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湖南日报》连续大篇幅批评长沙楼市乱象后,6月28日,湖南省长沙市政府紧急发布人才购房新规,对此前人才落户购房政策打补丁。
新的政策明确,只有长沙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认定的A、B、C、D类人才,才能享受长沙户籍人口购房政策:首套购房不受落户和社…

图片 1资料图:楼市。孙睿

  在《湖南日报》连续大篇幅批评长沙楼市乱象后,6月28日,湖南省长沙市政府紧急发布人才购房新规,对此前人才落户购房政策“打补丁”。

长沙楼市“6·25”新政扫荡炒房大军

  新的政策明确,只有长沙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认定的A、B、C、D类人才,才能享受长沙户籍人口购房政策:首套购房不受落户和社会保险(或个人所得税)缴存限制,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不受缴存时间限制。而这四类人次的最低标准为:符合要求的正高职称专家、博士、年薪50万元以上的产业人才。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 | 长沙报道

  据长沙晚报报道,6月28日,按照长沙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长沙进一步明确了人才购房要求,确保调控政策精准落地。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26期)

  报道援引长沙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的话称,经长沙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研究,长沙市域范围内用人单位引进的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专家、“四青人才”、湖南省“百人计划”专家等高层次人才,由省委人才办函长沙市委人才办出具证明,可购买首套住房。

“当前长沙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主要矛盾不是供需矛盾,而是炒房与反炒房的重大斗争。”6月25日,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长沙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下称“6·25”新政),被部分业内人士称为全国最严厉的楼市新政,限购、限售、首付比例、购房资格等都收紧,全面打响“反炒房”歼灭战。

  6月25日,长沙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第八条规定,“对符合我市人才引进条件的,其购房资格、住房公积金使用可不受上述限制,但须取得市组织人事部门的认定。”

据了解,长沙楼市新政之前,作为湖南省委机关报的《湖南日报》在6月19日刊发了调查长沙楼市乱象的监督稿件,批评长沙“调控政策前后不一,强化看涨预期”,然后连发4篇社论,毫不讳言地指责:“如今,房价高居不下、市场投机盛行,老百姓不高兴、不赞成、不答应。这就说明,我们在这一领域的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离群众的要求还相距较远。”

  长沙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认定的A、B、C、D类人才,按照《中共长沙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长沙人才绿卡管理服务办法(试行)》的通知》(长人才发〔2017〕8号)享受长沙户籍人口购房政策,首套购房不受落户和社会保险(或个人所得税)缴存限制,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不受缴存时间限制。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不同信源获悉,长沙楼市“6·25”新政出台之前,湖南省委某主要领导亲自暗访长沙楼市,对不少乱象颇为震惊、震怒,严令整顿。

  “对于按长沙市青年人才筑梦工程落户长沙、且在长沙市范围稳定就业,并正在长沙缴纳城镇职工社会保险的青年人才(含留学归国人员),由市公安局、市人社局出具证明,可购买首套住房。”该负责人解释道。

一场轰轰烈烈的斗争开始,炒房客、黑中介、部分开发商以及相关部门的“内奸”均被视为“敌人”,《湖南日报》甚至将其类比为“新中国成立之初,一些不法资本家试图通过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秩序,挑战新生的人民政权”。一时间,风狂雨骤。

  报道称,长沙相关文件对长沙A、B、C、D类人才认定标准进行了划分。其中:

现阶段长沙房价高企是炒房投机行为作祟

  A类人才以诺贝尔奖、图灵奖等国际顶尖科技奖项获得者和院士为代表,

作为湖南省委机关报,《湖南日报》如此严厉地批评本地的房地产政策,其风向意义不简单。《湖南日报》一篇题为《不能让长沙成为投机者的乐园》的文章透视了当前长沙房地产市场“高烧”不退、炒房成风的表象,分析背后的症结指出,现阶段长沙房价高企,并不是供需矛盾,而是炒房投机行为作祟。

  B类人才以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专家和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奖项获得者为代表,

炒房客首当其冲。针对个人,“6·25”新政明确长沙本市户籍家庭在限购区域内已有1套住房的,取得不动产权属证书满4年后方可购买第2套商品住房;市外迁入的户籍家庭,落户满1年且在本市稳定就业,或在本市连续缴纳24个月个人所得税,在限购区域内限购1套商品住房;暂停企业在限购区域内购买商品住房,已购买的商品住房须取得不动产权属证书满5年后方可转让……

  C类人才以各类省部级领军人才、长沙市主要人才计划领军人才为代表,

已放进来的“敌人”被扎入口袋,退路被封死,还要消灭扛着“人才新政”旗帜的援军。

  D类人才为符合要求的正高职称专家、博士、年薪50万元以上的产业人才等。

2017年3月18日长沙发布的限购政策称,非本市户籍家庭要在长沙市连续缴纳12个月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才能购买一套商品住房。

  6月28日,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微信公众号发布《罕见!一省党报痛批楼市乱象,这事儿很有看点》一文,文章中指出,6月19日,《湖南日报》大篇幅批评长沙楼市乱象,称其“调控政策前后不一,强化看涨预期”。

可是到同年8月,长沙发布人才新政细则:大专以上学历、长沙工作且有一个月社保的人士就可以买房,35岁以下、本科以上学历者无需社保,迁了户口就可在长沙购房两套。市场普遍认为,这一系列细则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为限购松绑,吸引购房大军。

  然后又连发四篇社论,毫不讳言地指责:“如今,房价高居不下、市场投机盛行,老百姓不高兴、不赞成、不答应。这就说明,我们在这一领域的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离群众的要求还相距较远。”

对此,《中国经济周刊》曾于2017年9月刊发报道《频现“秒光”盘,购房指标被炒至10万元,长沙楼市被新政激活?》,今年5月底再次揭露当地盛行各种方式创造“刚需”(详见《长沙楼市库存真的告急?》)。当地媒体还爆料85岁老人和12岁小孩购房,众声喧哗。

  不仅如此,《湖南日报》甚至将其类比为“新中国成立之初,一些不法资本家试图通过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秩序,挑战新生的人民政权”。

6月19日,《湖南日报》鲜明表态:一座被房价绑架的城市,四处“抢人”又有何用?万千优秀人才,如果居不易、望房愁,又怎能把心留住?而是要“通过房价洼地,打造人才高地”。

  作为湖南省委机关报,将炒房客、黑中介、部分开发商、以及相关部门的“内奸”视为“敌人”,《湖南日报》如此严厉地批评本地的政策,其风向意义绝不简单。

6月25日
,长沙市住建委“痛改前非”:针对媒体爆料的85岁老人和12岁小孩购房的现象,以及存在的企业购房和部分家庭通过离异来获得购房资格等问题,规定父母投靠成年子女落户不满2年的,不得作为单独家庭在限购区域内购买商品住房。未成年人不得单独购买商品住房。落户学校集体户口的在校大学生,不得在限购区域内购买商品住房。夫妻离异后,任何一方2年内购买商品住房的,其拥有住房套数按离异前家庭总套数计算。

  《湖南日报》尤其点名了以人才引进之名打开购房之门的做法:

落户政策一年内再次翻转,刚需群体迅速萎缩。

  2017年5月20日,长沙曾发布限购政策称,非本市户籍家庭要在长沙市连续缴纳12个月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才能购买一套商品住房。

刚需之外,第二套房的改善性需求虽未被封杀,但其购房压力也直线上升。

  可是,三个月后,长沙人才新政细则就将“5·20”门槛化于无形:

6月26日,湖南省直单位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印发《关于调整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的通知》“补刀”:缴存职工在长沙市限购区域内购买家庭第二套住房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的,首付款比例不得低于60%。

  大专以上学历、长沙工作且有一个月社保的人士就可以买房,35岁以下、本科以上学历者无需社保,迁了户口就可在长沙购房两套。而办理户口更简单,凭户口本、身份证、毕业证即可办理落户手续,业内称之为“落户购房”政策。

鉴于此,当前政策下,要买第三套房或更多的房子彻底无望。

  对于这一现象,6月19日的《湖南日报》毫不留情:“
人才新政”问题,我们不去赶热闹,也不去图花哨”,“一座被房价绑架的城市,四处‘抢人’又有何用?万千优秀人才,如果居不易、望房愁,又怎能把心留住?而是要“通过房价洼地,打造人才高地。”

欢呼之时,也有一批人表示委屈。一位声称辞去广州高薪工作后落户长沙的购房者在长沙市住建委信箱中留言说:“我们都是真正的刚需,也是诚心诚意想回长沙发展,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现在突然换了政策,如果长沙对我限购,那我将面临‘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衷心希望政府能考虑到我们的难处,针对不同需求制定出相应利国利民的细则。”

  终于,6月25日,长沙市住建委“痛改前非”,称“针对媒体反映的问题,我们将尽快解决。”

6月26日,长沙市住建委对此做出回复:“作为市政府限购政策执行部门,对于“6·25”新政只能严格执行,精准落实。望您理解!”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部分违规中介和“黑中介”投机问题突出

更多

在“6·25”新政出台前两天,《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长沙规模最大、网点最多的二手房中介公司新环境地产已关门整顿,紧闭的大门上告示:“行业整顿,集中学习。”同样的还有湖南中环地产,其高喊口号:“走正道,中环人一直在路上。”

一股肃杀之气笼罩地产中介圈。

有二手房从业人员认为自己是“背锅侠”:二手房价格都是房主说了算,更何况现在好一点的房子,比如学位房根本就没有房源,“我们巴不得房主降点价成交一套,也能拿到佣金”。

一旁呐喊助威者也收到警告。今年6月初,长沙市网信办联合市住建委、市公安局等部门集中约谈了“布说天下”“肖东敏”“0731房产网”等微信公众号和网站负责人。他们被批利用微信等渠道,一方面充当“吹鼓手”角色,一方面通过哄抬房价从中牟利。

而兵锋所指,更多的炮弹扔向新房销售中介。

早在2017年9月,《中国经济周刊》率先报道长沙购房指标被炒至10万元,某楼盘推出的房源只是象征性地对外放出少量房源,绝大多数房子早已被内部抢光。