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这些美人,面熟得很。哦,我想起来了。原来这些形象,在世界名画册里经常能看到:维纳斯、雅典娜、圣母、圣·安娜、丽达、三美神,等等……都可以在今天的意大利的美人中找到她们的身影。可以想见,五六百年前的意大利艺术家们的绘画、雕塑作品中,女神形象的模特儿,都是当时当地的美人。据艺术史记载,波提切利的名画《维纳斯的诞生》中的那位美神维纳斯,像一粒珍珠一样从贝壳中站起,冉冉地升到了海面。其中的维纳斯,就是根据佛罗伦萨城内一个名叫卡塔西亚的模特儿的形象描绘的。据斯脱拉兹医生在《女性美》一书的考证:“如果我们回忆一下,西莫内塔·卡塔西亚是生于1453年,到1468年同马可·维斯普西结婚,1476年死于肺病,则我们就推算出她正好23岁时,给波提切利的维纳斯当了模特儿……”由此可见,画家作这幅画时,卡塔西亚已患了肺病。我站在原作面前,发现画中的维纳斯确有一种非凡的妩媚和忧伤之美。她从海水中诞生,所面临的人世,是美妙的,也是多变的;是明朗的,又是晴转阴云的;是欢乐的,有时又夹杂痛苦的。后来威尼斯画派的许多名家巨匠,如乔尔乔内的《有小树的圣母》、提香的《乌比诺的维纳斯》和《沉睡的维纳斯》、丁托列托的《苏珊娜与二长老》等名作,都是以当时威尼斯的著名模特儿形象描绘的。这些美人,今天仍在意大利各地的街头巷尾活动着。

█ 技巧
《春》是木板蛋彩画,这是波提切利的擅长的技法。他运用画布作为基底,时常为画作添加油彩,使作画更为流畅,画面富于光泽。他通过分层涂抹颜料,从而创作出非常现货的色调和光泽效果。

   
曾听到过一句流行的话:“上帝是意大利人。”.开始不大理解。今年年初,到意大利参观访问,到了罗马、米兰、佛罗伦萨、威尼斯、波罗尼亚等地,方才相信这句话有道理。在意大利十来天,不管在马路上、商场里,还是在展厅内、饭店里,或是在机场、车站,眼前许多丽人晃动着,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她们身材高挑、苗条,头小小的,高鼻梁、深陷的碧眼,皮肤白而细腻,化妆淡雅,衣着时尚,但又继承了古典的、很有韵味的美,身上透出一股圣洁典雅的气质,决没有暴发户那种俗气和卖弄风骚的邪气,使你在看她们时,产生既赏心悦目、又无比仰慕的审美感受。

图片 2

   
还要顺便提一下,在意大利各处的大城小镇,看到每个人穿的服装的款式、衣料、色彩都不一样,而且浑身上下搭配得十分得体,仿佛是随意的,但又是十分讲究的。因为是冬天,老年妇女穿各种款式的裘皮大衣居多,名贵的貂皮大衣见到不少。年轻人衣着简洁,但围巾、帽子、鞋靴、拎包的色调都同衣服搭配得很和谐。一家人同时上街或参观展览,服饰打扮相互间也注意照应。因此,在意大利,时时处处都如同置身在一幅幅图画中,处于美人的包围之中。为此,同去的韩生老师带去的摄像机拍得太多,也熄了火。范和生老师连声说:“意大利女人冬天都这么漂亮,夏天还不知怎样惹眼呢?”

美惠三女神

   
我在佛罗伦萨的一座保存着米开朗基罗著名雕塑《昼、夜、晨、昏》的梅迪奇家墓礼拜堂门口,看见一位普通的售票员,一身黑色的衣裳,一头卷曲蓬松的黑发,衬着她雪白的肌肤,深深的眼线,淡淡的唇膏,端坐在售票亭内,真像油画中的美人。我多看了几眼,她报我一个动人的微笑,使我至今难以忘却。

█ 维纳斯
维纳斯位于画面中心位置,维纳斯成为永恒的春天的主宰,她的花园里草木葱茏,百花争艳。尽管这位女神现在初看起来稍有色情之嫌,但是文艺复兴时期她代表着多种美德。

然而,考虑到该画的创作与婚礼相关,它可能意在庆祝婚姻,祝福子孙繁衍,其中所画的浓密桔树林与似锦繁花都暗示了这一点。这幅画作激发了各不相同的解读,这些则取决于欣赏它的观者。

█ 泽费罗思和仙女克罗瑞斯
这里展现的是泽费罗思(西风之神)在追逐仙女克罗瑞斯(花神)的情景。波提切利捕捉到她转变为花神的一瞬,从她口中开始呼出“春天的玫瑰”。她毗邻的人物就是她已完全变成花神后的形象。

左侧的是水星神墨丘利(雄辩之神),他的旁边是三美神——都是爱神维纳斯的女仆,维纳斯站在中间,丘比特在其上方。右侧是泽费罗思(Zephyr)西风之神在追逐着仙女克罗瑞斯(Chloris),克罗瑞斯经他一碰变成了花神。

学者们对这一图像提出过无数种解读方式。画面表现的是位于其圣林之中的维纳斯,小爱神在她头顶飞翔。作为维纳斯的同伴,美惠三女神(Three
Grace)与赫尔墨斯(罗马神墨丘利)位于画面左部;画面右部则是抓着宁芙克罗瑞斯(Chloris)的西风之神泽费罗思(Zephyr),他将克罗瑞斯变成了花神弗洛拉(Flora)。

图片 3

图片 4

█ 墨丘利
墨丘利,本来是神的信使,在这里的形象是花园的卫士。他举起他的节杖——一根缠绕着带翅膀的蟒蛇(医生的标志)的棍棒,来止住云彩。因此任何东西都无法玷污花园永恒的春天。这里确实有意提到美第奇家族,他们的名字在意大利语中意味着“医生”。

波提切利的世俗画更为出名,在他的大幅绘画中,包括著名的《春》和《维纳斯的诞生》。他对神话题材与宗教主题的处理手法一样的肃穆庄重。除了为西斯廷礼拜堂绘制壁画在罗马停留两年外,波提切利一生都在佛罗伦萨度过。

█ 凸起的装饰
波提切利迷恋于装饰和固定格式的图案。花神的白色和花似的服装可能是基于化装舞会的着装,这些都被波利齐亚诺描述为“涂着玫瑰和鲜花及绿色植物的颜色”袖子上微微凸起的金色细节是由一种粉状的金色与胶状物混合创作出来的。

█ 关于《春》的解读
█ 柏拉图式爱恋
一种解读将《春》与新柏拉图主义者马尔西里奥·菲奇诺的著作联系在一起,这位哲学家在美第奇宫廷中备受尊重,他的作品也被广为阅读。
透过马尔西里奥·菲奇诺的著述,此作品可被看做是关于两位朋友间柏拉图式爱恋的寓意画:墨丘利指出了化身为维纳斯的通向神圣之爱的道路,维纳斯源于美惠三女神,是美的象征。与之相对的是由花神所代表的肉体之爱,她曾被费泽罗斯玷污。

图片 5

█ 理想化的美人
波提切利不管是绘制宗教还是神话图像,他只偏爱一个类型的美女,即使他笔下的圣母玛利亚和维纳斯也是采用这种审美标准。金黄的头发,象牙般的皮肤,庄重严肃,优美高雅,这是他笔下女性形象的代表特点。

图片 6

█ 灵魂不朽,新婚祝福
另外的解读则认为《春》寓意着灵魂不朽,将克罗瑞斯对应于珀尔赛福涅被玷污的故事,或者寓意将维纳斯比作基督教中的圣母,将其他人物比作出现在末日审判的人物。

具有表现力的手势

█ 具有表现力的手势
波提切利是绘图上的能工巧匠,而富有表现力的手势是他最喜欢的技巧,可以为画面添加诗意的优雅。在这里,两位美神的手他、在她们的头上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优雅的拱形。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