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联合部队3日上午在脸书上发布声明称,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冲突加剧,在之前24小时“武装分子”向乌克兰政府军共发动了16次攻击,造成乌克兰政府军8名士兵受伤。舆论认为,扎哈尔琴科8月31日在官邸附近被炸身亡让俄乌关系陡然紧张。

  扎哈尔琴科身亡后,俄罗斯与乌克兰便就“谁是黑手”持续互相发难。俄外长拉夫罗夫1日称,“这是一场公然挑衅,意在破坏促使乌克兰东部停火的明斯克协议。”他说,此事导致地区紧张局势加剧,俄正对当前局势进行分析,不会在近期与法德乌三国举行“诺曼底模式”磋商。俄外交部在事件发生后曾发表声明称,有理由推测,此事与乌政府有关,是恐怖主义行为。俄多数专家表示,扎哈尔琴科事件可能改变俄罗斯在顿巴斯问题上的立场,推动俄承认顿巴斯地区独立地位,该地区存在像克里米亚一样加入俄联邦的可能。特拉佩兹尼科夫也表示,愿意加入“大俄罗斯”。

  据俄《消息报》2日报道,自行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民兵行动指挥部新闻处负责人别兹索诺夫称:“我们的情报部门证实,大量外国军人抵达部署在乌尔祖夫居民点附近的乌克兰第56摩托化步兵旅和第406炮兵旅。同时一些美国和加拿大的高级别军人抵达乌克兰军队‘东方’联合战役战术小组,我们认为,这些外国军人将直接参与进攻行动计划。”

  [环球时报驻乌克兰特派记者 谭武军
柳直]当地时间2日,自行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为被暗杀的领导人扎哈尔琴科举行葬礼。扎哈尔琴科是亲俄派,他8月31日在距其官邸数百米的一家咖啡馆内遭爆炸袭击身亡。事件发生后,俄罗斯与乌克兰相互指责此事系对方挑衅。舆论担心,此事或将引发顿巴斯地区的新一轮对抗,终结“明斯克协议”。

  俄专家认为,该消息表明,基辅方面准备让顿涅茨克南部冲突升级。俄罗斯军事分析家日林表示,这是基辅和华盛顿对莫斯科的又一个挑衅。他们不仅准备与顿巴斯地区的自己人作战,而且准备对抗俄罗斯。外国军人介入将让当地局势更加恶化,地区冲突可能升级。在这种形势下,9月5日将举行的明斯克协议新一轮会谈已失去意义。俄罗斯学者马尔特诺夫对俄罗斯“民族”网说,美加军人前往顿巴斯地区可能是帮助乌军在9月中旬发动进攻。他表示,没有联合国或欧安组织授权,任何外国军人都不应出现在冲突区。美加军人出现在这一地区,意味着对主权国家的军事干涉,这是严重违反国际法的。

  据俄罗斯塔斯社2日报道,顿涅茨克当局称,当天有包括俄罗斯、卢甘斯克、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官方人士在内的超过12万人参加扎哈尔琴科的告别仪式,克里米亚领导人阿克肖诺夫也参加了告别仪式。仪式后,约20万人在顿涅茨克市中心举行了悼念游行活动。出任“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代理领导人的特拉佩兹尼科夫1日称,当局逮捕的数名嫌犯已承认,扎哈尔琴科遭遇的爆炸事件是基辅方面发起的一起破坏行动。顿涅茨克作战指挥部副司令巴苏林称,乌克兰或于本月14日前后进攻顿巴斯地区,他呼吁西方国家对此进行干涉,以阻止基辅发起新的战争。据悉,乌总统波罗申科1日曾通过乌克兰电视台对顿涅茨克居民发表讲话,称恢复对顿涅茨克地区控制权的时刻正在来临。美国国务院乌克兰事务特别代表沃尔克2日表示,华盛顿准备增加对乌的武器供应,因为他们“正遭到打击”。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几天前“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亲俄领导人扎哈尔琴科被炸身亡的阴影,仿佛化身成一团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在乌克兰东部上空迅速积聚加重。

  不过乌克兰方面否认参与暗杀。乌外长克利姆金1日表示,扎哈尔琴科遇袭身亡可能是俄方发起的新挑衅。乌安全局局长格里察克称,扎哈尔琴科被杀的原因有几种可能:一是作为2014年协助俄罗斯出兵顿巴斯和建立伪政权的见证人被清除;二是与乌东部民间武装的内讧有关;此外也不排除俄情报人员参与暗杀。令人意外的是,乌议员莫西伊丘克认为此事系乌当局所为,呼吁政府承认所采取的行动。他把扎哈尔琴科和其他反对基辅政权的人称为“恐怖分子”,还批评乌政府不愿公开承认参与此事是怯懦行为。

  “不出所料,俄乌当局都将对方定义为暗杀事件的始作俑者”,美国“动力”新闻网2日称,扎哈尔琴科被炸身亡,对俄罗斯边境增兵的恐惧,这一切使乌东冲突升级到一个新的阶段。扎哈尔琴科的政治对手也可能是黑手,但此事必然为俄罗斯在更大程度上介入乌东冲突提供了借口。“经过5年的政治动荡和争斗之后,为扎哈尔琴科复仇的呼声只会加剧恐惧”。

  据俄塔社3日报道,别兹索诺夫还说,乌克兰正计划用三个陆军旅以及一个预备役营,对顿涅茨克发动攻势,美国和加拿大军人将担任他们的指挥官,“也就是说,所有的军事行动由北约负责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