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ani的秀不禁感叹老爷子太拼

  导语:在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举办期间,根据美国女装日报报道,英国设计师Giles
Deacon将退出参与伦敦时装周,而选择在今年7月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周。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关闭成衣投身高级定制的品牌了,早前Jean
Paul Gaultier和Viktor &
Rolf也做出了同样选择。(编辑:jeremy–young)

图片 1Armani的秀不禁感叹老爷子太拼

图片 2英国设计师Giles Deacon宣布退出参与伦敦时装周

  次看Armani的秀,就不禁感叹老爷子太拼,光是Giorgio Armani、Emporio
Armani以及Armani Prive一年做秀不停就要耗掉无数心力,更何况Armani
Casa、Cafe、童装等一堆生意他都事必躬亲。2015秋冬高定,老爷子依然审美极正,浓墨重彩地晕染出他的色彩,让短发姑娘时髦得飒爽又高级,美感足。

  美国女装日报(WWD)消息称:英国设计师Giles
Deacon宣布退出参与伦敦时装周,而选择与法国时装协会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合作,将在今年7月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展示Giles
Deacon秋季高级定制系列。

  这是霓虹幻变的一季,老爷子让城市的灯红酒绿成了姑娘们的陪衬,穿着Armani
Prive的女人有钱又有品,而且她们气质凛冽且独立,让人要坚信她们用来买高定的钱全是自己挣出来的,是一种成功的极致体现。不想让自己穿得像二奶,也许把钱砸在Armani
Prive的高定上会是个聪明的选择。

  设计师引领“高定”回潮

  Elie Saab当然是仙牌

图片 3设计师Viktor & Rolf

图片 4Elie Saab

图片 5“时尚顽童”Jean Paul Gaultier

  当然也还是会有品牌坚持走保险的路线。不求变,但求稳,能将现有的客人留住就心满意足。因此这些品牌大多会维持一贯的设计风格,比如每一季看起来都差不多的Elie
Saab。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关闭成衣而选择投身到高级定制领域的品牌了,早前Jean
Paul Gaultier和Viktor & Rolf也做出了同样选择。就像Viktor Horsting和Rolf
Snoeren在接受《WWD》采访时解释的那样:成衣产业的快节奏、期限和激烈竞争使他们的创意受限,放弃成衣把更多的时间和重心放在艺术的根基上,以真正的时尚与外界交流。品牌大股东OTB
SpA老板Renzo
Rosso进一步解释称:这是将该品牌定位在奢侈时尚行业最高端品牌的战略决策。也难怪,从前奢侈品神秘的形象,现而今面临一年最少4次的更新,如此高频率的交替换来得却是只能看却不能穿的尴尬局面,让新鲜的时装曝光半年后才上市,显然高估了客户们的耐心。在众多成衣品牌尝试缩短产业链的同时,高级定制生恰逢时地呈现了新鲜活力。

  Elie
Saab当然是仙牌,不管从哪一季的秀场上随便拽出条裙子,都是华丽到让人叹为观止的典型例子。然而这并不代表Elie
Saab会愿意主动求变,对于这个有着许多忠诚客户的品牌来说,让Elie
Saab变得不像Elie Saab,将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为啥有人拿买房子的钱买了高定裙子

  因此我们可以说,Elie
Saab具备一种让人生气的美:他的秀每季都有着诸多相似,这也许可以称之为一种风格;但这种设计灵感上的重叠却并不会造成审美疲劳,于是2015秋冬高定继续美得璀璨生辉,让穿上这些华服的女子们都被晕上了仙灵与神性。极其繁复的细节处理令人咋舌,这种特征独特的美,就称之为Elie
Saab。

图片 6香奈儿2016春夏高定秀场

  Zuhair Murad多彩的时装梦

  作为应季产出的时装,高级定制选择在当季前的几个月发布,而不是像成衣那样提前半年。如此的时效性和尊贵性在自动规避部分人群之后,也让舍得花钱的客户们充分享受到了排他性的快感。与量产化带来的大规模投入,而收支难以平衡的动荡不同,高级定制把目标固定锁定全球1%的富人。选择对的人做多的衣服,在投入和产出之间实现理想化,是高级定制回归主流的原因。

图片 7Zuhair Murad多彩的时装梦

图片 8Christian Lacroix宣告破产保护

  Zuhair
Murad是这一季高定周上最适合拿来睡前入梦的秀,在2015秋冬的高定秀场上,这个让女人总被妖魅气息包围的品牌,索性让星空直接降临于女人的裙子上。这种利用珠绣和数码印花相结合从而营造瑰丽视觉效果的手法,确实打造了如梦境的华丽礼服。那些跨越亿万光年而至的星光,是此刻的浪漫。

  高级定制的概念最早是起源于法国皇室,十九世纪中叶在名流圈炙手可热的Charles
Worth成为了高级定制时装商业化的先驱。此后高级定制一直是时装产业的主流,从二十世纪初的Schiaparelli、Balenciaga,再到五十年代当红的Christian
Dior和Pierre
Balmain,高级定制一直在神圣的格调中让穿者着迷,也让远观的人纷纷效仿。不过这种划分社会地位的格局随着二战的平息遭到了极大改变。

  从某种程度上说,Zuhair Murad与Elie
Saab有诸多相似之处:都在婚纱的战场上颇有建树,对待高定这件事都是极尽华丽之能事;在视觉效果的呈现上亦有着异曲同工的手法……或许正是这种相似,才确保了每一季高定秀上,总会有仙裙飘飘不缺席。

图片 9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

  Valentino致敬罗马

  上世纪六十年代一批年轻人崛起,高级成衣的概念逐渐清晰,时装在淡化了身份的等级后,逐渐在向大众化和功能化演变。这样的举动对高级定制业赋予了极大挑战,直到二十一世纪还在挣扎,2002年Yves
Saint
Laurent搁下一句“高级时装将死”后宣布退休。不过按照现在的局面来看,高级定制真的回潮了。

图片 10Valentino致敬罗马

  2016春夏高级定制时装周上的精彩

  同为仙裙,Valentino却让不少人感到惊喜。有太多的时装设计师,会将灵感投诸于全世界各地的人文文化与风土人情。Dolce
& Gabbana的西西里岛,Chanel的致敬莫斯科,Dior的东京情结,举世闻名。

图片 11Viktor & Rolf 2016春夏高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