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 ]
本文主要从:等方面进行分析,2018个税调整新消息:个税草案8月底二审。本轮个税改革,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除工资之外,其他三项原来都有扣除标准。
8月2731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

摘要:个税调整引关注资料图片 中广网北京4月17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经过多次测算、修订,将在4月20至22日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十次会议上进行初审。如顺利通过,将于6月底进行二审,二审获通过则最快于下半年颁布实…

    [摘要]
本文主要从:等方面进行分析,2018个税调整新消息:个税草案8月底二审。本轮个税改革,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除工资之外,其他三项原来都有扣除标准。

个税调整引关注资料图片
  中广网北京4月17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经过多次测算、修订,将在4月20至22日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十次会议上进行初审。如顺利通过,将于6月底进行二审,二审获通过则最快于下半年颁布实施。

   
8月27–31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将审议个税草案等。6月中旬,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个税草案,月底公布个税草案全文,并向社会大众公开征求意见。一个月内,最终有6万多人提出13万多条意见。

  据17日的《中国证券报》报道,个税的工薪所得费用扣除额预计会调整为3000元,税率结构调整为7级累进税率,将有超过九成的个税纳税人税负减少,极少数高收入者税负适度提高。

   
在充分听取民意之后,个税起征点、税率、专项附加扣除等将有哪些调整?答案有望将在8月31日揭晓。而据财政部8月1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作为国内第三大税种,1–7月累计个人所得税9225亿元,同比增长20.6%,超过2015年全年个税收入。

  一句话点评:积极进行税率改革,调整贫富差距过大、过快增长。

   
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翟继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解释,个税增速快主要有三个原因:

  新闻延伸

    一是今年的工资收入增速高于去年同期;

  为了减轻中低收入者税负,适当提高高收入者税负,决策部门做了多套方案,4月20日上会的初审方案被认为是兼顾考虑了各方问题的一套方案。

   
二是税务征管水平提高,特别是将个税纳入“金税三期工程”,监管技术、手段、覆盖面再度提升,个税偷逃漏税行为得到抑制;

  动态调整

   
三是个税有11个征税对象,个人财产租赁、转让等产生的税收也是个税猛涨的原因之一。

  如果此次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从
2000元调整为3000元,将是个税第三次调整工薪费用扣除标准。专家认为,这一调整考虑到全国平均水平,保持一定的纳税人口和覆盖面,这也有利于税收调节收入分配。《个人所得税法》于1980年9月10日颁布,也是中国第一部税收法律。征收第一年的个人所得税只有500万元,而2010年个人所得税已达到4837亿元,是30年前的近10万倍。

    个税4年翻番是好事

  1994年中国统一内外个人所得税制度,当时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是800元,直到2006年首次提高到1600元,2008年提高到2000元。

   
时代周报:自2014年至今,全国个税年均增速18%左右。你如何看待个税4年翻番的速度?

  这是五年内第三次对工薪费用扣除标准进行提高。有学者认为,贯穿近五年的个税改革,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其实已经进入了动态调整的机制。

   
翟继光: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从全球来看,西方国家的个税在该国全部税收收入里占比较高,不少国家占50%左右,即使是占比较低的也至少达到30%,美国甚至达到60%以上,但中国个税占税收收入的比重还不到10%。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安体富表示,“费用扣除额”实际上是“生计扣除额”,是为了确保居民维持基本生计而设的扣除标准。

   
个税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调节人们的收入分配差距。如果个税数额在全部税收里占比较低,其功能就难以发挥,所以学界一直呼吁提高个税在全部税收里的占比,但这一提法被很多人误解,他们表示老百姓本身收入压力大,怎么还要提高个税?实际上,将个税收入提高是从比重角度而言,即在所有的税种里把个税的比重提高,实现这一目标并不意味着要进一步提高个税的法定税负。逐步提高个税的收入规模及其占税收收入的比重,前提是降低增值税、消费税等间接税的税收负担,减轻支出压力。与此同时,提高老百姓的收入,个税收入自然就提升了。

  安体富曾根据2008年北京、上海和广州的数据做了详细测算。

   
所以从这四年个税增速的角度来讲,方向是对的,未来个税还要不断增加,增速超过其他税。但目前看到的现状是,个税的增度快,但其他税的增速也没有降低太多,所以老百姓看到数据,相对不是特别满意。

  北京市2008年家庭平均人口2.8人,家庭平均就业人口1.5人。人均消费支出一年16460元,月人均支出1371.7元,一个家庭月消费支出则是3841元,除以家庭平均就业人口1.5人,2008年的费用扣除额应为2560元,但那一年只有2000元的扣除额。

    免征额超8000元可能性不大

  考虑到2008年后的通货膨胀,和收入水平提高等因素,安体富认为,这一次个税改革,费用扣除额最少应提高至3000元,否则一些城市的居民将无法满足其正常的家庭消费支出。

   
时代周报:为期1个月的个人草案征求意见已结束,公众普遍认为5000元/月的免征额偏低,结合此次个税创新高,月底的个税草案二审,是否会提高个人所得税的免征额?

  安体富表示,按北京、上海等城市的人均消费支出水平来设定全国标准,在扣除额的设置上应“就高不就低”。

   
翟继光: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给中国政法大学发了函,让我们提一些建议。当时我就此提了一个重要建议。3500元的免征额自2011年9月1日开始实施,7年里物价、生活成本等都在不断上涨,因此草案建议的5000元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提高幅度。

  能降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