。除伊朗问题外,第一个分歧话题来自于美国决定5日组织一场有关尼加拉瓜示威活动的会议。俄罗斯、玻利维亚等国抨击这个日程,认为尼加拉瓜的局势并不威胁国际安全与和平。黑利还宣布要在9月10日召开有关委内瑞拉与腐败的会议,这同样会在安理会激起反对。

对叙利亚是否动武,采用何种方式,什么规模,
以及等待安理会讨论的结果等。从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海瑟·诺儿特在推特上转述黑利的消息来看,目前安理会已经有了结果:

 

当杜马的人们期待安理会能采取措施时,一个国家今天拦在了路的中央,这就是俄罗斯,其选择了保护一个怪物而胜过保护叙利亚人民的生命。

(原标题《特朗普将主持安理会讨论伊朗问题 或与伊总统交锋》)

由此可见,联合国安理会星期一的讨论和表决被俄罗斯一票否决了。
图片 8(黑利)

黑利在自己的推特上,对星期一的安理会讨论会议结果也进行说明,方便大家了解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化武袭击美国的立场、俄罗斯的态度和整个会议的结果。其语调跟诺儿特转述她的话完全一致。她是这么说的:

在确定的时刻,你要么进行独立和公正的调查,要么就没有,今天俄罗斯第六次让叙利亚人民失望了,否决了一个意在保护他们免受化武袭击的机制。

从两份黑利的表态可以看出,跟以往在安理会针对叙利亚问题的讨论基调一致,就是谴责俄罗斯对巴沙尔的包庇,将俄罗斯包装成一个“麻烦制造者”和“包庇犯”。不过,从第二份黑利自己的推文上看,其提到了独立和公正的调查,这似乎向外界传递出一个信号——美国可能暂时不会对叙利亚进行盲目的动武。而巴沙尔政府已经请求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组织来到叙利亚杜马进行调查,并且得到了积极回应。
图片 9(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组织)

所以说,特朗普取消南美之行可能也是为了做姿态,等结果。但是也完全不排除,其可能突然决定对叙利亚动武。因为有迹象表明,西方似乎正在准备亮剑,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声明称,法国称其只会对叙利亚的化武设施进行打击。而英国驻扎在临近的塞浦路斯基地的部队动作频频。
图片 10(叙利亚周围的飞行器动态)

本文图片来自谷歌图片,2为推特截图,感谢提供,欢迎大家批评指正留言点赞!

回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