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恐惧这所寂寞的房子。落寞的母亲就是坐在古旧的家俱里,盘着发髻,在高跟鞋踏在阶梯发出的声音里打发了一生,心甘情愿地。父亲的尸体是在风月场里背回的。不知是遗传了父亲的血统,还是他惧怕那寂寂的阴沉氛围,他害怕呆在那大大的空落屋子里,那死般的静总让他发悚,除了略带沙哑的鸽子叫声给他点生气外。于是,他在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喜欢上了涉猎,他对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征服她们的欲望也特别强烈,有不得到决不罢休的习性,可他每每回到古宅,静下来慢慢品茶时,屋角不停低鸣的鸽子尽管让他很是厌烦,就是没有捕射的冲动。

发现她是在母亲死时,他正沉浸在哀痛里,屋檐上传来心痛的呜鸣,他抬头发现了她。她正俯在屋角,翅膀轻轻地拍着身子,哀哀地张望着屋里的一切。第二天,她竟在那搭了个窝,不知厌烦地守在那儿,除出去觅食外,不寻伴,不恋群,她怎么耐得住寂寞?他常常想。

从此,他没有离开过古宅,只是,他再也听不到鸽的鸣叫声,只静静地感受她的气息。

他终于出狱了,回到古老的旧宅,打开生锈的门锁,踏下乱草丛生,挖出祖父珍藏的猎枪,慢慢地抚摸着,凄美的母亲年青的容颜清晰地浮现。忽然,一只鸽在天空盘旋欢鸣,似在嘲笑他的归来,他倏地举起枪,随着枪声,她径直坠了下来,他走近附下身,意欲烧她充饥,忽地惊呆了,惊呆在她带着笑意的幸福里……

发现她是在母亲死时,他正沉浸在哀痛里,屋檐上传来心痛的呜鸣,他抬头发现了她。她正俯在屋角,翅膀轻轻地拍着身子,哀哀地张望着屋里的一切。第二天,她竟在那搭了个窝,不知厌烦地守在那儿,除出去觅食外,不寻伴,不恋群,她怎么耐得住寂寞?他常常想。

从此,他没有离开过古宅,只是,他再也听不到鸽的鸣叫声,只静静地感受她的气息。

他因乱捕生物罪在现代化的都市里判了刑,压送到偏远的山区改造,每夜疲惫地躺下,难以抑制的忿忿直朝上冲,报复的心理油然而生,更何况,无论白天黑夜,无论他在哪里,总听见无能为力的鸽的呜鸣声,可总看不见她的影踪,仿佛存心嘲笑他似的。

起先,他只在家的四周捕捉,累了就回去休息,慢慢地,这已无法满足他的私欲,便背足衣粮钱物,跑到很远的地方。一年,二年,甚至十年。他被美丽的新鲜的东西塞满大脑,没想过家,还有那呜鸣的声音。

起先,他只在家的四周捕捉,累了就回去休息,慢慢地,这已无法满足他的私欲,便背足衣粮钱物,跑到很远的地方。一年,二年,甚至十年。他被美丽的新鲜的东西塞满大脑,没想过家,还有那呜鸣的声音。

他因乱捕生物罪在现代化的都市里判了刑,压送到偏远的山区改造,每疲惫地躺下,难以抑制的忿忿直朝上冲,报复的心理油然而生,更何况,无论白天黑夜,无论他在哪里,总听见无能为力的鸽的呜鸣声,可总看不见她的影踪,仿佛存心嘲笑他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